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心中虽然疑惑,但对方体内的异灵真气浑厚强大,给人一种澎湃如山之感,比他高明了不知多少倍,最少也要达到王者以上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身份极其高贵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连我都不知道,来人,将这蠢货,拉出去剁了!”

    见他支支吾吾,有些搞不清楚怎么回事,张悬双眉竖起,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大喝,这次不光那头圣域二重的异灵族人发呆,周围一圈异灵族人,也都木了。

    一开口就要剁我们队长,你谁???

    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?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圣域二重异灵族人,也满是郁闷,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人,脸色一变:“难道阁下是……金叶王?”

    传说中,金叶王好战、凶残,一言不和就可能动手。

    他从未见过这位王爷,只是听过名字……但眼前这人,体内力量如此精纯,又这么有气势……一开口就杀人,会不会正是此人?

    “哼,算你还有点眼力!”冷哼一声,张悬头颅扬起。

    “青叶王下属第二百一十四队队长,佟越,见过王爷!”

    听他确认身份,圣域二重的异灵族人佟越,这才松了口气,急忙拜倒在地,同时也满是疑虑,忍不住开口:“上次我们王爷说,他要过来,让我们提前准备,这才抓住这些名师,打算献祭,获取力量,破开封印,迎接他的到来,怎么……还没献祭,您就来了?”

    说不奇怪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们直属青叶王管辖,和金叶王,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青叶王花费巨大代价,使用特殊方法,才将他们一个个送到这里,本想着时机成熟,借助名师献祭,让其通过封印来到此处……结果,准备都没结束,祭祀也没开始,他就来了!

    金叶王和他们的青叶王齐名,没有太大交集……

    自己王爷没来,他却来了,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怎么?我的行踪还需要向你汇报?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张悬双眼眯起,带着冷漠的杀机,和无上的威严:“不知尊贵高低的东西,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,青叶王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身体一僵,头上冷汗直接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是王族血脉,他只是个普通兵士,真出手杀了,青叶王肯定也不会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身份,也是地位!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跪倒在地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早就听闻金叶王,不讲规矩,什么事都敢干,亲眼看到……果然凶狠。

    “不敢最好!”哼了一声,张悬似乎对对方的态度还有些满意,这才向前走了一步,一指陆封的等人:“他们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打算抓住这群家伙,用来祭祀,破除封印,迎接……迎接王爷来到……”

    佟越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祭祀?迎接青叶王?”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明白,对方这么做的目的,但是通过话语还是能够分析出一些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来的正是时候,一群兵士就这么可怕了,真要有异灵族王者过来,鸿远城还不瞬间变成地狱?

    看他脸上,似乎带着不悦之色,佟越嘴角一抽,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道:“本来是迎接青叶王的,既然王爷你来了,就算了,我现在就将这些家伙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能坐到这个位置上,他非但不傻,还是个人精。

    青叶王、金叶王两大王者虽然没传出不睦的消息,但一个到了,再祭祀将前者弄过来,不是找死是干什么?

    说完,对身后的诸多异灵族人摆了摆手:“来人,将这些家伙,全都杀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吩咐,诸多异灵族人站起身来,再次看向被围攻在里面的陆封等人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我们可能都要留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来到这里,就没打算活着出去,留下来又如何?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来吧!尝尝你爷爷们的实力!”

    “就算死,也要拉几个垫背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异灵族人动了杀机,围在中间的诸多名师,全都拳头一紧,放声大笑,一个个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些六星巅峰名师,和张悬猜的一样,基本上都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,再无法突破,或者寿命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进入地窟,就没打算再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一辈子的名师,如果是在异灵族争斗的时候死亡,也算是其所了。

    因此,听到对方要杀他们,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战意盎然。

    生亦何哀,死亦何苦!

    能多杀一个异灵族人,就代表?;ち艘环桨材?,虽死无悔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之前手下留情,是为了留你们狗命,用鲜血祭祀……现在王爷已到,还要你们何用!”

    见几个人非但不惧,还豪气冲天,佟越脸色一沉,冷哼一声,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诸多异灵族人,同时举手,一股狂暴的力量,汇聚起来,随时都会轰杀而出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毁天灭地,一旦击出,围在中间,本就重伤的诸多名师,必然会被击毙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张悬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他喊出声音,正在准备进攻的异灵族人,同时停了下来,佟越也一脸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金叶王,一向冷血,杀伐果决,正因如此,他见到才如此害怕,怎么自己要动手,他反倒叫停?

    “将他们留着,我还有事要问!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拥有伪装杨师的经验,知道如何伪装一个高手,再加上,狠人的气息强大而狂暴,对方先入为主,丝毫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“王”有事要询问,佟越这才恍然大悟,一摆手,之前准备进攻的诸多异灵族人,全都放下手掌。

    不过,并未放松,还是将周围围住,一旦想要逃走,就会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“不知王爷想知道什么,属下立刻派人审讯?!?br />
    知道众人无法逃走,佟越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名师都是硬骨头,自持风骨,不动用些手段,很难从他们口中,知道确切消息!”

    生怕对方误会,说完后,佟越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来到地窟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他接触过不少名师,知道这些家伙,都有着极其坚定的信念,根本不是普通审讯,就可以审问出消息的。

    连死都不怕,又怎么可能害怕审讯?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想知道的事情,不方便让更多人知晓!只需要给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让我单独审讯即可!”

    张悬也不解释,双手背在身后,神色淡然而悠远。

    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他要亲自审问,佟越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,随即抱拳:“王爷,我们的临时驻地在这不远,不如去那,也能保证他们无法逃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片空旷,周围到处都是异灵族人,就算对方把他当成什么金叶王,在这,肯定也是无法将人带走的。

    必须找一个僻静的所在,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再说,来这的目的是想探查一下,这些异灵族人到底怎么回事,顺便解决隐患,自然不能一走了之了。

    “这边请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佟越身体一晃,当先带路。

    张悬不再多说,飞了起来,紧跟在身后,同时意念悄悄沟通狠人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什么金叶王,你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这些晚辈后人,我如何知晓……估计是这位佟越,也没见过这位金叶王,感受到你的真气纯净、强大,这才信以为真!”

    狠人想了一下,道:“异灵族人等级森严,杀戮真气强大,则代表地位高,我的指骨,才刚刚恢复,距离以前的水平,还有很大一段,但凝聚出来的真气,也不是这群人能够理解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猜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狠人本来就是异灵族最强大的皇者之一,就算这节指骨距离巅峰期,不知多远,但力量之精纯,也绝不是这些家伙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自己的伪装,惟妙惟肖,让对方认为是什么金叶王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出手,可否能将这些家伙全部杀斩杀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狠人动手,能轻而易举将这些家伙杀了,就能免除很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最强大的攻击,是杀戮意念……对付其他种族,无往不利,但对付他们,效果就差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狠人满是尴尬。

    天天吹嘘自己多厉害,真正要用的时候,却有些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它将指骨成功夺舍,战斗力是增强了一些,单体战斗还可以,但对付这么多人,还是有些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再说,最强的攻击手段是杀戮意念,对付名师、圣兽之类,效果不错,中招者,会立刻僵直,任由宰割……

    但,对付同样身为的异灵族的同类,几乎没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见他否决的这么快,张悬无奈的摇了摇头,撇了撇嘴,小声嘀咕:“还以为多厉害,没想到也是个蜡枪头,不怎么中用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狠人一个趔趄,差点没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主人,我不是蜡枪头,很坚挺的,真的很坚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