佟越一愣,吓了一跳,嘴唇哆嗦:“金、叶、王……”

    刚来了一位,怎么又冒出来一个?

    金叶王不是只有一个吗?啥时候多的一个接一个了?

    “见到王爷,还不下拜?怎么出来一段时间,一点规矩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见自己的属下,眼睛直勾勾的,一副见鬼的表情,没有任何礼节,青叶王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一时太过震惊,有些失礼……”佟越急忙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震惊?”青叶王疑惑。

    他这个属下,虽然实力不高,能力却是极强的,不然也不会被自己委以重任派到这里,能让他如此失态,连礼节都忘了,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之前来了一位强大的族人,自称金叶王,听到这位也是,故而失态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自称金叶王?”

    青叶王和金叶王对望了一眼,同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,有人冒充我?”脸色一沉,金叶王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佟越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青叶王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王爷,是这样的,刚才我派人围杀名师,一个族人出现,说自己是金叶王,现在……正在审讯那些名师,还未离开?!?br />
    佟越急忙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自称金叶王?”

    “审讯名师?”

    两位王爷同时皱眉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过去,我倒要看看,谁敢冒充我!”

    脸色一沉,金叶王身上杀气沸腾,似乎随时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堂堂异灵族王者,被人冒充,换做谁,都会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佟越看了自家王爷一眼,见他点头,这才应了一声,前面带路:“两位王爷这边请!”

    “先别忙,先派人将周围悄悄封锁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,然后再过去!”

    走了两步,青叶王停了下来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佟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是假的,居心叵测,令人心寒,自然要抓住审讯,知道目的如何。

    走出房门,佟越吩咐了几句,听到他的命令,之前的二百多位异灵族人,同时窜出,悄无声息的将张悬进入的宫殿,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异灵族人,进退有序,围攻的时候,将死角全部封锁,别说张悬,就算圣域三重强者,想要逃出,都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好了,带我们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见准备妥当,青叶王一摆手,几人急匆匆向前方的宫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不信我,但可以反过来想一下,如果我真是异灵族王者,会和你们废话?恐怕直接派人将你们全杀光了吧!”

    见众人对他的话,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,张悬满是无奈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想从我们口中得到什么消息……故意示好,来麻痹我们……”一个名师咬牙。

    “得到消息?”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:“我是名师学院院长,什么秘密不知道,还需要从你们口中获得?你觉得……你们的身份比得上一位院长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呆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信他巧舌如簧!就算名师学院院长,地位尊崇,也不可能什么都知晓的!他抓住我们,肯定是想知道地窟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陆封咆哮。

    他吃过眼前这家伙一次亏,对他的话,再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错,别信他!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如果他不是,怎么会出现在这?怎么能让这么多异灵族人乖乖听从命令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诡计多端,故意示好,肯定是有所图谋……大家千万别上当!”

    又有名师长啸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乱翻。

    救人救到求爷爷告奶奶,别人还不领情……也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有所图谋……你们一群老弱病残,随时都会挂的家伙,有啥可让我图的?”再也忍不住,张悬哼道。

    就你们这群人的样子,加起来几十万岁了,有所图谋,有啥可图的?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名师正想说话,突然紫阳兽脸色一沉:“主人,不好了,周围都被封锁了……”

    它已经达到神识境,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敏感,外面的动静虽然轻微,还是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封锁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急忙转身,明理之眼蠕动,借助窗户向外看去,果然看到漆黑的夜幕之中,无数异灵族人将周围全部封锁,虽然一个个隐藏着气息,但是只要有人想从这里出去,必然爆发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心脏一下凉了下来,张悬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刚才不还好好的,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吗?

    怎么才一会,就将周围全封锁了,看样子非要杀掉自己不罢休?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张悬就知道,想要逃走是不可能了,对紫阳兽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紫阳兽点了点头,身体一晃,被收进千蚁蜂巢。

    将它收走,张悬身体蠕动,再次变成异灵族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刚变完,就听到宫殿的大门“吱呀”一声,被人从外面打开,三个人影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先一个,正是之前的佟越,而身后两位,十分面生,不过,体内的力量却澎湃不休,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圣域……四重强者?”

    脸皮一跳,张悬衣袖下的拳头,忍不住捏紧。

    这两位,居然是达到圣域四重的强者。

    之前还在想,实在不行,用金源鼎杀出一条血路,顺便逃走,拥有这种级别的强者在,基本等于无望。

    知道无法逃走,张悬虽然紧张,却也知道,要保持清醒,心境悄悄运转,整个人很快恢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佟越,我不是说过不要让人过来打扰吗?怎么,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

    脸色一沉,眉宇间透露出杀气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,让对方看出来,但现在,只能继续伪装下去,不然,弄不好真有可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要是这群傻货名师,早点相信自己,现在可能已经逃走了,哪至于如此被动!

    “不是在下鲁莽,而是……我们家王爷和金叶王到了,听说你也自称金叶王,所以过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王爷?金叶王?”眼前一黑,张悬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不会这么倒霉吧!

    就伪装了一会,借用对方的名头而已,本尊就来了,真的假的?

    上次是毒殿,伪装特使,结果,没装多久,人家真的就来了,弄得差点翻船,这次更倒霉,伪装金叶王,不光他来了,连青叶王都来了……

    点子怎么这么背?

    “你是谁?为何要冒用我的名字?”看到眼前这人,伪装自己,金叶王面容铁青,如同锅底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退路,只能赌一把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金叶王!”金叶王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狗胆!哪来的家伙,敢冒充我的名字?佟越,还不派人将这家伙拿下!”

    大手一摆,张悬大声呵斥,双手背在身后,释放出强大的气息和无穷的力量:“在下才是金叶王!”

    说完,脸上肌肉蠕动,眨眼功夫,就变得和对面的“金叶王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之前只是按照自己傀儡的样子伪装的,现在真的金叶王来了,当然要和他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,不光冒充他,还当面变成了自己的模样,金叶王气的快要炸了。

    你敢玩的再假一点吗?

    当面变成我的模样,这是当所有人都瞎??!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本来的容貌,之前,只是伪装一下,不想真面目示人罢了!”

    变成对方的样子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我和金叶王一起穿过封印而来,他的身份绝不会有假!”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有恃无恐,青叶王实在看不下去了,道。

    他和金叶王一起过来的,自然更相信身边这位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假?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叹息一声,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:“青叶王,你想的太简单了!你不知道这家伙,我却是很清楚,之前就伪装过我,被我发现后,教训过一顿,谁知太过狡猾逃走了!没想到,居然装到了这里,早知如此,就应该当场击杀,也不至于让我的身份,真假不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越听越觉得不着边际,金叶王气的快要炸了,杀意沸腾,随时都会出手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光冒充他也就罢了,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,义正言辞……哪来的胆子?

    还伪装过你……教训一顿……

    信口雌黄,随口就来……

    脸呢?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,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一脸的恨铁不成钢:“孽畜,还不快快现出原形?我养你这么多年,待你如同亲子,手把手传授你功法武技,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强,结果你却学会了我的生活习惯,甚至武功绝招,四处伪装,招摇撞骗……简直忘恩负义到了极点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张悬看向青叶王和佟越:“实话跟你们说了吧,其实他是我豢养的一个兽宠,因为养的年数多了,对我各种习惯了如指掌,才能够变成我的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兽宠?”

    青叶王和佟越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后者忍不住看过来:“我们灵族连灵兽、圣兽都没有,哪来的兽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