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灵兽、圣兽?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张悬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想了个理由,觉得能蒙混过关,就听到这话,差点没当场哭了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没有灵兽、圣兽?

    那有啥玩意?

    咱还能愉快地聊天吗?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!”

    心中郁闷的快要爆炸,脸上却没表现出来,张悬摆了摆手:“我说的兽宠,其实是从小养大的后辈,一直当宠物对待,养了这么多年,将全部心血都寄存在他身上,没想到……却一直冒充我,真是养虎为患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金叶王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你他妈才是宠物,你全家都是宠物!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一声暴怒,手腕一翻,一股浑厚的力量,汹涌而出,如同遮挡了天幕,对张悬就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遇到个假的家伙,冒充自己,一旦自己出面,肯定吓得腿都软了,不敢多说半句废话,谁知……这玩意,还越说越兴奋,直接把他当成儿子对待……

    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
    伪装别人,伪装的这么胆大,真是旷绝古今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真气如剑,一招劈下,四周的空气顿时撕裂开来,宛如被切开的幕布。

    “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身后的诸多六星名师,看到这一招,全都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对自己的实力,还觉得有信心,比起这些异灵族人丝毫不差,看到这才知道,差距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完全没可比性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这一招一旦落到身上,肯定会当场死亡,神仙都救不了。

    “狗咬狗,活该!”

    “杀了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名师哼道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自己争斗,他们乐的清闲,打的越厉害越好,最好全都打死。

    “敢对本王动手,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说不过了,直接出手,张悬眉毛一跳,也不躲闪,手指向上抬起,一指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他这根手指,速度并不快,力量看起来也不算很强,却一瞬间,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杀戮之气,宛如一尊强大的王者,陡然而出,给人一种血脉上的碾压。

    “好精纯的真气……”

    青叶王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身为异灵族,可以清晰感受到对方真气的强大。

    虽然力量上可能比起第一个出手的金叶王略有不如,但真气精纯,居然比他都要高明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方的王族身份,是实打实的,比他还要高!

    “就算他不是金叶王,也必定是某个厉害的王者……”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异灵族以杀戮真气的精纯度定等级,这家伙真气纯度远超过他,说明身份,绝对达到了王者,就算不是金叶王,也不会比他差。

    如此身份,为何去冒充别人?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心中正在胡思乱想,对方的手指和金叶王的攻击对碰在一起,前者的指尖光芒一闪,形成了一个屏障。

    这个屏障,似乎是许多意念形成,坚不可摧,瞬间将攻击挡在外面,紧接着,手指与气芒碰在一起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力量狂涌,金叶王脸色一红,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两两对碰,率先攻击,被对方轻易破掉不说,反冲的力量,还让他气血沸腾……对方的实力,居然比他还要强大!

    这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?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和他的震惊不同,对面的张悬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有半圣实力,而对方却是圣域四重的强者,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先是借助了院长令的力量。

    院长令由学院无数师生的意念汇聚而成,能够形成绝对防御,就算对方是圣域四重,想要破开,也很难。

    挡住了攻击,然后借助狠人的指骨反击。

    狠人距离恢复巅峰,还有很大一段距离,但单体攻击,圣域四重还是能够对抗的,只不过坚持一、两招还行,多了就会露馅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念及旧情,不愿出手杀你,你难道还想弑主?”

    击退对方,张悬眉毛一扬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继续战斗,肯定是输,先吓唬住对方再说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对了一招,知道对方的实力,比他丝毫不弱,真打起来,谁胜谁输,还未可知,金叶王再不动手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就说了,我是金叶王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张悬转头看向青叶王:“我们这样争辩下去,估计你也不相信,还是你来做个评断吧!”

    “我?”青叶王愣住。

    刚才都说了,你是假的,身边这个是真的……还让我评断?怎么评?

    “不错,真正的金叶王,应该对自己修炼上的缺陷和漏洞,知道的很清楚吧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!”青叶王点头。

    修炼者的缺陷和漏洞,是最大的秘密,从来不外泄与人,如果对方能知道的很清楚,极有可能说明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是个外人,对金叶王的缺陷也不知晓,怎么判断正确与否?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可以和这家伙,同时将自己的缺点说出来,然后你来评判,谁说的越多越精确,谁就是真正的金叶王!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?”青叶王迟疑了一下,看向不远处的金叶王:“殷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他胡说,我的【大真月功】,修炼到了极限,根本没有缺陷!”金叶王哼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缺陷?只有自己知道,我当初是和你说过几次修炼的问题,但是最根本的原因并没有细讲,你不知道,也很正常!如果不敢比,那就说明是假的,还要劳烦青叶王将他抓住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是假的?”金叶王面容一沉: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“不是假的,比一下又何妨?你难道还觉得,冒充的人,能比本人,知道的还多?”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金叶王迟疑。

    换作其他人,肯定早就出手,将其当场格杀了,但刚才试了一招,对方力量狂涌凶猛,他就算用出全力,都不一定是对手。

    甚至弄不好,失败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,弄清对方的身份,到底是谁,为何要冒充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,比就比!如果输了,你就乖乖说出自己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没停顿多久,金叶王道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功法,以及自身的缺陷,是秘密中的秘密,从未和任何人讲过,对方冒充,可不相信能比他了解的更深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开始吧,你、我各给青叶王传音……你可以先开始!”

    笑了笑,张悬一摆手。

    说别的容易露出马脚,说缺点,他是祖宗!

    对方自己可能都不如他知道得多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金叶王哼了一声,传音过去:“这家伙有些古怪,我修炼上是有些缺陷,但不多,我说一些给你听听,你听他能说些什么,过一会,传音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交代一句,金叶王这才说出了自己修炼上的几处缺陷。

    只要是修炼,就不可能没有缺陷。

    他说的几种,是功法上的正常漏洞,就算给别人知晓,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缺点是自己的命门所在,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之所以答应对方,只是想知道对方能说些什么,如果真对自己的缺点了如指掌的话,就很可怕了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缺陷,青叶王点了点头,看向不远处的张悬:“轮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二人的传音内容,但从他们的表情,可以看出猫腻,张悬笑了笑,并不揭破,而是开口传音。

    “我修炼的功法是【大真月功】,这套功法,已经沉浸了一千七百三十一年,目前修炼到了第四重,缺陷一共有七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一,这套功法,杀戮之气更胜,让人更容易产生杀戮之心,所以,我的脾气比较暴虐,随时都会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悬声音淡然,很快将知道的缺陷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说的缺陷,虽然详细,却和对方一样,不伤及根本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算给这位青叶王知晓了,也无法找到破解之法,产生攻击。

    他这边说的详细,对面的青叶王则瞪大了眼睛,眼中满是惊骇,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这家伙说的这些,和金叶王说的分毫不差不说,甚至更加详细,甚至连修炼的一些细节,都说了出来,仔细推敲的话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家伙,真的是金叶王?”

    心中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金叶王,如何知道的这么详细?

    毕竟修炼是自己的事,至交好友,甚至道侣,都有很多事不能细说……眼前这个,却如数家珍,要说不是本人,他都有些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说的就是这些……我们二人的话语你都听到了,孰是孰非,想必能够判断出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张悬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青叶王迟疑了一下,忍不住向一侧的金叶王看了过去,却见他有些着急的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叶王停顿了一下,还是将张悬的话语全部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这些话,金叶王脸色发白,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直,忍不住看了过来,像是见鬼一样:“你到底是谁?为何会对我的事情知道的这么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