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院长!”

    来到演练场中心,糜长老等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,抬头向高台看去,就见木师和一位老者,站在上面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,五十来岁的模样,一身修为浩如烟海,居然和之前遇到的金叶王、青叶王一样,达到了圣域四重。

    圣域三重胎婴境,也叫元婴境,元胎不再是丹丸,而是婴孩模样,达到这种境界,对天地自然领悟加深,一呼一吸,都能汲取天地能量,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圣域四重则是元神境,元婴蜕变,成为元神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,想要斩杀十分不容易,正因如此,他才故意设计,让两大王者自相残杀,这才一举将诸多异灵族人灭杀干净。

    这位名师,居然也达到了这种级别,就算在青源封号帝国,都算得上顶尖了,怎么会来这里?

    “这位应该就是你之前说的,七星上品的吴如峰吴师吧!”张悬传音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糜长老点了点头:“他是青源封号帝国名师堂的副堂主,为人有些古板,嫉恶如仇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详细介绍一下,就见台上的吴师,双手一背,冷冷看了下来:“糜长老,你们院长来了没有?让我们一直等着,真是好大的架子!”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位,架子很大的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向前一步,行了一礼,嘴角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他得到消息后,又帮魏如烟服用了些药,所以来得晚了些,看周围其他人的样子,应该已经来了一会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?”

    看来一眼,吴师眉毛一扬:“从圣巅峰?看来鸿远名师学院,已经大不如前了!”

    他从总部而来,知道学院最后确立了一位只有二十来岁的青年做院长,本想看看是什么人,谁知来到学院,连人影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甚至敲响聚合钟之后,接近二、三十分钟才过来……最关键的是,身上的衣服,满是尘土,似乎连换都没换……

    简直怠慢到了极点!

    再说,实力也只有从圣巅峰,连圣域都没达到……这种实力,就能做名师学院的院长?

    太儿戏了吧!

    木师离开的时候,张悬还没进行继位大典,驯服云雾岭灵兽、圣兽的事,并不知情。再说,也没和这位吴师说过,因此,后者并不知道眼前这个,虽然年纪轻轻,却有着让无数院长都黯然失色的经历,神都无法遮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吴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侧的木师有些尴尬,急忙压低了声音:“张师天赋异禀,更有一位强大的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对方打断,吴师脸色一沉:“老师厉害是老师厉害,自身也要强才行!好了,不讨论这个问题了,过一会让他写一份检讨,阐述自己管理上的怠慢和错误,总部就不再追究他失职之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写检讨?”张悬一呆。

    这个词好遥远啊……院长也要写?

    这家伙,一来到就拿自己出气,看来是想立威……

    只是……都没见过他,更没的罪过,找麻烦干什么?

    挠挠头,张悬满脸纠结,如果这家伙真执意找麻烦,要不要把傀儡喊出来,先海扁上一顿再说?

    “吴师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在思索,一侧的木师急忙开口:“这位张师才继位三个月,最关键的是,是他抓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堂堂学院,出现这样的叛徒,他做为院长,也有很大的责任,现在人已经到齐了,快点宣判吧,后面还有重要的是要做!”

    打断了他的解释,摆了摆手,吴师懒得废话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木师只好点了点,环顾一周:“诸位,让你们过来,是有要事宣布!”

    “要事?”

    台下诸多名师齐刷刷看了过来,一个个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让两位七星名师,敲响聚合钟,专门过来宣布,事情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“名师堂一向以消灭异灵族为己任,我们大部分名师也以此为人生目标,但……有严苛执行的,就有投机取巧,钻漏洞蝇营狗苟的!”

    说到这,木师的脸色逐渐变得低沉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普通的修炼者,面对生死大关,背叛人族,出卖友人,有情可原,毕竟生死间的大恐惧,不是任何人都能坚持住的??墒亲鑫?,平时享受无数人的敬仰,亿万人的尊崇,关键时刻,也不能坚持本心,就有些罪无可恕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简单些,是失去了坚持,严重些,就是背叛人族!”

    木师声音响彻四周。

    “背叛人族?”

    “不过如果是名师的话,的确罪无可??!”

    台下诸多师生,全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名师享受高高在上的同时,但要承担对应的义务。

    能成为高级名师,每一个都是人族花费巨大代价培养出来的,关键时刻背叛,可以说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,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背叛人族的名师!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情绪被调动起来,大手一摆,木师声音继续响起:“这人为了自身安全,罔顾名师道义,害得多20多位六星上品名师,生死不知!甚至让一直待他如师如友的人族精英也一去不回!而他,却恬不知耻的回到学院,教书育人,享受各种供奉,无数名师的尊敬……这种人,大家认为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人?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背叛人族是大罪,没有任何商议的余地?!?br />
    “害得20多位六星名师,生死不知,罪名之大,已经够死好几回的了!”

    “木师,你说的这位到底是谁?难道是我们学院的老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问话,台下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两位七星名师来到这里,开口就说出背叛,更说了教书育人,要审判的这个人和鸿远学院有关。

    没有回答众人的问话,木师一甩衣袖,头颅扬起:“把人带下来吧!”

    伴随他的话语,空中一声圣兽的鸣叫,一头圣域级别的虎鹰兽飞了下来,身体一晃,脊背上一个人影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尤虚院长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尤院长,难道他背叛了人族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和院长进行医者生死斗,输了后就被带走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来,他一直在学院内种植那些药材,什么时候沟通异灵族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上过他的课,上次院长挑战他,心中还曾怨怼过……”

    看清楚台上出现的人影,台下一阵哗然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院长挑战尤虚的时候,不少人还为他助威,觉得他年长,德高望重,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是人族的叛徒。

    两位七星名师从青源名师堂分部过来,当众说得如此果决,必然是确凿无疑,不用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想必不用我多说,各位也都认识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木师看向在地上宛如烂泥的尤虚:“是你自己交代,还是让教师公会直接出具【公会函】?”

    名师堂,属于教师公会的一个分支,由它出具的公会函,相当于帝国的圣旨,一旦宣读,会自动记录在教师公会和名师堂的书册之中,无论哪一个分会,都能查询。

    说白了,一旦出具这个,等于板上钉钉,相当于宣读罪状,再没反驳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尤虚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自己承认,最多学院的人知晓,而发出公会函,整个教师公会,名师堂全部知晓,等于遗臭万年了。

    “我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没迟疑多久,尤虚点头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罪名,早已承认,再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对着在场的所有名师说吧!”

    见他要自己交代,木师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尤虚一咬牙:“是我不对,是我害了老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便将当初和张悬交代的内容,再次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次说的更加详细,听完他的话,台下的所有名师全都捏紧了拳头,一个个头上青筋崩出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尤虚是这样的人,简直就是名师的败类!”

    “可笑我还上过他的课,一直当成师长尊敬,真是人生的一大污点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院长,看出了他有问题,才进行医师生死斗,然后查探出了问题,交给了木师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,到真有可能,要不是院长,我们肯定都会被这个败类蒙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师生全都炸锅。

    背叛人族,听从异灵族人的吩咐,陷害同事,让老院长生死不知,整个名师学院,都陷入混乱……

    这一条条居然都是这家伙做的。

    和木师说的一样,简直罪无可??!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认罪,多余的话,我就不多说了,现在宣判青源帝国名师堂的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义愤填膺,都恨不得冲上来将这家伙打死,木师环顾一周,取出一个书卷,轻轻拉开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道光芒照射空中,一个冷漠毫无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尤虚,背叛人族,陷害名师,已经触犯了名师堂的规定,触及了名师的底线,现开除名师身份,斩首示众!”

    “斩首示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决定,尤虚脸色一白,直接摔倒在地,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,两眼再没有任何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