刚才喝酒,他一直看在眼里,对方只是抓住酒杯、酒葫芦,碰都没碰酒水,这种情况下自己都能中毒,而且让自己一位圣域一重中期强者都毫无还手之力,不是毒师是什么?

    最关键是的,能悄无声息给自己下毒,而且毒性这么猛烈,恐怕级别最少都要达到了六星级别!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毒师,居然连毒殿的位置都不知道……你是故意来收拾我的吧?

    可笑他还打算用毒,将人家毒死……这下好了,自己先被毒的半身不遂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毒师,谁打听毒殿位置干什么?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张悬搓了个响指:“来,再吐一口玩玩!”

    对方在酒水里放毒,他轻松发现,天道真气运转,立刻就彻底化解,然后顺便灌输了两道真气在对方的酒水里,心神一动,变成了剧毒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精纯无比,可以进入体内任何一处穴位和穴道,就算对方是圣域一重中期,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他的话语,真气在对方体内游走,惨呼一声,胡云生再次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脸色发白,一声咆哮,挣扎着运转真气,胡云生猛地跳了起来,对张悬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堂堂墨云轩轩主,连靖远城城主都礼让几分的存在,被一个从圣下毒,气的快要爆炸,身体凌空,手掌猛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乖,下来!”

    坐在原地动都不动,张悬眼皮一抬,再次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掌力还没落下,胡云生再次一抽,从空中掉了下来,趴在地上,如同一个癞蛤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毒,具有灵性?”

    身体发颤,胡云生像是见鬼一样。

    毒分为两种,一是没有灵性的,一种是有灵性的。

    前者只要寻找方法,寻找解药,肯定能够解决;后者和生命一样,能够趋吉避凶,甚至听从命令,就算找到解药都未必能够解毒。

    只是有灵性的毒,繁琐复杂,和蛊虫一样,需要豢养。最低都要达到八星毒师才能配置,难不成眼前这个是一位这种级别的毒师?

    只是,八星毒师,修为最少要达到化凡六重,这种人每一个都是大陆上有名的强者,怎么会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城寻找毒殿?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,满是惶恐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张悬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就算离开身体,依旧可以按照他的意念随意运转,虽然没有灵性,却也和有灵性的毒药没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当然,距离近,可以随意控制,一旦过远,精神力蔓延不到,也就控制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像体内的胎毒,无论走到哪里,都无法摆脱,已然有了自主意识,就算是他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认栽!”听到是有灵性的毒,脸色一阵红,一阵白,过了半天一咬牙,胡云生道。

    不认栽也不行,打又打不过,更何况中毒了,生命控制在对方手里,生死还不是对方一句话的事?

    想黑吃黑,赚点钱,结果啥都没弄到,自己先快被玩死了,想想就觉得满是心塞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听到认栽,张悬笑了笑:“我想知道毒殿的所有消息!”

    胡云生咬牙:“说句实话,我们墨云轩虽然消息做得很好,但是对于毒殿还是知道的不多,他们十分谨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告诉我毒殿,是不是在这靖远城附近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胡云生点了点头:“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打听毒殿的消息,我也搜集了一些,确认就在不远处的云沧海,具体位置却是真的不知道。而且听说就算找到了真正的位置,没有特殊的手令,也是无法进入的!”

    “云沧海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云沧海是鸿远帝国最大的内陆海,范围笼罩数十万公里,辽阔无边,最重要的是里面有无数凶猛的灵兽、圣兽,就算是圣域三四重、四五重的强者都不敢轻易进入。

    毒殿如果真在这里面的话,而且有阵法隐形,不知道确切位置,根本是不可能找到的。

    难怪连老院长都只是确认范围,隐藏在这里,的确够隐秘的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个消息,也是上次一位毒殿长老,来这里买东西,无意中说出来的……其他的我是真的不知道……”胡云生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现在中了对方的毒,不给解的话,极有可能死亡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实打实没有对方想知道的消息。

    毒殿在龙沧?!盗说扔诎姿?,海洋范围这么大,又有无数圣兽,没有方向,谁敢贸然探查?

    “买东西?”没有理会他的担忧,张悬反而皱了皱眉,看了过来:“毒殿的长老,来你这里买东西?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次拍卖会,出售了一株百年份的地藏花,是配制毒药的最佳药物,十分稀少,所以才引来了毒殿一位长老出手购买……最后,他以极低的价格买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云生面容铁青。

    这株地藏花,可是他们墨云轩花费了很大代价得到的,总价接近上百上品灵石,结果……对方来购买,一下毒翻他们十几个人,自己也差点中了毒,这才没办法,低价出售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次生意,吃了大亏,让他整整一年都没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们拍卖场,现在很少做药材的生意,就是怕对方明抢,也来个黑吃黑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可还有毒殿必须使用的药材,而且年份高的?能不能将他们吸引过来?”思索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这个墨云轩不知道毒殿的具体位置,但是毒殿的长老,必然知晓,完全可以来个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利用他们必须的药材,将其吸引过来,只要有毒师出现,将其制服,找寻毒殿位置,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对毒的理解,只有二星左右,但身具天道真气,就算六星巅峰毒师,甚至七星过来,都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当然,实力再强就不行了,就像先天胎毒,能够趋吉避凶,即便天道真气,也奈他不何。

    毒师能够让无数人闻风丧胆,的确有自己特有的能力和实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忌惮名师堂,而且毒极其难学,弄不好就会损伤自身,恐怕上九流职业中,必然有其一席位置。

    “必须使用的药材?”

    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胡云生随即满是尴尬:“我们墨云轩,最近几年都没收过药材,就算有一些,也价值不高……恐怕很难将其打动!”

    吃了一次亏,他们也知道了毒师的可怕,自然再不愿意收购药材。

    不然,再来几个抢的,还不血亏?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道,什么样的药材,能让其动心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的天道真气,在对方体内徘徊,肯定不敢说假话,张悬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六星毒师想要冲击七星,需要配制能够毒杀圣域二重强者的剧毒,而这种东西,最主要的材料就是地藏花……如果有年份大的药材,必然能引得毒师前来购买。只是……这药十分稀有,我们上次能够得到,也是有很大运气在内……”

    胡云生道。

    “地藏花?”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上次云雾岭的诸多圣兽,送了不少药材,但是,并没有地藏花,他搜集的诸多物品中,也没有这种药物。

    看来和对方说的一样,的确十分稀少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你对外宣称,拥有两百年份的地藏花,想要拍卖,只要将他们引来即可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只是吸引对方,并非真的需要这种药物,只要能将其弄过来抓住,后面的事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恐怕没那么容易!毒师不用毒的情况下,和普通修炼者没任何区别,如果他们发现所谓的地藏花消息是假的……一旦不出手,我们没办法确认,怎么知晓?”

    胡云生苦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毒师和巫魂师一样,在大陆属于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只要不用毒,就算是他……都认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天道图书馆只能观察使用武技的修炼者,对方不使用,而且前来购买的人这么多,去哪里寻找?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,如果他们遵守规矩,用钱购买……我们也没办法拒绝的……”胡云生继续道。

    上次他被人强买,是特殊情况,总不能所有毒师都这么坏吧,万一对方花钱购买,自己却拿不出药材……墨云轩以后估计也不用干了,肯定会被全部毒杀。

    “也对……”张悬揉揉眉头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个办法并不可行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也不用假装,地藏花虽然稀少,但……我知道有个人,肯定有,而且年数绝对超过了百年!”

    一咬牙,胡云生想起了什么,道。

    “哦?谁?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有地藏花,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,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是个十分古怪的人,大家都称呼【怪叟翁】,不光种植药物,还搜集了不少宝贝,上次我那株地藏花,就是从他手中得到的……如果去他那里找,必然能够找到!”

    胡云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