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面只有一行字,写得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说遗迹再见,战师堂还有事,先行告辞了,至于理由,并未说明。

    看完留信,张悬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昨天不还好好的,要和悬悬会切磋,说得信誓旦旦,共同进步,怎么一眨眼就走了?

    怎么跟他相处的,不管是长老还是名师,都这么不靠谱?

    住在鸿远学院,跟自己这个院长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,好像有什么催着一样,简直太无礼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样一个遵守规矩的人,结果身边一堆不靠谱的朋友,心好累……

    “战师堂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什么事吧!我专门询问了,对方说是私事,至于缘由,怎么都不说……哦,对了,院长,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,看见他们好像都受伤了,会不会和这个有关?”

    想了想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昨天处理完诸多事情,回住处的时候,看到廖战师等人鼻青脸肿的从外面走回来,为了避免尴尬,没去多问,现在想来,会不会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受伤?”张悬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不是让他们指点悬悬会众人吗?怎么会受伤?

    “算了,别管他们了,一个月后见了,再询问也不迟!”

    人都已走了,继续纠结也没什么意义,再说他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又询问了几句,将学院的事宜对糜长老安排了一下,回到府邸,交代王颖等人认真修炼,这才将魏如烟放进蜂巢,坐上紫阳兽的脊背,笔直向前靖远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这次出门,是为了寻找毒殿,危险无比,诸多弟子都没有带上,也没有告诉其他人行踪,孤身一人,没人扯后腿的话,行动起来也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靖远城在鸿远帝国最东北的方向,靠近帝国最大的内陆海。因为地理偏僻,终年积雪寒冷,比起火源城这样的地方,显得不够发达。

    正因为来往的商旅比较少,这里的情况很多人都不太清楚,名师学院的众多资料中也没有太多的记载。

    只说是一个寒冷的边陲小镇,按照毒殿躲避世人的特性,将分部修建在这里,倒是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情况,只有到了地方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老院长虽然调查了很多,却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的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一个月时间看起来很长,如果找不到毒殿的话,都未必够用。

    “我成为院长,名气逐渐增大,以本来面目示人的话,很容易被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紫阳兽背上,按照地图的方向前进,张悬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一名不文的小人物了,而是青源帝国下属四大学院之一,鸿远学院的院长,地位堪比七星名师。

    毒殿和名师堂一向不对付,如果就这样跑到靖远城打听,一旦被人认出身份,什么打听不出来是小事,弄不好还会让自己陷入?;?。

    必须想办法伪装一下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下,全身骨骼肌肉蠕动,容貌发生了改变,体型比之前更加高大,年纪也从二十来岁的样子变成了四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运转,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化,和以前完全不同,有些狂暴和凶猛,再没有之前的低调和内敛。

    如果走到外面,不说自己是张悬,就算王颖等人肯定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改变气息,五耀金身改变容貌,连异灵族人都能伪装,更别说普通人了。

    紫阳兽全力飞行,十天后,一个积雪笼罩下的城市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比起鸿远城小了很多,但是和幻羽帝都等地方比,还是更加辽阔。

    暗灰色的建筑,矗立在洁白的雪地上,与天地连接,蜿蜒着迈向遥远的地平面,宛如一幅安静、工整的油墨画。

    “都快到夏季了,这里居然还冰雪满天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忍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鸿远帝都已然快到夏季,绿意盎然,到处都是薄衣薄裤,这里却如此寒冷,乍一看到给人一种恍如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先到蜂巢修炼!”

    来到城外一个无人的树林,将紫阳兽收进蜂巢,这才踏着积雪向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紫阳兽在学院很少出来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别让它露面的好。

    缴纳十枚下品灵石,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“这样盲目走肯定是不行的,必须找个消息来路多的地方打听一下!”

    沿着街道走了一会,张悬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虽然根据线索来看,毒殿在靖远城的可能性比较大,但想要打听出来,肯定并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当初找到红莲山脉的毒殿,也是依靠大药王带路,否则,就算找死,都不一定能够发觉。

    不是如此的话,毒殿肯定早就被人灭绝,也不至于存活到现在了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一圈,随即看到一个酒楼矗立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忘忧楼……乐而忘忧,名字不错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酒楼人多口杂,是打听消息的最佳场所,再说,连续飞行了十天,口中也已经淡的没有味道了,既然来到这里,刚好尝尝当地的美食。

    “这位爷里面请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小厮迎了上来,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点头,随手扔出一枚中品灵石:“给我找个安静点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小厮眼睛一亮,急忙招呼:“爷,这边请!”

    中品灵石现在对张悬来说已经无关痛痒了,但是对一些生活在最底层,依靠打工收入的人来说,依旧算是一笔大财富。

    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,张悬随便点了些特色,这才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来靖远城,不知哪里打听消息,比较精准?”

    这种酒店的小厮,肯定不会知道毒殿的消息,也懒得询问,而是直接问出售消息的所在。

    情报、消息,一向是热门,很多人都愿意出高价购买的,这种地方,每个城市都有,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“要打听消息的话,肯定要去【墨云轩】!这里的消息最为精确,来源也最广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墨云轩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们靖远城最大的拍卖场,不光拍卖宝物,各种消息情报,也出售!甚至就连鸿远皇室的讯息都有,上次就有人专门购买了玉飞儿公主的讯息,打算去帝都提亲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灵石,小厮显得异常热情。

    “提亲?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玉飞儿那种火爆脾气,敢去提亲,估计会被当场打死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距离鸿远城这么远,连玉飞儿公主的消息都能打听到,说明这个墨云轩,的确有些本领。

    询问了一下具体的位置,知道离这不远,张悬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靖远城虽然地处偏僻,饭菜倒是做得极为可口,美美吃了一顿,起身离开,向墨云轩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墨云轩是个巨大的商场,各种宝物、字画、矿石之类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门前守护的护卫,一个个气息雄浑,散发出生人勿扰的气息,竟然都是化凡七重归一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在幻羽帝国,绝对是最巅峰的一拨了,在这里只是守门,这个墨云轩,看来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走进其中,到处都是售卖、购买的,人流涌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知道这样寻找,不知找到何年何月,而且牵扯毒殿消息十分重要,不可能轻易出售,几步来到前台,脸上表情冰冷:“将你们管事的叫出来,我有事要询问!”

    说完,手指竖起,一道剑气,吞吐不定,从圣巅峰的气息散发,给人一种浓烈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!”

    前台的服务人员,看到他来者不善,不敢多说,急匆匆走了出去,时间不长,一个中年人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在下墨云轩执事朱啸,不知有何需求?”

    是个达到半圣级别的中年人,虽然震惊张悬的气息,却显得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给我安排个静室,我有事情要询问!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边请!”

    朱啸也不废话,转身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紧跟着后面走了一会,来到一间密闭的房间,张悬左右看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墨云轩的保密工作,做的还是挺严谨的,房间周围布满了各种禁制,别说说话,就算战斗,消息都不会传递出去,十分安全。

    “朋友觉得这个房间可还好?”

    朱啸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悬点了点头,眼皮一抬,看了过来:“我要打听毒殿的消息,开个价吧!”

    “毒殿?”

    朱啸皱了皱眉,随即摇头: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没有他们的消息,还是更换一个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张悬笑了笑,手掌一翻,地上立刻多出一堆上品灵石,足有一百个之多:“够吗?”

    看到一下拿出上百枚上品灵石,朱啸眉头跳了跳,最后还是一咬牙:“不好意思,不是钱的事,是实在没有!”

    懒得理会对方,张悬手腕一翻,地上再次多出一堆灵石,灵气激荡,闪耀发光,足有五百枚之多。

    “够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、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朱啸脸色发白:“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理解的范围,需要禀告轩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