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名师学院院长?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听到一个人类,并且还是院长,混入他们这里,冒充族人,青叶王、金叶王同时脸色一沉,身上的力量立刻炸开,如同狩猎的老鹰一般,随时都会爆发。

    之前就怀疑这家伙的身份,真要是一个名师,想都不用想,必须立刻斩杀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张院长,他们也准备对付我了,现在可以相信了吧!还不将那件事说出来,难道非要把秘密带进棺材?”

    不理会随时都会动手的二人,张悬转头看向陆封院长,道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?”

    陆封一愣。

    这家伙从一来到就说要救他们离开,并未说过什么事??!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!”

    见他一脸懵逼,张悬不再理会,转身看向青叶王和金叶王,笑了笑:“这位是名师学院的代院长,半步七星名师陆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代院长?”对望一眼,青叶王二人再次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陆封,要杀就杀,想从我口中知道什么,做梦!”陆封站直了身躯,头颅扬起,带着大义凌然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的代院长,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青叶王二人奇怪。

    “杀你,怎么会杀你?我哦还要救你,不跟你说了吗,我真的是你们院长,请你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一脸真诚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不错,我可以作证,他就是你们的院长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作证,刚才我们就怀疑他的身份,现在已经确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叶王、金叶王对望一眼,同时明白过来,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名师誓死不屈的性格,他们也早有耳闻,估计这位族人,正在冒充他们的院长,想办法获取信任,以期获知更多秘密。

    学院院长,呸!

    院长能长的这样?会有如此精纯的杀戮真气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院长金贵无比,怎么可能跑到地窟,还来到这里?不是送死的吗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个陆封是堂堂代院长,这么有气节,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领导?还故意将身份说给他们听?

    很明显,是想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,闹出矛盾。

    这点诡计,也想骗我们?太稚嫩了,我们可是王者,这点小伎俩就想骗人,可笑!

    “你看,他们也替我作证了……”听二人说出这话,张悬松了口气,笑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情况,不管怎样解释,对方肯定都不会相信,与其这样,还不如不解释,直接承认。

    这样以来,反倒让对方更加疑惑,然后……进行脑补。

    刚好陆封这家伙的身份,十分敏感,加在一起,完全可以让他们畅想一会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效果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哼,让我相信你,做梦……”不知道被利用,解决了?;?,陆封依旧气的咬牙。

    “哎,我都表明身份了,你偏不相信,你这人怎么这么犟呢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张悬对不远处的两位王者做了个无奈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跟他套什么近乎,直接架到火上烧烤,等他皮开肉绽的时候,扔进冰窟窿,连续几次,不信他不说!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青叶王冷哼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种贱人,就该重刑,什么有骨气,什么有气节,在我眼里,都是假的,狠狠炮制几天,相信他什么都会乖乖说出来!”

    金叶王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实在不行,我会用你们说的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目光一闪,道:“不过,我现在还有其他手段要使用!你们还是先出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青叶王、金叶王同时点了点头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房门关闭,再次剩下张悬和诸多名师。

    “要杀就杀,要剐就剐,想从我们口中套取机密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反正我们也已经活够了,大不了一死!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们名师对你们异灵族人屈服,简直做梦?!?br />
    见张悬要审讯他们,诸多名师梗直了脖子一个个带着高傲的气节。

    名师可以死,但不可以降!

    这是他们内心坚守的准则,也是生命的尊严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表情,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名师这样做,的确是无可厚非,可自己真是来救他们的!

    迟疑了下,叹息一声:“我知道,诸位不相信我,但是继续留在这里,只有一个结果,要么被杀,要么被审讯生不如死。跟着我走的话,会带你们离开这里,至于我是不是张悬,是不是名师学院院长,等离开这里,再详细讨论!”

    见他眼睛中带着诚恳,和异灵族人的凶恶不同,诸多名师对望了一眼,各自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杀你们,以你们现在的状态,谁能挡得???审讯你们,我都是院长了……你们还有什么秘密,值得我这么麻烦?”

    见众人心态动摇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说不出话来,就连一向敌对的陆封也张了几次嘴巴,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真想杀他们,根本不需要浪费这么多口舌,想知道消息,肯定也直接审讯了,既然两者都不是,难道真的是要救他们?

    “你们不相信我总应该认识这个吧!”见他们心思动摇,张悬松了口气,手腕一翻,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院长令!

    “这是完美级别的院长令,怎么可能……”看到这个令牌,陆封忍不住一呆。

    身为名师学院的代院长,院长令的级别知道的很清楚,这种达到完美级别的,说明得到了所有师生的认可。是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,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完美级别的院长令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太理解,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陆封将情况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获得名师学院所有师生都认可的院长令?”

    “他拥有这个,说明的确是,名师学院院长,连诸多先辈和诸多师生都相信他,我们为什么不信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他杀了张悬院长,将令牌夺了过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的,院长令是所有师生的意念组成,如果斩杀院长,意念就会消散,甚至遭到反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解释,所有人齐刷刷向张悬看过来,虽然对他还是有很大的疑惑,但心中已经没有那么反抗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等人,我也没办法再过多解释,相信我就不要反抗,带你们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见众人没那么大的敌意,张悬松了口气,接着道:“咱们只有一次机会,只有活下来才能杀更多的异灵族人,?;と俗?,英勇就义,非但没有任何作用,反而会成为异灵族人的供养,弄不好以你们的鲜血为引,可以召唤出更多的异灵族人过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听了这话,众人脸色全都一凝。

    他说的不错,之前众人的对话他们就听到了,之所以不杀他们,是想借助他们祭祀,破开封印,让更加强大的异灵族人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逃走的话,结果肯定是这样,非但不是就义,而是害了更多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逃走,你说吧,我们听你的!”

    一个年长的名师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哪怕你是骗我们,也比继续留在在这里好,说吧!”

    其他名师也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让你们做的很简单,就是现在不要反抗,我带你们进一个折叠空间?!闭判?。

    如何逃走,他之前就已经想好了,带着这群老弱病残,想要瞒过异灵族人悄悄离开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们放入千蚁蜂巢,然后自己想办法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要带他们进入折叠空间,众人全都露出了疑惑之色,随即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进来吧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千蚁蜂巢取了出来,张悬精神蔓延,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知道现在的情况,众人全部放松精神,没有一丝反抗情绪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声轻鸣,房间里的三、四十位名师全都消失不见,已然进入蜂巢。

    将蜂巢收入储物戒指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名师看起来有些固执,却都是为了人族,值得敬佩,无论如何都要救下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已经放进蜂巢了,下面该做的就是他如何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向外看去,两位王者果然守在外面,不仅如此,周围还布置了很多大阵,只要自己一出去,解释不通,就很有可能遭到围攻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能解释,胡搅蛮缠,现在所有人都给我收走,解释肯定也是解释不通了,一但出去极有可能遭到埋伏!”

    张悬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见了,再怎么解释,对方肯定也不会相信,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走,只是……如何逃?

    “唯一的方法,继续使用巫魂!”眉毛扬起,张悬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想要神不知鬼,不觉的逃走,只能使用巫魂。

    思索再三,确定了利弊,张悬不再犹豫,盘膝坐在地上,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。

    紧接着将肉身收入储物戒指,魂魄带着戒指悄悄向大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和当初在云雾岭一样,借助巫魂的无形无质,不引人注意,悄悄逃走。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成功,只能放手一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