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女子,不是别人,正是玉飞儿。

    两个月来,她一直跟着张悬修炼,修为已然达到蚕封境巅峰,战斗力更是惊人,今天提前来到悬悬会,打算和张师聊上几句,谁知他转身走了,心中本就郁闷,听这家伙自残的要挑战自己,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正式加入悬悬会,但凭借和张悬的关系,说是学会的成员,也没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玉飞儿?好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周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懒得和对方废话,玉飞儿玉手一招,冷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兴奋地点了点头,周叶眼中带着自信的光芒:“大家只是切磋,战斗无眼,咱们就不用兵器了,放心,我会点到为止的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二十来岁就达到蚕封境,天赋不容小觑,不过,他周叶自从失败后,痛定思痛,努力奋发,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悬悬会又如何?

    战胜不过郑阳、魏如烟等人,还不信会连续两次都败给只听过张师一下午课的家伙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心中想着,眉毛扬起,笔直向眼前的女孩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施展全力,立刻展示出了他的强大,掌心雷声轰鸣,宛如蕴含了一道雷音。

    “七星雷掌!看来周叶这次没有手软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属下,吃了上次的亏,并未因为对方是个女子,就有所轻视,反而更加谨慎,一出手就将最强绝招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七星雷掌,以掌心七处穴位为基础,构架七星阵法,用真气汇聚成雷,属于灵级巅峰级别的武技,一般的半圣遇上,都要暂避其锋,更何况一个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抬头向对面的女孩看了过去,就见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子,一动不动,像是吓傻了一般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周叶眉头一皱,忍不住低呼一声。

    声音没结束,就看到眼前的女孩,修长柔软的衣袖,猛地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对方战斗的时候甩衣袖干什么,就感到全身一震,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,飓风般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七星雷掌还没来得及完全发挥出来,就像是被吹灭的蜡烛,直接熄灭,随即,胸口一疼,惨呼一声,就从练武台笔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和卓鼎风对望了一眼,身体同时一晃。

    这不是个女孩吗?怎么力量这么狂暴?

    之前他们也和悬悬会的人战斗过,对方擅长的是武技技巧和对战斗的把握,但要论力量浑厚,肯定是他们战师堂的人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而现在一个女孩子,随手一摆,衣袖散发出的力量,就将周叶击飞……这该多强大?

    有些太夸张了吧!

    “压制到和我一样的修为……你们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一招击飞周叶,玉飞儿看向廖松等人。

    没和张师说上话,本身就不高兴,这群家伙,居然也敢来找麻烦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整个鸿远学院,谁不知道她玉飞儿脾气火爆,一向谁都不让,一群不知死活的战师,也敢过来找麻烦,不打的你们满地找牙,我就不姓玉!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女人,我来教训她!”

    听到玉飞儿的话,一个蚕封境战师再也忍不住了,身体一长,跳上高台。

    不过,人还在空中,就看到一个人影突兀出现在眼前,紧接着就看到女孩的手掌印在胸口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没来得及登台,就被抽飞,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跟在张悬身后两个多月,每日听他讲授,玉飞儿不光级别暴增,战斗力更是强大的可怕,再加上她公主心性,喜怒由心,才不管你是谁,只要看不顺眼,直接上去狂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见自己的伙伴连练武台都没上去,就被打下来,其他战师全都怒了,一个个愤怒的狂吼,同时将修为压制到蚕封境巅峰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恶,不是你们说的算的,是实力!”

    秀眉一扬,玉飞儿懒得理会对方的狂吼,娇躯一晃,笔直冲入战师人群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十分钟过后,除了廖松和卓清风,二十多位战师,全部躺在地上,一个个眼中满是想死的幽怨。

    他们实力有很多超过蚕封境的,但一旦压制到相同修为,根本就不是这个女孩的对手,甚至……连一招都扛不??!

    这女人虽然很漂亮,却和一头人形暴龙一般,体内真气无穷无尽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不是悬悬会的普通成员吧?”

    看到躺在地上的一个个属下,廖松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悬悬会普通成员,他们也见了,虽然也不弱,但绝不会这么强,眼前这位狂暴可怕,就算不如郑阳等人,却也相差不算太远了。

    绝不是只听一两节课,就能有这么厉害的!

    “如果猜的不错,你……应该也是张师的学生吧!不然,绝不可能这么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,廖松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张师学生,你全家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听这话还好,听到这话,玉飞儿立刻炸毛,一声娇喝,对着廖松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怕别人说她是张师的学生,一旦承认,什么想法都只能作罢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偏偏这样说,简直就等于触碰了她的逆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只问了一句,对方就如此发怒,廖松差点没晕过去,手忙脚乱的躲过攻击,刚将修为压制到和对方相同,就见女孩的手掌疾风骤雨般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廖师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卓清风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不用想,自己这位老友,要倒霉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……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廖松全身红肿,面容发白。

    压制到蚕封境,和对方的实力相差不大,但是……这女人跟疯了一样,啥都不管不顾,就算他是战师,也没招架得住。

    幸亏打到最后,护住了脸蛋,不然,估计要好多天都没办法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发泄完郁闷,玉飞儿这才头颅扬起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走,胡夭夭就从外面走了过来,一脸的期盼:“院长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院长不在,战师堂的人在这里,胡学姐要不要和他们比斗一???”

    若欢忙道。

    “战师堂的人?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妩媚一笑,胡夭夭宛如妖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让战师堂去磨砺悬悬会的成员,张悬十分放心,回到府邸,再次看了一眼魏如烟,发现暂时稳住了体内的毒气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让孙强将王颖等人召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要带如烟去靖远城寻找毒殿的下落,这里有我写的修炼功法和对武技的理解,你们快速记下来,不会的,抓紧时间询问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取出几本书籍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学院来的路上,便将封印中,对封圣解的理解,重新书写了一遍,还有一些对武技新的看法。

    去寻找毒殿,不知要花费多久,估计短时间内,很难守在身边,留下这些东西,他们也能独自学习,快速进步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颖等人点了点头,接过书籍。

    里面的知识十分高深,不过几人早就学习过封圣解了,理解起来也很快,不到三个时辰,就全部记了下来,而且理解的十分透彻。

    张悬将他们不懂的地方,又详细讲解了一番。

    待众人完全理解,已经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王颖、刘扬,将我讲的融会贯通,明天可能还要与战师们比斗,和郑阳一样,闯龙门阵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交代。

    将这些知识快速传授,主要也是因为明天,王颖等人要闯阵。

    虽然没见过阵法,但听了郑阳闯阵的过程,就知道不是这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王颖、刘扬尽管入门很早,学习上也十分认真,但单凭实力,不投机取巧,一个时辰内闯过这个复杂的阵法,还是很难做到的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能将封圣解修炼到更高深的境界,对战斗的理解,也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知道老师的意思,王颖二人全都点了点头,努力修炼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这才觉得将老师新讲解的内容融会贯通,战斗力再次有了进步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今天我们一定闯过龙门阵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站起身来,看向不远处的老师,王颖二人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闯阵,他们的确没信心,但现在消化了老师的讲解,实力更进一步,成功的几率,绝对会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之间,也将各自会的武技相互传授了,更让实力更加圆满,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点头,向外看去,此时外面日头已经生出,已然天亮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去学院吧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张悬带着二人向名师学院走去,才走进大门,就见糜长老急匆匆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今天早上,我去战师堂众人居住的地方找他们,却发现……他们的人,不知何时全都不告而别,只留下一封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不是说要考核王颖等人吗?怎么连夜跑了?

    心中奇怪,忍不住将信接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