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第一百零四任院长,一百零三任,自然也就是上一任,紫阳兽的前主人。

    那位名师学院失踪的老院长!

    根据他知道的消息,这位院长,并没进入过这里,失踪之后也是生死不知,怎么这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座坟墓?

    满是疑惑,张悬仔细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陵墓,用普通的青石修筑,和外面的墓穴没有任何两样,丝毫没有七星名师该有的地位和尊贵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很快发现一处不对劲,眉头皱起,来到墓碑跟前,在上面轻轻一拂,一个机关就被引动,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和地宫的一样,是一种机簧留声之物。

    “我是名师学院第一百零三任院长,章引邱。这次出去,估计很难回来,就自私了一下,谁都没告诉,悄悄进入这里,提前将自己的墓穴修好,里面有我随身的衣服,算是衣冠冢吧,也让死后,有个住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机簧留音,说的虽然平淡如水,但张悬从中听到了浓浓的无奈。

    慷慨就义易,从容赴死难!

    明知道必死,提前做出准备,该有多悲凉?

    之前一直听说,老院长的诸多事迹,又从尤虚口中知道,被陷害的经过,一直觉得他是没有正确评估试炼的危险,才困入险境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提前来到院长陵,为自己修了一座坟墓,必然是已经知道此去的危险,提前做好了后路。

    “未留下意念,镇守学院,是我一生的憾事!不是不想留,而是我要做的事情,比这更加重要,不允许我的灵魂,有任何损失和缺陷。就算分化灵魂的宝物能减少损伤,可时间已经来不及让我灵魂分裂了!”

    声音继续道。

    分化灵魂的宝物,能够不是巫魂师的修炼者,成功分割出意念,但想要成功,需要很长时间的温养。

    否则,对灵魂依旧有不小的损伤。

    也只有张悬这样,修炼了天道巫魂,再加上魂魄无比巨大,才能轻松如意,不受影响,否则,就算是七星名师,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能够来到这里,并激活机关,说明你是新一任的院长,也许咱们还是老相识。希望能善待紫阳兽,告诉它,我是为了人族而死,光荣而伟大,没有丝毫委屈和不甘,不用担心?;褂?,要小心云雾岭的圣兽……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声音继续。

    老院长看来,一旦他失踪,学院能够继承他位置的,总共就那几个人,算是提前交代后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做梦都想到,这位新任院长,虽从来没见过的,却将他交代的两件事,提前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明知道机关,没办法回答,张悬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对方的口气,知道必死,却不得不去做,甚至不惜提前修筑衣冠?!降赘墒裁??

    不只是一次试炼吗?

    “可能你知道的消息,我只是经历一次普通的试炼,而实际上,并非如此。这件事,牵扯孔师年轻时的秘密,好像还和毒师职业有关,我知道的并不详细,只有亲眼去见了,才能确认!另外,牵扯万世之师,不能妄言,只能三缄其口!”

    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孔师年轻时的秘密?和毒师职业有关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随即身体一僵:“难道是……先天胎毒?”

    根据他知道的消息,孔师年轻的时候和他一样,也患有先天胎毒,只有在三十岁前,冲击九星名师成功,或许才能解决必死的局面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一直努力修炼,丝毫都不敢停歇。

    这位老院长的留言,居然说牵扯孔师年轻的秘密,和毒师有关,让他如何不激动?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想知道,可以去一趟鸿远帝国的毒殿。只是这地方,一向隐秘,尤其对名师,很是敬畏,具体位置,我调查了许多年,都不清楚,不过,根据推测,应该在靖远城附近。这里会有为试炼之所的详细地图,只可惜,时间不允许我细查,做万全之策了,只能先行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详细图解?”张悬疑惑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老院长,要去的地方,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而如果能在毒殿找到详细地图,必然会安全很多,只可惜什么事比较着急,逼着他必须去做,这才铤而走险,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对方将这些事情留下来,很明显是想让后辈的院长,用充足的时间准备,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了,能说的只有这些,如何取舍,就看你自己了?!?br />
    声音缓缓消散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知道只是留言,并非真人,张悬还是恭敬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不是感谢他说出关于先天胎毒的消息,而是尊敬明知必死,还义无反顾的态度。

    知道此去,可能不回,提前让紫阳兽留了下来,更是留下了衣冠冢,提醒后人……还是走了,甚至连意念都没留下!

    这和当初云雾岭那些慷慨赴死的名师一样,为了心中的坚持,性命什么的都可以不顾。

    或许这才是名师,让无数人前仆后继的真正魅力!

    真正让人尊敬的地方。

    苟利人族生死以,*******!

    摇摇头,明理之眼蠕动,再没发现其他机关或者禁制,张悬这才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道路的两侧,林立着其他院长的墓穴,上面都写着生平和经历,看了一会,张悬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这些位高权重的院长,居然有一大部分都不是寿终正寝,而是与异灵族人对抗的过程中死亡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号称天赋第一的莫流真院长,也是进入地窟后,再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异灵族人不是很少见吗?怎么会都死在他们之手?”张悬沉默。

    从天玄王国一路走来,已接近一年的时间,这段时间内,总共也就见过一头活着的异灵族人,二十来头傀儡,和破碎不堪的狠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种族,不是彻底被赶走了吗?

    怎么看这些院长的情况,几乎都为对抗他们而死?

    “先将雷鸣石取出来再说!不管对抗不对抗异灵族,都要有实力做依仗……”

    又看了十几个墓碑,上面也没有解释,张悬知道暂时也想不通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穆凯穆师,是第一代祖师,在整个院长陵的最里面,十几分钟后,终于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个墓穴,看起来和其他的一样简朴,恭敬的磕了几个头,这才取出傀儡给的那枚特殊令牌,手指一弹,缓缓向前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令牌来到墓穴上空,顿时打开了某个禁制,一声轰鸣,一个储物戒指从地下缓缓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指一勾,戒指落入掌心,张悬真气进入其中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多宝物!”

    戒指中,不乏珍稀的矿石和宝物,自己需要的那枚雷鸣石,赫然陈列其中。

    应该都是穆凯祖师生前收集的。

    死后葬在了墓穴,留给有需要的后人,不求回报,名师高洁,足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将令牌和戒指收起,再次恭敬的对墓穴行了一礼,张悬这才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雷鸣石到手,也该修炼冲击从圣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回到入口处的陵碑跟前。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之前的青魂钟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青魂钟,依旧在不断滋养灵魂,虽然效果不是很大,但只要结合久了,必然能够形成独立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使用巫魂的分离方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这样分离意念,不知要花费多久,张悬摇了摇头,盘膝坐在地上,精神一动,巫魂出体。

    巨大的魂魄,高达十多米,按照当初墨魂生领悟的方法,轻轻蠕动,很快一个和肉身一模一样的魂魄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分离魂魄,对本源的损伤的确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分割出新的魂魄,魂体重新缩小到十米左右,张悬感到浓浓疲倦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分离一小部分,不足本尊的十分之一,依旧让他,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手腕一翻,在云雾岭得到的那个青角龙兽的残魂,出现在眼前,化作一道道温暖的气流,缓慢滋养。

    敢直接动用巫魂分离,不怕伤到本源,就因为他有这个做依仗。

    这个残魂,已经被狠人抹掉了自身意念,可以随时吸收,不用担心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他这边吸收残魂,恢复损伤消耗,分离出来的魂魄,则身体一晃钻进了青魂钟内。

    这个魂魄,没有寄身之处,会消耗本源,经历魂力五衰,最终消散。

    青魂钟正是保存意念的地方,历代的院长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两者融合,进入陵碑,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魂魄和青魂钟融合,张悬分离出的这股意念,松了口气,精神一动,缓缓飞了起来,笔直向眼前的陵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身体和陵碑一接触,立刻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狂涌而来,随即身体一晃,从原地消失,下一刻,出现在一个密闭的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个房间,还不如说是个山洞,紧接着一股特殊的意念冲入脑海,让他情不自禁的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异灵族人的杀戮之气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张悬这股意念,不由僵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