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刚说过,他们战师很强大,不是吃素的,结果就被两个十六、七岁的少男少女打的昏迷不醒,人事不知……

    一个强倒也罢了,连续两个,关键第二个才修炼了两个来月,甚至连武技都不会……

    一进学院,被普通学员揍了一顿;进行了三百年来,几乎没什么人通过的龙门阵,结果,连续两个通过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,他都有些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张院长就算你很厉害,很强大,可也用不着这么凶残吧!

    自己强也就罢了,随便教的学生,都这么厉害?让我们战师堂的脸面往哪里搁?

    “廖战师,好像……你们的人不能进行下一场比试了,我们两个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正满是郁闷,就听到一侧王颖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这才想起,台上的九个人全都中毒昏迷,到现在都没清醒。

    以前考核,都是他们战师打的别人昏迷不醒,现在对方只上了两个学员,自己这边就重伤的重伤,昏迷的昏迷……

    廖松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的人休息一下……三天后再继续吧!顺便,再从战师堂召唤一些战师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纠结了一下,廖松道。

    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九个属下中毒严重,就算能够解毒,没有几天时间,也无法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没恢复到巅峰,就算考核也是不准的。

    还不如先歇上几天,再继续考核,顺便再调些人过来!

    不信堂堂战师堂,连几个人都搞定不了!

    “也好!”迟疑了一下,王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郑阳是依靠计谋才通过考核的,魏如烟靠的先天体质,她和刘扬,这两样都靠不上,单靠实力的话,想要通过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有三天时间缓冲,老师就回来了,届时向他学习,再考核的话,就会简单不少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她们的实力不如郑阳,很多技巧,前面施展过了,负责考核的战师,第二次战斗,必然有了防备。

    再想成功就难了。

    见她答应,廖松松了口气,他现在就怕对方考核,堂堂战师堂,连考核的人都拿不出来,也够悲催的。

    “太精彩了!”

    “能看这样一场战斗,今生无憾了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张院长的亲传,这位郑阳好强大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院长如此厉害,他的学生怎么可能简单?”

    虽然只战斗了两场,而且魏如烟的考核,很多人没有看懂,但郑阳的战斗,精彩无比,让无数人前来观察比赛的修炼者,全都觉得不虚此行,亲眼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诞生。

    “不知想成为院长亲传什么条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,都心中盘算,如何才能成为张院长的亲传,一飞冲天,就连四大学院那些考核战师没成功的不少修炼者,也都一个个目光闪烁,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一直想要拜师的这位,此时,还在地窟深处的封印之中,盘膝坐着,如同一个包裹其中的元胎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悬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这几天一边修补封印,一边按照封印的结构重新修炼封圣解,实力果然有了极大进步,虽然修为还是从圣巅峰,但战斗力和力量,再次暴增。

    经过修炼,体内的元胎更加稳固,宛如一颗金色的丹丸,滴溜溜旋转,此刻已经修炼到了最后一步,就差最后一解了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推算,一旦这步完成,必然需要消耗大量灵气,继续待在封印之中的话,会对其造成影响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身体一纵,从里面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封印,对人族没有太大阻碍,但对异灵族来说,却和空间屏障一般,难以穿越。

    回到地窟,找了个安全的地方,取出一堆阵旗,手指一弹,布置了一个六级的聚灵阵,这才坐在其中,扔出数百枚上品灵石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将二百多头异灵族人斩杀,再加上沈家给的利润,上品灵石,他目前不缺,再说只要能提升实力,花费再多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全身穴道打开,周围的灵气立刻狂风般席卷而来,进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道道真气,按照特殊方法凝聚成封圣解,一层层的修补着金色丹丸的最后一处缺陷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轰鸣,聚灵阵中的灵气,瞬间被抽取干净,数百枚上品灵石,碎成粉末,紧接着,张悬就感到丹田内猛烈的晃动,金色的丹丸,陡然发生了蜕变,变成了紫金的颜色。

    这个紫金色的元胎,沉重如山,又好像一个星球一般,缓缓运转,给人一种力量源源不断之感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元胎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张悬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个元胎运转下,他对周围灵气的感应,容易了许多,淬炼真气的速度,也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用这个元胎修炼,他的修炼速度,将会更快,真气更加精纯!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……一等元胎?”

    身体轻颤。

    之前他就是二等绝品级别的元胎了,现在再次蜕变,成了紫金色,虽然封圣解上,没有记载这到底什么级别,但恐怕已然达到了一等!

    一等元胎,历史上只有孔师一人凝聚成功,威力不可估量,是封圣的关键!

    “可惜现在还缺少物品,不然,就可以直接冲击圣域了……”

    研究了一会,对体内这枚紫金色的元胎,知道的越来越多,张悬忍不住感慨。

    他目前修炼的封圣解,并非天道级别,而是有缺陷的,突破半圣需要雷鸣石,而突破圣域则需要另外一样宝物——七彩地琼液。

    这东西只出现在地脉深处,比地脉灵液都要珍稀,就算他现在手中的宝物很多,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没有这东西,就无法冲击圣域。

    “只能出去找找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上没有,不代表整个鸿远帝国都没有,现在在地窟内,找什么东西都不方便,找不到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完全可以向总部申请。

    名师堂总部,守护人类数万年,什么宝物没有?

    只要功勋和付出的钱财足够,这些东西,都是可以轻松兑换的。

    “封印已经差不多修复,过来的异灵族也被斩杀,也该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将阵旗收好,张悬再次看了封印一眼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几天不停修补,封印残缺处,已经完美修复,就算那边的异灵族人有什么手段,估计也很难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地窟也待了好几天,也该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杀戮之气浓重,让人呼吸困难,但收获却是不小,实力突破到从圣巅峰,再加上元胎晋级,单这两点,就是莫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更何况之前只有圣域一重的傀儡,此刻都蜕变到了三重,保命能力大增。

    一路飞行,并未看到陆封等人,想来他们发现异灵族人隐患解决,就先行回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之前出现的地方,精神沟通陵碑内的魂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随即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,整个人再次进入陵碑内部。

    见到穆师意念,将下面发生的事详细说了,让其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封印,是当年孔师的一个追随者布置的,牵扯到了空间上的法则,除非达到圣域最巅峰,否则,没人敢动。通道对应的域外战场,叫做青田战场,据说里面的异灵族人,实力最强的,达到了圣域五重!”

    “这种实力,青源封号帝国,很难抗衡,但他们也不可能破开封印,正因如此,总部才没派人过来。现在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将兵士传送过来,实在让人放心不下!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用特殊方法将破损的封印,修补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将这几天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然,他所谓的特殊方法,自然又和“杨玄”扯上了关系,不然,凭借他现在的实力,就能修补封印,换做谁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能将天认名师收为学生,老师自然不简单,可惜,没机会向这位高人请教了……”

    穆师感慨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这才让这些院长意念安心,张悬离开陵碑,出了院长陵。

    刚一走出来,就见赵丙戌、糜长老等人守在外面,一脸担忧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们这幅表情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你怎么这么多天才出来?”

    赵丙戌忍不住,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进去后,突然有所领悟,就在里面突破了……”张悬早就想好了借口。

    地窟异灵族的事,为了避免麻烦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与其说了让众人担心,还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“突破?”

    对望一眼,两位长老嘴角同时一抽:“院长陵……还好吧?里面塌了多少?需不需要修复,哎,算了,塌就塌了,院长也不需要自责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院长,只要修炼,就没有好事发生过。

    就好像当初在炼器学院,就因为修炼肉身,弄的整个地火通道,都坍塌了。

    “自责?塌了?”

    这才明白对方担心什么,张悬满是无语。

    他做事一向稳重,居然被这样误会……真是太扯了!

    你们还行不行?

    真的是我的属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