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封院长是尤虚的好友,之前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,后来长老院表明“身份”,“杨师”出现。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学院张老,确立自己为院长,并将其处罚后,便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听糜长老说,主动申请去地窟请罪,可能终生不回。

    当时还感慨了许久。

    本想着这里如此辽阔,能够遇上几乎不可能,没想到才进来不久,就碰上了,还被人围攻。

    此时的陆封,满脸憔悴,再没有之前炼丹师学院院长的意气风发,左臂的衣袖空空荡荡,不知什么时候断了,身上好几处刀伤,尽管血已经止住,可狰狞的刀口还是显得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有伤,但双眼带着平静和冷厉,似乎与异灵族人战斗,让他的心境更加踏实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本来就达到半步神识境的修为,更加稳固,随时都会突破。

    看来地窟危险,却让他放弃了勾心斗角,为权势而生出的蝇营狗苟,心境变得更加豁达。

    除了陆封,被围住的这些六星巅峰名师,一个个都带着锋利的气息,比学院那些同级别的副院长之类,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年龄,都达到了接近两千岁的大关,体内释放出衰败的气息,似乎生命快要走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这种人,进入地窟,是想利用自己残余的生命,多猎杀一些异灵族人,?;と死喔ぞ玫钠桨?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想办法救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事不关己,有可能袖手旁观,但是领悟了师者之心后,心境升华,这些人为了人族,生死可以不计,既然遇上,自然做不到,啥都不管?

    “硬来肯定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两百多头异灵族人,就算目前的他手段全出,也不可能将人硬抢过来,而且真要这么做的话,一旦对方痛下杀手,反而适得其反,弄不好人没救出来,反倒害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。

    既能消灭这群家伙,又能将人顺利救下。

    迟疑了片刻,手腕一翻,一本书籍出现在掌心:“狠人,有没有方法,将我伪装成异灵族人?”

    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人,从两百多人围攻中,做到这点,几乎不可完成……除非自己也是异灵族人,让对方掉以轻心!

    “伪装我的族人?”

    书籍中的心脏跳动了几下:“这个简单!主人修炼五耀金身,身高、体重可以随意变化,只要变成他们的模样,我帮你施展杀戮之气,瞒住最顶尖的皇者很难,但这些不入流的家伙,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伪装异灵族人,最大的难关是杀戮之气,只要这点解决,身高体重,模样外观,反倒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五耀金身修炼到第四重,全身肌肉骨骼随意改变,外貌上让对方看不出来,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试试!”

    听到可以伪装,张悬松了口气,迟疑了一下,以戒指中一个傀儡为原型,全身肌肉骨骼一阵鸣响,不到两个呼吸,就改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将傀儡的衣服扒下穿上,此刻的他,从外观上看,实打实的异灵族人,一些名师恐怕都难以分清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将我的手指藏在你手上,杀戮之气就会从体内燃烧,外人难以发现!”

    见他变身完毕,狠人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根指骨出现在面前,轻轻落在食指上,与他的皮肤缓慢融合,片刻功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紧接着张悬就感到,体内一股特殊的力量滚动流淌,和之前修炼的真气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充满了狂暴,给人一种天地都能撕碎之感,经常修炼会让人精神暴躁,对战斗充满了**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异灵族人的杀戮之气?”眉毛一跳,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难怪异灵族人好战,修炼这种真气,是谁,恐怕都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称呼为杀戮真气!”狠人应了一声,语气中有些疑惑:“主人,你运转这种真气,可有什么不适?”

    “不适?”

    将真气在体内运转了一趟,张悬摇了摇头,双眼放光:“感觉很有力量!”

    “有力量?”

    狠人一呆。

    正常人类,是无法承受杀戮真气的,就算圣域强者都不行,自己这位主人,居然随便运转……一点不适都没有,还很有力量……

    身体承受能力夜未免太强了!

    “没有不适就好!”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效忠主人,自然为主人着想,如果对方不适,他还打算将真气收回,既然没有,那就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猜出他的想法,点了点头,张悬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连天道真气都能运转,杀戮真气而已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天道真气既然能模仿其他属性的真气,是否也能模仿这个?”心中突然一动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以为这股气息,只带着杀戮,无法承载力量,既然也是真气的一种,是不是就能模仿?

    天道真气,可是万能真气,任何属性的真气都可以与之融合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精神一动,天道真气轻轻一震,缓慢沸腾起来,身上一股杀戮之气,猛地冲上天际,虽然没有狠人指骨中传递来的强大,却似乎更加精纯,更加纯净。

    “至尊皇者……这怎么可能?主人……是异灵族人伪装的?”

    正感慨,果然可行,就听到狠人发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至尊皇者?”张悬一愣,哑然失笑:“异灵族人伪装?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是天认名师,对方又不是不知道,和异灵族人有毛线关系?

    “异灵族,根据血脉分级,皇族血脉最高,王族次之,然后分别是侯族、贵族、凡族……每一个种族之间,也详细划分,至尊皇族……在皇族中,也是最强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狠人道:“刚才主人施展的真气,纯净至极,正是至尊皇族特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尊皇族?”张悬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随便模仿了一下……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是!”狠人满脸敬畏,同时对主人的身份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明明是天认名师,能运转杀戮真气没有丝毫不适倒也罢了,体内居然还拥有至尊皇族的真气……

    主人,到底还有多少秘密?

    “既然我的是至尊皇族,你呢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精纯至极,既然能够模仿,肯定也是最高级的一种,听狠人如此惊讶的口气,难道他不是至尊皇族?

    他不是异灵族人中,最顶尖的高手吗?

    不然,当年也不可能和孔师对战??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狠人正想解释,突然发现了什么,声音传递过来:“主人,貌似我们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抬头看去,眉毛情不自禁的乱跳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上空不知何时飞来四、五十头异灵族人,一个个散发出强大的气息,杀戮之气涌动,将周围全部封锁,想要逃走,都没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不是藏得很好吗?

    怎么就被发现了?

    还没救人,先被围攻,不会……逃不掉了吧!

    “肯定是刚才天道真气转变成杀戮真气的时候,没控制住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面皮抽搐,张悬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天道真气按照他的想法,转变成异灵族特有的杀戮真气,虽然效果很好,却一时没控制住,气息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估计就这短短的一刻,被对方察觉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,就见空中的异灵族人,看清了自己的容貌,本来紧张的局面放松下来,随即,一头圣域二重的异灵族人反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语气中带着质疑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这才想起,已经换上了异灵族人的衣服,模样也改变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配合体内沸腾的杀戮之气,活脱的异灵族人。

    对方应该是将当成他们的族人,却是生面孔,这才询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松了一口气,正想随便编一个名字,糊弄过去,反正异灵族人这么多,对方也不可能谁都认识,心中突然一动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即眼睛立刻眯起,深吸一口气,狠人指骨中的杀戮真气,在体内奔腾而出,强大的杀气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天道真气伪装的杀气,虽然精纯无比,但只有半圣级别,而指骨中的这道,汹涌澎湃,奔腾不息,让人感觉不出来实力到底有多深,就觉得宛如一片大海,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力量,对面那位圣域二重的异灵族人,脸色一白,身体情不自禁的僵直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应该不用说了吧?”
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张悬淡淡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异灵族什么情况,两眼一抹黑,狠人就算知道,也是几万年前的格局,再加上记忆损失严重,随便编一个名字,是有可能糊弄过去,但万一编错了,根本没这个姓氏,岂不直接撞刀口上了?

    再说,编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名字,对方也不当回事,就算能混入他们的队伍,想要救人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就是伪装一个,让对方忌惮的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异灵族人是以杀戮真气的精纯度分等级,那就先吓唬一番再说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事也是轻车熟路,做的多了,信手拈来,丝毫不觉得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?”

    圣域二重异灵族人一愣,满脸呆滞。

    见都没见过你,哪知道你是哪根葱?

    不用说?

    你倒是说说看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