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只是墨云轩的一个执事,牵扯到几百上品灵石,已经没有资格做主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毒殿的消息如果这么容易就能知晓,也不至于这么多年,都让人不明所以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心中早就有了准备,一来到就用钱砸。

    就算对方不知道确切消息,但在靖远城待了这么久,也应该听过一些蛛丝马迹,换做别人,即便知道这些消息,也分辨不出来真假,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但对张悬来说,只要有消息,就在毒殿藏到地下,都能给它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朱啸急匆匆退出房间,笔直向外走去,时间不长,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轩主……”

    走进其中,对一个中年人抱拳。

    墨云轩轩主,胡云生,圣域一重巅峰强者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在低头翻阅什么,见他进来,胡云生抬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轩主,刚一位武者过来,想要购买……关于毒殿的消息!”

    朱啸道。

    “毒殿的消息?”胡云生眉头一皱:“就说我们这里没有,撵走就是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没有,不过,对方似乎很有钱,拿出了最少500多枚上品灵石,打算购买,我无法做主……特来禀报!”

    朱啸将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500多枚上品灵石?”胡云生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的糜长老、赵长老等人,上品灵石一口气也最多拿出几十,不超过一百,由此足见珍贵。

    对方一口气拿出五百……就算是墨云轩一年的利润,也没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是!”朱啸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人?”皱了皱眉,胡云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40岁左右,实力和我一样,从圣巅峰,具体什么来路,不太清楚……”想问一下,朱啸道。

    “从圣巅峰,一口气拿出500枚上品灵石?”胡云生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连他都拿不出这么多,一个从圣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财富?

    难道是某些大势力、大家族的人?

    “我过去看一下!”

    胡云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只是轩主,我们的确没有毒殿的消息,如果他执意购买,该怎么办?”朱啸道。

    毒殿十分神秘,就算他们墨云轩消息来源很广,也没不知道具体位置,对方这么有钱,执意购买的话,他们拿不出来,对名誉会有很大损伤。

    “看情况而定,如果是大家族的人,叫我们搜集的一些消息,给他无妨……如果只是个暴发户之类,这种肥羊,既然进入墨云轩,就别想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云生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墨云轩不光出售宝物,整个靖远城的黑市,也都由其掌控,对方要是大势力后辈,身后有强者守护倒也罢了,否则……一个从圣,拿出这么多灵石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虽然名师主张规矩,很少有人敢触碰,但这里山高皇帝远,连个名师堂都没有,杀个个把两个,根本没人能够察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能拿出这么多灵石,就算是暴发户,肯定背后也有强者……”朱啸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有钱,要有实力才能守护。

    不然,钱再多也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对方能有恃无恐的拿出这么多,就算没有大家族、大势力的背景,也必然不简单,真要悄悄杀了,对墨云轩估计也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不是打听毒殿的消息吗?被毒殿的人杀了不奇怪吧?只要做的好,谁会怀疑我们墨云轩?”

    胡云生冷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朱啸一呆。

    这倒是。

    对方打听毒殿,惹恼了对方,被毒杀……这点顺理成章,只要做得好,没人会怀疑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去将我之前给你的那葫芦美酒准备一下,到了之后,见机行事!”

    不再多说,胡云生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朱啸点点头,急匆匆向一个房间走去,时间不长重新回到跟前,二人一前一后向张悬所在的静室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位朋友,要购买关于毒殿的消息?”

    来到房间,坐了下来,胡云生仔细观察张悬。

    眼前的中年人,气息雄浑,的确是从圣巅峰,容貌颇为陌生,从未见过,应该不是靖远城的人。

    靖远城以及周边十多个城市的从圣强者,总共就那么多,就算没见过,也看过相关资料,没有一位与眼前这位相符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毒殿不光隐秘,而且有仇必报,如果我们泄露了他们的消息,极有可能遭到报复……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称呼,去毒殿又是为了何事?可否方便透漏一下?我们也好综合考虑?!?br />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胡云生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孙强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,在鸿远帝国算是很有名了,随便都可以查,孙强做为管家,没有任何名气,就算说出来,对方也最多以为是同名,不会猜测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孙强?可是……擎远城孙家的人?”

    胡云生一愣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是尧虎宗宗主后人?”胡云生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张悬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胡云生连续问了鸿远帝国十几个有名的孙家。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在下只是个散修,无门无派,打听毒殿,是有些私事要处理,不会牵扯到其他人,放心吧,我不会说是从你这里得到的消息的!”

    见对方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张悬摆了摆手,道。

    “散修?”

    胡云生笑了笑:“原来如此,既然孙兄如此保证,我也不再废话,我这里是有一些关于毒殿的讯息,只不过都不详细……朱啸,你去给这位孙兄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朱啸点点头站起身来,还没走出房间,就听到对方的吩咐声继续响起:“别忙,先派人拿些酒菜过来!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张悬:“孙兄别着急,这些资料,整理出来需要一些时间,你我不妨小酌等候!”

    朱啸点头退了出去,时间不长,就端了小菜和一壶酒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孙兄请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胡云生将酒杯倒满。

    张悬点点头端起酒杯,一脸真诚的看过来:“不知轩主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了……在下姓胡!”

    胡云生道。

    “胡?我刚好有个朋友也姓胡,不过,她狡猾似狐,看胡兄的样子,却十分真诚!”

    张悬感慨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你来到我这里,就是我的客人,商业以信为本,自然要真诚一些!”

    将脸上的一丝尴尬之意掩盖,胡云生忙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做生意的,自然要真诚一些,干!”

    聊了两句,张悬举起酒杯,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“干!”胡云生点点头,用嘴巴抿了抿酒杯,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胡兄只喝了这点,是不是看不起孙某?”

    见他只抿了一下,张悬眉毛扬起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事情很多,而且自身不胜酒力,所以……”胡云生嘴角一抽,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胜酒力,你都说了你真诚,喝酒自然也要真诚一些,来,我帮你!”

    笑了一声,张悬右手在对方肩膀一搭,左手端起对方的酒杯,对着他的嘴巴就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要给自己喂酒,胡云生满是不悦,脸色低沉下来:“不用劳烦孙兄,我自己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劳烦,大家都是朋友,不用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意思要将这杯酒灌入他的嘴巴,胡云生体内真气运转。正想挣脱对方的手掌,推开酒杯,却发现全身像是被禁锢了一般。

    对方的真气,如同一个不可反抗的枷锁,将他全身锁住,一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脊背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之前只以为对方是个从圣,不放在眼里,感受到这股力量,顿时明白……这哪里是从圣,就算他这个圣域一重巅峰对上,也只有被完虐的份!

    这家伙,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。

    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对方似乎看出了他的酒有问题,这才硬灌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来,喝吧,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正在震惊,就见对方的酒杯,已经来到嘴巴跟前,不由分说,就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胡云生呛的眼泪直流,正想说话,就见对方将酒葫芦也拿了起来,还没解释,就直接塞到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咕咚、咕咚、咕咚!

    几道酒水顺着咽喉灌入,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蕴含剧毒的酒水,一下喝这么多,就算有解药,也受不了??!没想到天天打雁,反被雁啄了眼!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眨眼功夫,被对方捏住嘴巴,将一葫芦酒全都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灌完,对方这才松开手掌,笑盈盈的看过来:“还是你自己酒好喝吧,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胡云生急匆匆取出一枚药丸塞到嘴里,看向对面的中年人,眼中露出了**裸的杀意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孙强,刚才不就告诉你了吗?”

    张悬笑了笑,一拍额头:“哦,对了,刚才我小心在你酒里加了些作料,有些烈,不知你习惯不习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胡云生脸色一白,就觉得全身僵直,“哇!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下毒?”胡云生瞳孔一缩:“你是毒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