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关押诸多名师的宫殿外,两大王者,正皱着眉头,向里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青叶王脸色阴郁。

    他们在外面等了接近半个时辰了,本以为至少有争斗,杀几个人震慑一下,结果什么动静都没有,就好像里面的人已经死绝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奇怪,实在不行,用神识探查一下!”金叶王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实力不输于我们的王者,直接用神识探查太过不礼貌!再说,万一牵扯到上面的机密,就这样贸然去做,我怕引起很大矛盾……”青叶王满脸纠结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,更是带着特殊任务,肯定早就用神识探查了,何至于眼巴巴的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金叶王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二人正在说话,突然地面一阵轰鸣,周围无数灵气猛地向最中间的大殿汇聚而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青叶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回禀王爷,好像是符文殿传来的声音……”佟越看了一下,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符文殿是这一大片建筑的核心,一旦出现问题,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流水。

    “符文殿?去看看!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青叶王正想交代,就感到地面剧烈的轰动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尘土升起,烟雾袅袅。

    众人紧接着就看到眼前一片建筑,雪崩一般的倒塌下来,之前布置的各种阵法,冰雪般消融溃散,甚至很多陡然炸开,将不少没有防备的属下都炸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阵法都以符文殿的灵气为基础催动,威力越大的阵法,一旦破坏,反噬力就越大。就好像充满气的气球一样,里面的空气被抽走,就会立刻收缩,出现不可预料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筑……”脸色一白,佟越差点没当场哭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多月前,从封印出来,他们就开始修建这片建筑,耗费了无数心血和心力,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价,结果一眨眼变成了废墟,只觉得眼睛发黑,胸口一闷,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废墟,青叶王也全身一抽:“是符文殿的灵气消失,才出现的变故……”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可以轻松看出缘由,不过,这种建筑,都会将符文殿?;さ暮芎?,不出现一点问题,怎么突然就塌了?

    这边正在奇怪,那边的金叶王突然脸色一变,一声惊呼:“不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青叶王和佟越同时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前面……”金叶王脸色发白,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二人皱眉,同时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的宫殿也坍塌了,烟尘飘浮,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个宫殿修筑的虽然很坚固,用的也都是清一色的青钢岩,又有了很多阵法加固,可……也没什么特殊,其他都塌了,它自然也承受不住……”佟越疑惑。

    “塌个屁,那家伙和那些名师呢?这地方都塌成这样了,都没出来,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金叶王吼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二人这才反应过来,脸色同时一变,尤其是青叶王神识扫视过去,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眼前的废墟内空空如也,哪有半个人影,就好像之前的那位族人以及诸多名师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见了……”看了金叶王一眼,见他满脸铁青,牙齿咬紧,气的快要炸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被这家伙骗了,快去符文殿!”

    当先反应过来,青叶王疾呼一声,不管其他二人笔直向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就来到,倒塌的符文殿跟前,只看了一下,就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,这并不是一次事故,而是人为导致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刚才有人在符文殿,将其中的灵气全部吸收,破坏了上面的符文,并且引爆了其中的力量,才导致所有建筑全面崩塌。

    不然就算符文殿出现变故也不可能让这里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是名师!那家伙一定是名师!”

    拳头捏紧,青叶王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除了名师,普通人很难看出符文殿和其他建筑的连接点,就算想破坏也不可能这么彻底。再加上那群人消失不见,再傻也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审讯而是救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逃走的?我们一直守着,还有阵法守护……”

    金叶王也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堂堂异灵族王爷,圣域四重的强者,居然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而不自知,想想都觉得抓狂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如何逃走,刚将这里弄毁,又带了这么多人,肯定逃不远,来人,给我四面八方的追!一旦发现踪迹和消息,立刻通知,千万不要轻举妄动?!?br />
    青叶王咬牙,转头吩咐。

    带了这么多老弱病残的名师,他不相信,能跑得多快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佟越等人应了一声,同时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,这家伙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将所有属下派出,两大王者想起之前的经历,气的牙齿咬紧,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爆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名师伪装的话,会不会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名师学院院长张悬?”

    突然,金叶王想起了什么,沉吟道。

    当时那位副院长陆封,曾亲口说那家伙自称张悬,只是他们以为,是这位族人欺骗对方获取信任的话语,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张悬?”

    青叶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对这个名字还很陌生,但能成为名师学院的院长,怎么可能简单!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,先让他们探查,等抓到,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青叶王吼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气得发疯,距离这片建筑不知多远的地方,一个储物戒指从空中掉了下来,紧接着,一个身影突兀出现。

    身影刚开始还有些僵直,片刻后活动了一下,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吐了一口气,微微一笑,出洁白的牙齿,正是从符文殿逃出来的张悬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这些傀儡都达到了圣域三重级别,而且都补充足了能量,以后就是遇到单独的圣域四重也不用害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的一番吸收,虽然将符文殿弄得倒塌,但是他的诸多傀儡,也都得到了极大好处,体内能量补充完成,更是达到了圣域三重级别。

    这么多强者,以后即便遇到圣域四重,都可以依靠围攻获胜。

    保命手段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一大群名师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正是被他收进千蚁蜂巢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我们已经逃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地窟的最南方,我曾经来过一次……距离异灵族人修筑的那片建筑,大概有一百多公里?!?br />
    “一百公里以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位名师很快确定了位置,不时看了看,发现没有异灵族人跟在后面,再次看向眼前的身影,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说的不错,的确是来救他们的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目光,张悬也也从异灵族人的模样,变了回来,同时将名师袍换了过来,胸前六颗星星闪耀发光。

    “感谢张师的救命之恩……”一位老者抱拳,他人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都是名师,救人也是应该的……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这群人为了心中的道义,生死都可以不顾,既然遇上不能不救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客套话的时候,咱们悄悄逃走,异灵族人肯定已经发疯,开始四处搜寻了,找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,我看不如这样,你们先找地方休息养伤,千万不要被发现!”

    打断了众人的客气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休息养伤?不行!”

    一位老名师,眉头皱成疙瘩:“异灵族人修建防御工事,更是有两位王者亲临,肯定图谋不轨,必须阻止他们,不然我怕……会出现不可琢磨的变故!”

    异灵族人气势汹汹而来,还没到他们可以休息,安心养伤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事你们不用管了,我一个人可以处理!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这次下来,就是为了处理陵碑异动的情况,现在只是弄塌了防御工事,两百多头异灵族人,还活的好好的,怎么可能直接离开?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这不行,太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的情况,跟过来的话,非但不能帮忙,还只能添乱!你们最需要做的,是养伤,待伤好了,再与之战斗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好意,但是张悬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信任对方,而是异灵族人太多,太强大了,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实力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真要过去的话,恐怕又要麻烦自己再去出手救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脸色胀红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他们虽然都是六星巅峰名师,但是面对两百多头异灵族人,还有两头圣域四重的王者,的确有心无力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张师,我们虽然不行,但你一个人,肯定也难!大家就算帮不上大忙,也肯定能帮小忙,相互照应,必然能让他们吃上一壶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接近四十人,每人多杀一个,也能让压力减少一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我们跟你去吧,这次只要小心,不被围攻,应该不会和刚才那样狼狈!”

    众人还是不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