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他这副模样,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

    生死之间是有大畏惧,但是投降了异灵族人,就等于失去了心中的道义。

    道义和生命,得此就会失彼,既然做出了选择,就要承受失败以后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可惜魏如烟昏迷,没有看到现在的场景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因为尤虚而死,作为女儿,不能亲眼看到仇人死在面前,也算略有遗憾吧!

    不过,当众斩杀尤虚,展示名师堂对处决叛徒的决心,这是总部做出的决定,他也没办法更改。

    再说尤虚苟延残喘这么久,也该是时候接受惩罚了。

    “四位院长,廖战师,卓战师,诸位长老,我们二人这次前来,是有要事相商,请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处置完尤虚,木师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众人紧跟在后面,向长老院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张悬也不多说,紧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总部派来两位七星名师,其中一位还达到了圣域四重,之前就觉得奇怪,如果只是为处理尤虚的一事的话,根本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肯定有其他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木师在学院待过很长一段时间,轻车熟路,很快来到长老院的议事大厅。

    众人坐定,启动阵法,将四周全部隔绝,木师环顾一周:“将诸位叫过来是有要事相商,也是我们审慎尤虚的时候得到的讯息?!?br />
    说完手腕一翻,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这个令牌残旧不堪,磨损之处较多,看起来随时都会碎裂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想必诸位都认识吧!”木师环顾一周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院长令?”张悬皱了皱眉,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个令牌虽然看起来破旧,却从中可以清晰感受到无数意念加持,和他手中的那枚院长令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看起来十分简陋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院长令,你们鸿远学院老院长章引邱的院长令!”

    木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的院长令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介绍,糜长老愣了一下,随即激动的脸色涨红:“他……没死?”

    赵丙戌的人也紧张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承认现在的张悬,但是和老院长毕竟相处的时间久了,听到这个消息,全都激动得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“他死没死,我并不清楚,不过,这东西是从一处遗迹,被人用大力量送出来的!”

    眉头锁紧,木师道。

    “被人送出来,到底怎么回事?木师可否详细说一下!”

    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并不复杂,那日我将尤虚带回总部后,经过审讯,得知了老院长要去的那处遗迹的具体位置,于是便派人前去去探查!”

    木师点了点头,陷入了回忆:“遗迹繁琐复杂,似乎存在着某种规律,必须在特定的时机才能够进入,一旦错过,就需要等待!我们的人正在推算,何时才是最佳进入的时期,这枚令牌就感应到了名师的气息,破空飞了过来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侧的糜长老激动的脸色涨红:“木师是说……抓到尤虚后去探查遗迹,院长令飞了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木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糜长老呼吸急促:“是不是代表老院长将院长令送了出来?”

    从抓住尤虚到现在不过三个月的时间,在这之后,院长令还能再出现,说明老院长可能没死!

    极有可能是困在遗迹的某一处,无法逃离,这才将其用大力量送出来,告诉世人。

    “遗迹中的情况我们谁也不知,也有可能是两年前,就将这枚院长令释放,但是,感应到名师的气息才彻底出现!”

    没有他这么乐观,木师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他说的也有道理,院长令是由无数意念组合而成,本身就拥有特殊的灵性,如果是两年前老院长遇到危险释放出来,交代只有遇到名师才会出现……名师堂的人过去才发觉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因此,单凭这个令牌出现,是无法判定老院长,到底死还是没死的。

    “木师,这个遗迹在哪,我们可否能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老院长都是他们相处了几百年的朋友,现在得知消息,怎么都要去探查一番,不然心中如何能安?

    “将诸位找过来,就是为了这件事!”

    木师看向众人:“经过我们的探查,这个遗迹大概一个月后会重新开启,所以想邀请大家一起过去!一来,可以去寻找老院长他们,如果没死的话,前去救人。二来,最近异灵族人活动频繁,我怀疑和这处遗迹有很大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过去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糜长老眼睛一亮,没有丝毫犹豫,连忙点头,说完这才发现有些越俎代庖,急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: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糜长老说的对,肯定要去,这是我们鸿远名师学院的态度!”张悬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院长陵内,就知道老院长要去遗迹,当初就打算过去看看,又经历了地窟事件,异灵族人的举动异?!?br />
    无论如何,不过去看看,于心难安。

    “嗯!诸位呢?”

    似乎早知道这个结果,木师并无意外,点了点头看向不远处的其他三位院长。

    “既然牵扯异灵族人,我们也责无旁贷!”

    乌天穹、沈平潮等人也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战师堂怎会落后!”廖松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同意,我就不再多说,一个月后,咱们就去那处遗迹,当然,丑话说到前头,这个遗迹十分危险,不然也不可能让章引邱等人,全军覆没!就算我们总部,都没太多消息……一旦过去,极有可能再也无法回来!”

    木师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点我们清楚!”众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就这么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没有丝毫犹豫,木师应了一声,正想做出决定,就听到一侧的吴如峰吴师眉毛一扬,看了过来:“这次去遗迹,为了确保安全,实力最低都要达到圣域才有资格!这位张院长,只有从圣级别,我看还是别去了,不然也是拖大家后腿!”

    “我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从圣,但真正实力施展出来,圣域一重巅峰都可以轻松打死,而且,最关键是的……他保命手段众多,可以说,房间里所有人一起围攻,死的可肯定也是对方!

    这家伙啥都不知道,就说自己拖后腿……堂堂七星上品名师,未免太武断了吧!

    “师叔,吴师……有些刚愎自用,还望见谅……”

    见师叔不高兴,木师急忙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“刚愎自用?”

    “是,虽然尤虚叛变人类,和师叔没关系,但……审查出来的时候,你是院长,也就是说……有些管理不严!再加上,年纪和实力都和院长有些差距,所以,他对师叔有些意见……”

    木师急忙道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解释,张悬苦笑一声,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,在极高的位置待得时间久了,已经脱离了正常的人类生活。

    属下犯错,就要株连……自己来学院,满打满算也就四个来月,才见到尤虚,就将他抓了出来,不嘉赏倒也罢了,还将罪名也怪在自己身上……

    真是典型的领导作风——出了错事,抓一个替罪羊顶包,好显示他的权威和明察秋毫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,就是被抓的那只羊!

    换做别人,七星上品名师亲口指责,肯定无法反驳,但张悬怎么可能吃这样亏,抬眼看了过来:“吴如峰是吧?”

    “放肆!低级名师,见到高级名师,直呼其名,成可体统?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开口,吴师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成何体统?”张悬笑了笑,双手背在身后,神色淡然的看过来:“请问吴师,你和木师之间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木师和我同为七星名师,自然平辈!”

    眼睛眯起,吴师虽然带着怒火,还是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家同为青源帝国名师堂名师,而且同为七星,自然是平辈关系。

    “平辈?那好……”张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木师:“小宏子,你对我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木师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,你和木师平辈,而他称呼我师叔……也就是说,你比我低了一个辈分,我直接叫你吴如峰,有何错误?难道……你觉得称呼全名,不够亲密?”

    张悬沉思了一下,道:“这样吧,我就叫你,小峰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“小峰子”三个字,吴师差点没吐血晕过去。

    急忙转头看向木师,想看看他……说的是不是实话。

    为何要称呼对方为师叔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的老师,我要称呼一声师祖,按照辈分,称呼他师叔,并没有错误……”知道他想问些什么,木师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师脸色一青。

    名师注重礼仪,讲究辈分,这个张院长虽然不怎么样,但老师辈分高的话,就算自身级别低,也拥有极高地位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孔师的学生,哪怕啥都不会,九星名师遇上也要称呼一声“前辈”!

    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本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,没想到转眼间,变成了师侄了,想想都觉得郁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