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悬储物戒指中,现在还有二十多头异灵族傀儡,一头狠人。

    对这种气息知道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一接触就明白,就是异灵族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这不是学院最神圣之处,历代院长安息的禁地吗?

    为何会有啊如此浓郁的异灵族杀戮之气?

    异灵族以人类为食,残忍暴虐,与名师互为天敌,不能共存,为何前者的气息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应该是陵碑的内部,十分空旷,却幽暗无比,没有光亮,也没有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魂魄,肯定无法生存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光有杀戮之气,还有一股浩然的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觉察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这地方不光感受到了杀戮,还有浩然正气,人族名师特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沿着空旷的房间,向前走去,随即看到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眼前,杀戮之气就是从这里传来。

    黑洞周围,是和青魂钟一样分化灵魂宝物,布成阵法,将四周布满,数了数,不多不少,正好一百零二件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诸多院长留下的意念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其他院长应该都用了这种分化灵魂的宝物,这才留存下来意念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意念,并不像巫魂那样,宛如实质,可以随意出来,只是寄身宝物里面,如同死物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些意念,留存下来,并非只是用来考核新院长,而是……镇压?”

    意识到什么,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黑洞,杀戮之气浓郁,而诸多院长的意念排列四周,再加上陵碑给人一种镇压四方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不用想,也明白过来,这些意念保留万年,绝不只是考核新院长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恐怕是为了镇压这里。

    “不会这里就是……异灵族人的域外战场与大陆的连接点吧?”

    鸿远帝国,在周边诸多一等帝国中,算不以上强大,却能让名师学院建在这里,据说,是因为在这,拥有一个异灵族域外战场与大陆连接的节点。

    为了镇压此处,才建立学院,守护人族气运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就在这里?

    这就是通往域外战场的通道,才有如此浓郁的杀戮之气?

    而这些院长意念与陵碑留存在这的目的,是为了守护这里?

    真要这样的话,就能解释,为何院长陵这么隐蔽,不让除了院长以外的人进入了,恐怕是为了怕这种杀戮气息泄露,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的话,历代院长的确让人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一日为院长,哪怕身死,都要留守意念,镇守这里,?;ひ环桨踩?,名师的确对人族作出无法磨灭的贡献。

    这可能也是其他职业敬重他们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很快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这个黑洞,不停散发杀戮气息,让人难以靠近,如果没有院长意念布置的阵法,可能会越来越多,最终将陵碑冲毁,整个鸿远城,都受到冲击。

    “是个七级阵法,布置的很是巧妙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阵法,并不固定,一道意念可以驱动,两道也可以,而且,伴随意念越多,威力变得越大。

    “还夹杂了院长令……”

    院长令是由学院所有名师的意念凝聚而成,带着人族最坚韧的力量,用来镇压这里,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这些院长,身死之后,将院长令留了下来,用来维持阵法,这才让整个鸿远帝国,万年以来,没大规模的受到异灵族人迫害,长治久安。

    感慨一声,正在计算一下,自己这道意念该去那个位置,才能让阵法的威力更大,就听到眼前的黑洞,突然发出呼啸之声。

    轰隆??!轰隆??!

    如潮水冲击,强大的力量,震的整个陵碑,不?;味?,似乎随时都会倒塌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紧接着,张悬就感到眼前黑洞,一股浓郁的杀气,巨浪般冲了过来,对着眼前的阵法不停撞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阵法亮了起来,对杀气进行镇压,不过,后者越来越凶猛,前者像是被大鱼撞击的渔网,随时都会承受不住,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阵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铁青,张悬眉头皱成疙瘩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可以轻松看出,阵法的极限和杀戮之气的力量,虽然目前可以挡住,但也是强弩之末,随时都会被撕裂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脸色一沉,来到阵法跟前,转了一圈,眼中光芒闪烁,对着一处节点,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在他的力量下,阵法陡然释放出剧烈的光芒,威力大增,本来岌岌可危随时都会碎裂的阵图,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十分钟后,汹涌的杀戮之气,停了下来,再次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收回脚掌。

    他这一脚,只是短时间内增加了阵法的威力,时间长了,也同样坚持不住,幸亏这股杀戮之气,维持的时间不长。

    虽然这道意念没有图书馆,但以他对阵法的理解,和明理之眼,找到增加威力的节点还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杀戮之气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,想了一会想不通,来到盛放院长意念的诸多宝物跟前,找了一圈,在一件宝物上,用手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宝物被激活,一道意念出现在面前,正是穆凯穆师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院长,刚才援手,不然多年的努力,将会毁于一旦!”

    看了过来,穆师带着感激。

    虽然意念存在宝物之中,外面的情况还是能够知晓的,刚才如果不是这位新任的院长出手,他们恐怕再抗衡不住地下的杀气。

    让多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那个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摆了摆手,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是这种洪流的话,阵法肯定早已承受不住,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?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我们这些意念留在这里,就是用来镇压域外战场与大陆接口的,本来一直相安无事,最多也就是这种缓慢散发的气息,只要我们在,不成问题……但不知何种原因,两年前,出现了刚才这样的洪流,每天一次!”

    看向眼前的黑洞,穆师神色凝重:“刚开始,洪流的威势没这么强,还能抗衡,最近这一个月,越来越强,就算用出全力,都有些抗衡不住了!尤其是今天,要不是你过来,就算阵法不被撕裂,也肯定会出现难以修复的伤口,再难坚持?!?br />
    “两年前?”张悬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穆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找到原因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意念,都已经和阵法融合在一起,无法动弹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不过,猜的不错的话,应该是域外战场和大陆节点的封印,出现了的变故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穆师道。

    “封???”

    “封印在地窟深处,并不在这里,这是最后一道关卡,一旦突破,就等于直接面对人类了!”

    穆师道。

    域外战场和大陆的连接点,拥有好几处封印,最强的,是当初无数名师先辈布置留下的,在地窟深处。

    而这里,则是最后关口,人类最后的堡垒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,你既然送意念过来,肯定本人也来了,可否进地窟代为查看一番,出了什么事,也好将消息传递出去,让人族提前做出准备!不然,我怕这种洪流继续冲击下去,一旦坚持不住,就要酿成大祸!”

    看了过来,穆师眼中带着恳求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意念,常年对抗这些杀戮之气,损耗过大,已经没有以前的实力,再说也早已和阵法融为一体,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就算想去探查,也无能为力!

    再说,一旦离开,狂暴的杀戮之气再次袭来,阵法缺少了镇压,容易造成崩塌,出现谁都无法预料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进入地窟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嗯,只要进去看看就行,提前知道原因,才能有办法应对,不然,我怕再有更厉害的爆发,阵法抗衡不住,整个学院都会因此遭殃!”

    穆师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如何进入地窟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担心,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地窟内杀戮气息浓重,单独的意念进不了多深,必须……肉身一起进去才行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穆师道:“张院长的肉身可以手持院长令,来到这里,届时,我将阵法放开一道缝隙,就可以直接进入地窟了!这里距离地窟深处的封印最近,可以省去很多麻烦?!?br />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地窟的危险性,不用想也知道,进入其中,极有可能再也出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不进去的话,不知道原因,就无法解决这些杀戮之气的问题,一旦这个最后的壁垒,承受不住,整个鸿远帝国,会立刻生灵涂炭,陷入战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很为难,但……我们实在没其他办法!”

    地窟的危险程度,穆师也知道,让对方下去,的确有失妥当,可是这关系着人族的兴衰和存亡,名师学院的未来,不得不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,只是下去观看,小心一些的话,再加上有院长令?;?,不会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,稍等一下,我现在就联系本尊,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