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对方商议完,张悬转头看向赵丙戌,吩咐一声:“对了,赵长老,你也准备一下,咱们学院,也打造一艘大型的飞舟!”

    赵丙戌点头。

    飞舟虽然巨大,但炼器师学院数万学员,想要炼制,不算太难,以前之所以没这么做,是因为驾驭飞舟的圣兽难以寻找。

    将云雾岭九大王者全部驯服,再加上其中的诸多圣兽,找出十几头,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既然要带着悬悬会的诸多学子交流,单凭一头头灵兽飞过去,不知何年何月,乘坐飞舟自然要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商议完毕,众人又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吴师开口,道:“火源城距离这里,也就一周左右的距离,遗迹没开启的话,提前去也没有任何用处,我看不如这样,这段时间,诸位各自准备,届时,咱们在火源城碰头即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众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遗迹没开启,提前去也没任何意义,相反这么多大人物跑到一个偏远小城,很容易引起麻烦,还不如先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在下等人就先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吴师不再停留,和木师二人,笔直向外飞去。

    乌天穹等人,因为距离这里很远,回去一趟麻烦,就继续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安排糜长老等人照顾,张悬则招呼廖松、卓清风以及诸多战师,来到了悬悬会总部。

    还没来到跟前,就看到不少人正在修炼,拳风呼啸,一个个力量十足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脸色就低沉了下来,一股怒火在心头燃烧,张悬忍不住咆哮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停下来……这都练的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悬悬会,是他一手成立,寄予了很大期望,正因如此,才不辞辛苦的教学,甚至将战师请过来指点。

    本以为,自己的付出,会得到结果,谁知过来一看,这些家伙,都练得……什么玩意?

    招数松垮,力量虚弱,战斗意识太差……就跟几天没吃饭的一样,你们挠苍蝇呢?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听到呵斥,廖松、卓清风等人对望了一眼,全都眼角一跳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这群人练习的已经很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到了对方口中,变成什么玩意了?

    这要求也太高了吧?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若欢、宋超等人急匆匆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临走前,给你们指点的,都学到哪里去了?”张悬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都是啥嘛!

    花费这么多心血,给你们讲课,结果就学成这样……简直是丢人现眼!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认真学了???”

    若欢等人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“这也叫认真?”

   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张悬指向不远处的几个学员:“他刚才施展的那招秋风化雨,看起来绚丽,实际上狗屁不是,要这么多虚招干什么?第一招的时候,只要手掌下移三分,对手会立刻中招,倒地不起!”

    说完指向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“他用的青叶剑法,明明是进攻的招数,却练成了防御,要是防御的好,倒也罢了,这时候只要有人下蹲,攻击他的下盘,你觉得会有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乱魔锤法,看起来气势恢宏,实际上真气和力量不连贯,如果被人发现了真气交叉的节点,都不需要出手,一个眼神,就能让其真气相冲,身受重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手指轻点,连续指出了七、八个人,每说一句,被指着的学员,就一脸羞愧。

    对于刚才说的那些,院长之前的课上都讲解过,只是运用起来,没那么自如罢了!

    此时听到呵斥,不敢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发脾气。

    他讲解的知识,毫无保留,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心血,本以为,过了这么多天,大家能领悟个六七成,现在看来,连两成都没领悟!

    这悟性,未免太差了吧!

    当然,他没意识到的是,一次地窟之行,他的级别不光有了突破,封圣解重新修改,对战斗的理解,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眼力和见识都增加了,自然看这些学生到处都是漏洞,没有进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、卓清风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毫无瑕疵,强大无匹的招数,居然也有这么多缺陷,这家伙的眼力也太强了吧!

    难怪从圣级别,轻易就将圣域二重的战师击败……

    单这份眼力,就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廖师,既然他们到处都是缺陷,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,一雪前耻?”

    心中正在感慨,就听到之前的那个属下周叶,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堂堂战师堂百夫长,一来到就被学院的普通学员揍了,心中一直憋着火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悬悬会的这些家伙,修炼之中,居然有这么多缺陷,立刻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“是可以利用,不过……他们的缺陷,并不是那么容易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摇头。

    张院长说起来简单,但以他的眼力,都看不出来,他不相信自己的属下能够发觉。

    看都看不出来,又怎么可能加以利用?

    “那咱们可以找他们之中弱的对战啊,三万多人,我不信个个都强!”

    周叶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迟疑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人的悟性不同,就算同样的名师指点,学到的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三万多人的悬悬会,有强大的,自然也有弱小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张院长现在呵斥的几个,明显就不够强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战斗不是想当然,而是需要多多思索的……”

    呵斥完众人,张悬向众人介绍:“廖战师、卓战师等人,想必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!我专门邀请他们过来,给你们指点。过一会,好好学习,千万不要偷懒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廖战师,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那些学员,只给他们讲过一下午的课,战斗力一般,你看着指点就行,最好让他们知道,战师的真正实力!”

    给众人介绍完,张悬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正想说话,就见若欢走了过来:“廖师,我们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将他们的人狠揍了一顿,现在想想满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廖松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交流吧,我还有些事,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交代一句,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既然有一个月的时间,他打算趁机去一趟靖远城,寻找毒殿,解决魏如烟的情况。

    走之前,自然要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完。

    这群战师,就是用来磨砺悬悬会成员的。

    让他们好适应与战师的战斗,知道差距,以后去交流的时候,也能不要太过丢人。

    “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有事要走,廖松松了口气,急忙抱拳。

    对方不在这里,自然最好,真要打不过,也不至于难堪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悬转身向自己的府邸飞了过去,眨眼功夫,就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诸位,张院长说让我们指点,实际上是过来相互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离开,廖松笑了笑,看向悬悬会的众人,抱了抱拳:“咱们可以通过切磋,提升自己对武技的理解!”

    若欢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修炼不是纸上谈兵,只有亲身经历,不停摸索,才能进步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想第一个与悬悬会的高手切磋!”周叶当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周兄……”

    若欢认了出来,笑着看过来:“我这就帮你找个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周叶,虽然上次和他们打败了,实力却是极强的,悬悬会的众人,虽然个个看起来都不弱,但和对方猜的一样,并不是每一个都能胜过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可否自己挑选对手?”

    周叶打断他的话,笑道。

    要一雪前耻,自然要找个弱的,不然,任由对方寻找的话,肯定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自己???”若欢皱了皱眉,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打算,迟疑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:“当然!”

    这次切磋,是为了提升实力,又不是为了争面子,输了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答应,周叶松了口气,转头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悬悬会的人员众多,里三层外三层,一眼看不到尽头,密密麻麻,因为实力都相差不大,单从外观看的话,的确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“我选那一位!”

    看了一会,眼睛突然一亮,指向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她?”

    看到这位周叶手指指向的人,若欢嘴角一抽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周叶点头。

    悬悬会诸多男子,他见过几个,几乎不是对手,所以选择了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二十来岁的样子,看起来十分美丽,只看了第一眼,就觉得心中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如果能将其击败,顺便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,或许就能俘获芳心,得到青睐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对方的实力,居然和他一样,都是蚕封境,这样以来,也不需要故意压低修为,完全可以发挥最强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确认,若欢只好摇摇头,来到女子跟前,详细说了一遍,后者先是皱眉,最后还是点了点头,来到院子中间的练武台。

    “在下周叶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笑着跳了上去,周叶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看过来,声音淡然如菊。

    “玉飞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