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家伙肯定是那个张悬伪装的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金叶王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了,脸色铁青,气的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想着,如何将这家伙抓住,谁知他却伪装了族人,偷偷在跟前,释放了阵盘。

    如果提前有防备,极有可能暴力将阵法摧毁,现在在距离最靠近的地方激活,被困其中,就算想摧毁,也更加麻烦,需要找到核心之处才行。

    “哼!七级阵盘虽然厉害,但我最擅长的就是阵法,不信破不开!”

    胸口怒火中烧,却也知道,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,目光炯炯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诸多王者中,他对阵法研究的最多,正因如此,才有资格穿过封印而来,对方用七星巅峰的阵法困住,可能会需要很长时间,没达到巅峰,而且还是阵盘……想要困他,几乎不可能!

    身体一晃,向上飞起,飞了几个呼吸,发现眼前依然是雾蒙蒙的一片,紧接着停了下来,前后左右全部飞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法还挺强的,将四周全部颠倒,让人分不清上下左右,东南西北!”

    神色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知道这个阵法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破解是肯定能够成功,只是短时间内完成很难!

    ??!

    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罗盘,正想仔细研究阵法中的生门在何处,就听到一声惨呼从深处响起,随即听到有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在偷袭族人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迷阵没有杀人的能力,就算被困住也没什么,尤其是阵盘,对真气的消耗极大,就算短时间内,能有极大的威力,其实被困的人,最终毫发无伤,反倒激活阵盘的,会因为真气损耗太大,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之前还想着,自己有的是时间,反正也无法受伤,不算什么,没想到,这家伙催动阵盘的同时,居然还有能力去杀人!

    简直找死!

    身体一晃,笔直向惨呼声响起的地方飞去,来到跟前,果然看到一个族人,被一拳打死,身上的储物戒指,也被抢走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正在发怒,再次听到一声惨呼,又有族人遭到毒手。

    二百多个族人,接到命令分头出去寻找,目前在这里修筑房屋的,都是之前出去寻找,而没有找到踪迹的,大约五十左右。

    看这家伙的模样,是想将其一网打??!

    能让这些族人穿过封印过来,族内花费的代价之大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死一个都是极大损失,居然想将他们全都斩杀,简直做梦!

    手腕一翻,一个玉牌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异灵族特有的感应玉牌!

    只要有这东西,就可以轻松感应出,距离他最近的族人,前去帮忙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玉牌脱手飞了出去,他急忙跟了过来,看了一眼,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地面横躺着一个尸体,很显然这个族人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出手的速度,只比他快上一步。

    继续寻找,连续七、八个,金叶王面皮抽搐,满脸抓狂。

    他的感应下,每次族人都完好无损,结果来到跟前就被杀了,敌人就好像提前知道他的行踪和下一步动作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光驱动了阵盘,对阵法的理解,也必然达到了不弱于七星阵法师的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阴沉,金叶王终于知道了对手的可怕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催动阵盘,不知道阵法的构造,最多只能将人迷幻,而对方,能在阵法中来去自如,不受限制,更能提前知道他的行踪,对阵法的理解,就算比起他,都丝毫不弱!

    甚至……更强!

    “可恶,别让我抓到你,等我抓到,非杀了你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牙齿咬的咯咯作响,正在怒吼,就感到一道浑厚的杀戮之气冲天而起,紧接着就是有人对战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是青叶王!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金叶王急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叫张悬的家伙,伪装成他的时候,与之对抗过,实力与他相仿,青叶王碰上,必然能够拖住,只要他们二人同时出手,斩杀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眨眼功夫来到声音响起的地方,果然看到青叶王正在和一个家伙战斗。

    这家伙,就是刚才向他们禀报消息,并释放阵法的异灵族人。

    二人对战,力量四射,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“青叶王,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一声长嘶,金叶王冲了过来,那个叫张悬的家伙,见他过来,转身就逃,眨眼功夫就消失在迷阵,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冲过去,就听到青叶王的声音响起:“别忙过去,这个阵法是他释放的,是阵法的控制着,可以随意逃走,贸然冲过去,只会陷入被动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金叶王反应过来,停住脚步,转头看去,这才发现青叶王捂着胸口,一个巨大的拳印,深入胸口,足有两寸,差点将心脏打爆,已然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

    金叶王大骇。

    他与对方实力相仿,青叶王也相差无几,就算趁其不备偷袭,也不可能这么狠辣,伤的这么重吧!

    看样子,要不是躲避的快,可能当场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这家伙……刚才伪装成你,我没防备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青叶王吐出一口鲜血,面容发白。

    “伪装成我?”

    金叶王拳头一紧。

    对方伪装成他,可是亲眼见过的,毫无破绽,甚至连他的缺陷都能说出来,真要欺骗青叶王,的确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“嗯,这家伙可以随意改变容貌,兵器连灵魂气息都能模拟,防不胜防……你也要小心!”

    青叶王交代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金叶王点头。

    迷阵之中,本就什么都看不清,对方又能伪装,的确可怕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只要见到修炼者,就有可能是敌人。

    同级别,实力相仿,想要偷袭成功很难,可伪装成朋友,再偷袭,就算是他,都难以躲避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在这里调整一下,你去救人,为了防止他伪装成我,对你偷袭,咱们见面,可以说一个暗语,说对了,就是自己人,说不对……就是伪装的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青叶王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!”

    金叶王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想要救剩下的族人,他们不可能一直在一起,一旦分开,那家伙就极有可能偷袭出手,必须有辨别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嗯,说什么,你来决定,一旦见了面,你说第一句,我对应第二句,对不上,就悄悄来到跟前,直接动手!”

    神色凝重,青叶王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金叶王点了点头:“这样,我说,‘斩杀名师’,你说‘灵族称王!’对不上……就动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青叶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叶王松了口气,正想说话,再次听到惨呼响起,不在停留:“我过去看看!你要小心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被偷袭了一次,再想杀我,没那么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眉毛扬起,青叶王露出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嗯!”金叶王点了点头,脚掌在地上一踏,急匆匆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声音响起的地方,和刚才一样,那个族人,同样被人斩杀,手段和之前一样残忍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继续下去,始终处于被动,必须破掉阵法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么久了,这个阵法,依旧没有松动甚至溃散的迹象,说明对方的真气,还十分充足,金叶王眉毛皱起。

    只要不解决阵法,就始终处于被动,他们这些人早晚都会被逐个击破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原地,正在继续研究迷阵,就听到一声怒吼,随即一个人影笔直向他冲了过来,抬眼看去,不是别人,正是青叶王。

    “殷兄,刚才可看到有人过来?”

    见到他在这里,青叶王松了口气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金叶王摇了摇头,向眼前这个青叶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这人,身上完好无损,好像刚才没受伤一般,一双眼睛,带着电芒,似乎想将他看穿。

    “斩杀名师!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,金叶王传音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要斩杀名师,那家伙我已经确定是名师了,刚才还对我偷袭来着,幸亏我反应快,躲过了攻击!”

    对面的青叶王,大手一摆,哼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将那家伙杀死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回答,目光一闪,一道杀机被金叶王隐藏了下来,点了点头,向前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青叶王不疑有他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的实力不弱,只有咱们联手,才能击败……我这里刚好有个东西,你看一下,或许对斩杀他有帮助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金叶王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玉牌,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青叶王疑惑的看向他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有防备,金叶王眼睛陡然爆发出凶狠的光芒: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一拳对身边的青叶王,锤击而去!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他距离近,又速度极快,对方才反应过来,拳头已经来到胸前。

    “殷兄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青叶王着急的一声呼喊,体内力量急忙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你这个名师,还想骗我,死吧!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强大无比的拳力,笔直落在青叶王身上。

    后者只觉得胸口一声轰鸣,立刻瘪了下去,整个人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狂喷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