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难怪金叶王发疯。

    青叶王传音过来的话语,将他从里到外,扒了个遍,就连内裤的颜色,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被一个从未见过的人,说的如此详细,最关键还不知道他是谁……强烈的恐惧,让他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是金叶王!”

    张悬一甩衣袖:“我倒想问问你是谁?为何要冒充我?”

    “冒充你?你放屁……”金叶王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“青叶王,想必你也看到了,刚才我说的,更多更详细?!?br />
    懒得理会对方,张悬看向不远处的青叶王,脸色凝重:“不过,现在追究这些都没意义,我们继续这么下去,反而让这群名师,看了笑话!不如这样,你们先离开,不放心的话,也可以将周围全部封锁。我有些事情,要单独进行询问,不方便让外人知晓……这牵扯咱们族人的大机密,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,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让对方相信自己就是金叶王。

    这不太现实,毕竟真的就在对面。

    而是拖延时间……只要让对方觉得扑朔迷离,晕头转向,就已经完成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单独询问?”

    青叶王皱眉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外面这么多人,他们这些人就算想逃也逃不掉,我审讯完毕,就会出来再次对峙,证明我的真实身份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知要审讯什么,我们可否在这旁听?”青叶王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我提前破开封印,来到这里,就是肩负着极其重大的责任,一旦出现问题,破坏了整个大计,你们谁担待得起?”

    眉毛扬起,张悬目光如电。

    “少听他胡说,肯定是在转移话题……”金叶王道。

    “转移话题?好大的狗胆!我们族人当年被孔师撵走,蛰居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找到机会……我就问你一句话,一旦出了事,就凭你一个王者,承受得起吗?”

    猛地转脸,张悬气息压迫而来,双眼紧盯着对面的金叶王,像是要将他吃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感受到强烈的压迫,金叶王语塞。

    他们族人当年被孔师撵的离开大陆,躲在暗无天日、阴森无比的域外战场,多少年来,一直以夺回大陆为目标,这件事真要被他破坏……死上一万次,都肯定不够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回答,就听到不远处的青叶王,传音过来:“殷兄,你到底认不认识他?”

    从内心深处,青叶王还是相信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认识?”金叶王满脸郁闷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我们就先出去!反正周围,都是我们的人,也不可能逃走!万一他说的是真的,耽误了大事,咱们就罪名大了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青叶王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相信这位是金叶王,但对方轻易说出缺陷,体内更是拥有精纯无比的杀戮真气,无一不在表明,身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万一是上面派来的人,真有要事要做,反而被他们耽误,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叶王迟疑。

    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虽然对对方冒充他身份,非常愤怒,但这家伙敢如此有恃无恐,甚至对他了如指掌,必然有所依仗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他冒充你,还是你冒充他,都是咱们内部的事情,只要时间充足,很好解决!大不了你们各自施展最擅长的绝招,通过招数,也能够看出来的!”

    青叶王继续道:“而现在,对方要审讯名师,真牵扯上面的决定,我们担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金叶王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王者,在诸多异灵族人中,地位尊崇,但实际上却知道,这种身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王者之中,也是最弱小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们先出去?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,金叶王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咱们先出去,你不是擅长阵法吗?实在不放心,可以将周围布上阵法,让他们无法逃走,然后,等他审讯完了,再商议如何解决真假的问题,放心吧,你我一起穿越封印过来,我对你肯定更加信任!”

    青叶王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金叶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也对,现在纠结这么多,没有用,对方无论实力还是真气精纯度,都不比他低,甚至更高一筹,强行翻脸,在这里战斗的话,弄不好鱼死网破,反倒影响了大计。

    上面为了让他们通过封印,花费的代价之大,堪称恐怖,万一因为这点小事,死伤一大片,消息传回去,罪名就大了!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等到这个机会,等的太久了,可不能因为他,成为历史的罪人。

    见他同意,青叶王这才松了一口气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一抱拳:“既然你要审讯,也好,我们先到外面等候,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点了点头,张悬转过身去,不再看对方,随意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青叶王和金叶王对望了一眼,转身向外走了出去,还没走远,就听到一个名师气愤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不刚说自己是名师学院院长张悬伪装,并且要放我们逃走吗?怎么变成金叶王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陆封。

    这家伙,认为张悬就是异灵族人,已经根深蒂固,知道自己杀不了他,想要借助对方的手斩杀,让他们异灵族人狗咬狗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悬差点没吐血晕过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几人的疑惑消除,眼见就要大功告成,就来这么一出……你他妈是觉得我死不了还是咋的?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炼丹学院院长,怎么这么没脑子……

    虽然气愤,想将这二货当场捏死,却也能理解对方为何这么做。

    刚跟他们说完,自己是张院长,接着就变成金叶王,而且说得如此理直气壮……换做谁,肯定都会心存疑虑,趁机让他们内斗。

    心中郁闷,想要爆炸,却也知道,现在不是发怒时候,急忙转头看去,果然看到马上走出大门的青叶王和金叶王停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?”

    “救他们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二人目光炯炯,想要看穿张悬的伪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浑身僵直,张悬脑中急速运转,突然轻轻一笑,脸上露出淡然:“不错,我就是名师学院院长,张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