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为七星上品名师,他对这位张悬没有任何意见,相反,对于天才,还是抱着欣赏态度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一见面就没有好脸色,主要因为尤虚,让他愤怒,自然而然就迁怒到了这位新任院长的身上,再者,对方也实在太年轻,如此年龄就成为院长,难免会志得意满,需要打磨一下!

    本以为……呵斥几句,让其知道天高地厚,人外有人……结果,人家啥感觉没有,变成他知道天高地厚,人外有人了……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满是心塞。

    “难怪能成为院长,让木师这样赞不绝口,心甘情愿称呼师叔……果然不简单!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他一向佩服功勋大的人,眼前这位,凭借一己之力救下几十位六星名师,更是不顾院长身份,亲入地窟,斩杀异灵族人,修补封印……

    无论哪一样,都值得敬畏!

    “张院长,是我不清楚情况,之前多有得罪,还望见谅!”

    知道这些,吴师再没端架子,向前一步,眼神中露出诚恳。

    名师讲究心境,错了就是错了,就算他是七星上品名师,该认错也要认。

    “吴师言重了,大家同为名师,都为了人族,谨慎一些,也是应该的……”张悬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为了人族!”

    吴师点了点头,不再纠结:“好了,既然大家都去,一个月后,咱们准时在火源城汇聚!”

    “火源城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遗迹根据尤虚的交代,和我们名师堂的实地勘察,就在火源城附近?!?br />
    吴师道。

    “火源城在鸿远帝国的边缘,如果我没记错,应该和封圣台距离很近吧?”

    脑海中一个鸿远帝国的地图浮现,张悬道。

    火源城,在鸿远帝国最边缘处,和封圣台,只有几百公里的距离,正因如此,无数朝圣的人,都会住在这里,从而导致经济异常发达。

    “是距离很近!”

    吴师应了一声:“封圣台是孔师封圣的地方,这处遗迹,或许与之有关,当然,具体情况,从我们得知的消息来看,还是太少了,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?!?br />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牵扯到孔师,任何人都要三缄其口,不是没有证据,就随意揣测的。

    “说道这个封圣台,就不得不说前段时间的事情,可能你们大部分人,还不知晓!”

    解释了一句,吴师笑了笑,看向众人:“封圣台,有孔师留言,三个月前,居然有人破解了留言的真正含义,轰动一时!说实话,我真想见识一下,这位得到孔师认可的强者,到底何种实力,如果有机会的,还想拜他为师,向他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眼中崇拜之意越来越浓,吴师说到一半,就见不远处的伍然,脸色涨红憋的快要炸了,忍不住眉毛一皱:“伍院长,你这是怎么了?我记得不错,你应该是封圣会的会长吧,专门研究孔师留言这么多年,都没得到结果,反被一个外人研究出来……难道不觉得佩服?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眼睛有些发花,伍然再也忍不?。骸拔馐?,你说的那位破解孔师留言的强者……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在这?”

    吴师一愣,眼睛瞪圆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你刚说架子很大的那位院长……”伍然苦笑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?”

    吴师一晃,差点没吐血晕倒。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你一个从圣,居然能找出孔师留言的错误……

    “貌似……是我!”张悬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,刚还呵斥他跟呵斥孙子似得,现在吵着嚷着要拜师……哎,人太优秀了,就是经常遇到这些、那些的问题,实在有些犯愁??!

    “孔师留言,数万年来,所有人都认为是正确的,严格按照修炼,你却找出了错误,正面质疑……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嘴唇哆嗦,吴师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本来觉得,他是七星上品名师,来鸿远学院审判尤虚,顺便教训一下院长,让其引以为戒……结果,没想到,人没教训,自己反倒被吓得快要晕了。

    孔师的话,数万年来,没人敢质疑,甚至心中连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这种想法已经根深蒂固,无法更改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听到有人质疑,并找出了封圣台留言的错误,是十分震惊的,这等于打破了千百年的固定思维,挑战孔师的权威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是个实力强大到极点,最少都是圣域三、四重的超级强者……做梦都没想到,是这位他刚刚呵斥完,只有二十岁的青年!

    可以说,这家伙今天给他的震惊,比他一辈子见过的都多……

    让人觉得目不暇接,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孔师也是人,是人就会有错误……”见他吓成这样,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人谁无错?圣人也不例外!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脸色同时一白,吴师更是手掌一抓,将四周全部封印起来,生怕有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院长,孔师是万世之师,不可轻易妄谈……”见他不知情,糜长老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“哦!”张悬挠了挠头,这才想起,在这个世界,低级名师是不能妄议高级名师的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杨玄的身份才没有更高级别的名师过来调查。

    孔师作为名师之首,万世之师,自然更不能胡乱议论,尤其像他,言语中没有太多的尊敬的意味,一旦消息传出去,必然遭到诸多名师的非议。

    甚至被当场打死,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名师大陆的人,从小接触师道,对“师”早就有了一种从内心深处的敬畏,而他还保留着前世的思想,说的话自然惊世骇俗,令人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说话做事都要小心一些,不然被人抓住把柄,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过错,刚才言语有失,还望诸位不要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,急忙抱拳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刚才说的什么,我没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反应极快,糜长老急忙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没听到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直说孔师,听到还不如不听到,既然如此,还不如装个糊涂。

    一来免得麻烦,二来,也不会得罪这位张院长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,你的两个学生王颖、刘扬,也要进行我们战师的考核,你看什么时候方便?尽快考完,我们也好动身?!?br />
    为了化解尴尬气氛,廖松道。

    “战师考核,明天吧!”

    张悬迟疑了一下:“另外……我想和你们战师殿来个交流,你看什么时候方便,我在学院刚好从成立了一个学生的组织,叫悬悬会,届时,可以带上,去你们那里转一圈!”

    修炼不是闭门造车,战师堂战力浑厚,如果能将悬悬会的人带过去见识一番,必然能让他们阅历大增,对以后的实力提升有很大好处。

    这件事,前几天就在考虑了,对方询问,就一并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悬悬会,交流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两天前,刚进入学院遇到的场景,廖松脸色一白,心脏一颤。

    他现在都对“悬悬”两个字有阴影了。

    交流是好事,但是……悬悬会的数万怪胎,一旦过去,会不会将他们战师堂,直接打的怀疑人生?

    “怎么?很为难?”见他眉毛乱跳,表情和吃了二斤咸菜一般,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为难……”

    一咬牙,廖松道:“是这样的,战师堂分部,在青源帝都,距离这里大概要一个月的路程,我来的快,是因为接到卓清风传讯的时候,就在附近……一个月后,那处遗迹就会开启,如果咱们有幸活下来,再交流也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青源帝都,离这里很远,就算乘坐圣兽,也不是一天、两天就可以到达的。

    “也对!要不,过一会先带你们去看看,咱们先交流一番,你们也给那些家伙指点指点,他们修为很弱的,需要开开眼,见识一下真正的高手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张悬笑道。

    悬悬会的家伙们,只听了讲课,没怎么实战过,如果有战师堂的人陪练,进行实战,应该进步很快。

    “指点?还……高手?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廖松快要晕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其他人面前算得上高手,但在悬悬会……高个毛??!

    又不是没见过,一进门就被打的找不清东南西北,过去指点他们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……我觉得没这个必要……”满是尴尬,廖松摆手。

    “只是交流而已,难道廖战师,觉得我们学院的人,实力太差,不值得你指点?”

    张悬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廖战师的经历,他自然不知情,但见到以战斗为主的战师,对战斗推辞来推辞去,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不应该听到要交流,都急匆匆赶过来吗?

    这是什么态度?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廖松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大家切磋,相互学习,没什么的!可能届时要恳请你们手下留情,别将他们打的太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见对方态度认真,一脸真诚,不像是在羞辱他们,廖松只好点了点头,眼中带着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也对,多交流多战斗,对他们战师的战斗力提升,也有帮助!

    既然对方诚恳要求,过去交流一下,也无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