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交谈过程,诸多异灵族人已经将陆封等人,彻底控制住,并且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被这么多异灵族人围攻,本就油尽灯枯,要不是对方需要鲜血祭祀,肯定早就死了,抗衡不了多久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围攻,张悬并未说话,甚至连看都没看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误会自己是什么金叶王,就肯定不敢将众人杀死,只要没死,就还有救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时间不长,就看到一片巨大的建筑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依山而建,蔓延数里,隐藏在幽暗的天幕下,冰冷阴森,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如此巨大?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地窟,是连接人类和域外战场的通道,按照正常情况,虽然危险,应该没有太多异灵族人才是,而这片建筑,足可以容纳数十万人,难不成……异灵族人已经突破了封印,在这里定居?

    真要这样,鸿远帝国恐怕真的要遇到危险了。

    两百多头异灵族人,帝国都未必能够守住,真要冒出数十万,青源封号帝国,恐怕都要为之惊悚。

    跟在对方身后,明理之眼悄悄打开,向建筑内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十分空旷,不过,并没有生命存在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我们这两个多月,修建出来的基地,驻扎数万人,不成问题!大军过来的话,完全可以保证住所?!?br />
    佟越一脸邀功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将明理之眼隐去,张悬点了点头,心中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提前修建,还以为已经住满了异灵族人。

    看来封印出了变故,却并没有达到这些家伙,可以随意进入的地步。

    根据对方的话语,可以分析出两点。

    第一,让那个什么青叶王过来,需要以名师祭祀,并不是简单的就说来就能来。

    第二,他们应该是先头部队,过来修筑基地,想办法与封印对面建立连接……一旦成功,极有可能大军入侵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,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心中思索,紧跟在佟越身后,落在建筑群中。

    这些建筑和人族的明显不同,能够更好的汇聚周围的杀戮之气,在这里修炼杀戮真气的话,完全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看来异灵族人,也不乏精英之辈,不比人类的阵法师差。

    也难怪,如果没有这么强大,也不可能孔师没出现之前,将人类压迫的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久闻王爷对建筑、阵法,十分精通,如有不合适之处,属下可以立刻派人去改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说不需要改动,张悬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,还是没确认自己的身份,想要试探。

    金叶王,到底精通不精通建筑、阵法,自己并不清楚,万一说对了改正的方法,结果前者却不精通,等于直接露馅;而要是精通,说的不对……必然,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不傻,一眨眼就给他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们王爷,也是这样说话?”眉毛一扬,张悬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回答也不一定对,不回答,也不一定对,干脆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佟越身体一僵,这才觉得刚才的问话,有些僭越,吓得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堂堂王爷,想说就说,不想说就不说,岂是他一个属下该询问的?

    “好了,我没空与你废话,将那些人类,单独带到一个密室,周围三十米内,不要让人过来!”

    不在这个问题上,继续纠缠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见他并未追究,佟越点了点头,松了口气,转身走出去安排,时间不长来到跟前:“王爷,我将那些人安排到了前面的宫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爷小心,人类狡猾,手段诡异,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土鸡瓦狗而已!就算我站在原地,让他们攻击,又能奈我何?”张悬冷笑,双手背在身后,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体内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力量,佟越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以对方的实力,想杀他一根手指都不用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人过去,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张悬双手一背,抬脚向前走去,转眼间消失在眼前,进入了前方的宫殿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佟越点了点头,见他消失,这才眉头皱起,转头吩咐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异灵族人急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封印那边查探一下,今天可有人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个异灵族人,点了点头,急忙向外窜去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相信了十之**,还是要确认一下,这次的事情,牵扯极大,千万不能有任何疏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殿内。

    陆封院长等人被困在其中,身上捆着枷锁,修为也都被特殊手段压制,一个个斜躺在地上,满身虚弱。

    “看来咱们这次在劫难逃了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一位名师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,只可惜,没多杀几头异灵族人……”一个老者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方不杀我们,也不知要审讯什么,不过,我就算死,也不会去多说一个字……”一个名师咬牙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与名师,互为死仇,对方却不杀他们,明显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就算死,也不会做人类的叛徒。

    “对了,陆封,我们这些都是寿命快要到终点了,你还年轻,更是名师学院炼丹学院的院长,来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听到问话,其他人也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被追杀,没时间多问,现在逃不掉,随时都会死亡,众人都想知道何种原因。

    来这的,基本都是前途渺茫,再无希望的,这位陆封,不光是名师学院第一院系的院长,更是半步神识境,怎么也来了?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言难??!是我自己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陆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挑衅张悬,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是不是被人陷害?”一个名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自动请缨来的!”陆封道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里九死一生,但他并不后悔。

    当院长,是为人类做贡献,在这里同样也是,只是在这里,就算死了,也默默无名罢了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人?”众人更加奇怪。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代院长,半步神识境的超级强者,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才会被撵到这,十死无生的地方?

    “是啊,得罪了一个学生!”陆封点头。

    “学生?”众人全都一呆。

    你是老师,更是院长,得罪一个学生就成这样……这学生也太猛了吧!

    “是……圣人门阀的后辈?”一个老者想起什么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幻羽帝国来的一个普通学员!”陆封道。

    “幻羽帝国来的?”众人对望,更加迷惑了。

    二等帝国来的人,将你一个堂堂代院长,弄到了这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不相信,说句实话,这些天我一直反思,也觉得像是做梦!”

    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,陆封苦笑一声:“这样吧,我将他进入学院的事,给你们讲一遍,你们就知道,怎么回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,陆封将张悬进入名师学院后,所知道的事全都讲了一遍,杨师的事,因为牵扯更高级别的名师,并未多说。

    “二十岁的少年,挑战尤虚副院长医术,还赢了?”

    “授课,讲的万人空巷,所有老师学生,都为之沸腾?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,驯服圣域二重圣兽?”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的金源鼎,摸了一遍,就认主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张悬的诸多事迹,听着耳中,所有人全都呆了。

    一个进入学院短短几个月的人,就闹出这么大动静……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如此天才,你又怎么可能和他闹出矛盾?”

    一位名师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老师不都喜欢学生天才吗?这家伙如此逆天,应该喜欢才是,为何闹僵?

    “就因为太逆天了,我怀疑……他是异灵族人王者,混入学院,不然,怎么会年纪轻轻,就有这种实力和对辅修理解这么多?”

    陆封苦笑一声,随即摇了摇头:“后来……后来才知道,这个想法是多么荒谬!”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对方是异灵族王者,见到杨师,才知道,想法多可笑。

    天认名师,教出来的学生,能是异灵族人?开玩笑吧!

    “荒谬?为何荒谬?要是我,我也会这样觉得,一个人天才也要有个限度,二十岁就理解这么多,换做谁,都难以相信吧!”

    “是??!我也有此怀疑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怀疑他,被撵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诸多名师皱眉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点小事,就受到如此巨大的惩罚,未免太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不太了解,我现在就给你们好好介绍一下,这位张悬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这种想法,陆封摇了摇头,正想解释,就听到,宫殿的大门“吱呀!”一声打开,一个头颅从门缝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目光炯炯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喊我?”

    巨大脸蛋,咧嘴一笑,显得异常狰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