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授课,虽然能让人快速进步,实力暴增。

    但也看修炼者天赋的,有些人天生对武技领悟迟钝,就算讲的再多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再说……为了让这一百位学生,尽快提升真气力量和肉身,他可是花费了整整五百枚上品灵石,整个学院十万学员……他可拿不出50万枚上品灵石,也布置不出,如此巨大的聚灵阵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再怎么授课,让整个学院的所有学子,都成为战师,也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再说,战师堂每年都有招收名额,就算实力够了,能不能成为其中一员,也不是我说了算的,而是不远处的这位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,想要听听卓清风的意见,却见他面皮狂抽,一脸的幽怨。

    说实话,此刻的卓清风,觉得自己要死了。

    这位张院长,真要这么干,怕用不了多久,整个战师堂,就成鸿远学院的一个分院了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张院长,对于我们战师堂来说,天才自然越多越好……只是,名师更加重要,所有名师都成了战师,鸿远学院岂不就名实存亡了?”

    将心中的癫狂压住,卓清风咬牙道。

    对于战师堂来说,人虽然越多越好,但……太多了,资源就会变得紧张,反而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就好像,一个国家必须有军队镇守,军人多了,国家更加稳固……可数量太多了的话,损耗太大,也是承受不住的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都有平衡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每次战师堂招人,都是有比例的。

    人人都成了战师,谁还教书育人,谁还传授知识?

    人人只注重杀伐、战斗,天下还不大乱?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,放弃了想要让众人都成为战师的打算。

    刚接手名师学院,就直接搞得学生都没了……的确不太好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开口道:“这样吧,过一会,我会在悬悬会授课,只有正式会员,才可以听讲。不过,听完课后,不允许考核战师!”

    让整个学院的学生,全部提升,他做不到,让悬悬会的人进步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很早就跟随自己,算是最忠心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有付出就要有回报,奖罚平衡,才能让人拥有动力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院长真要讲课,悬悬会的诸多成员,全都兴奋的点头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考核战师,只要实力暴增,也绝对赚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次的战师堂选拔结束!”

    卓清风摆了摆手:“三天后,有几位非名师的修炼者,想要考核战师,届时会在这里举行,也希望诸位能过来观看!”

    “非名师的修炼者要考核?”

    “谁??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奇怪。

    张悬也满是好奇,忍不住问了出来:“不知是什么样的天才,连名师都不是,就要考核战师?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听到他的问话,卓清风被口水呛了一下:“是……张院长的亲传学生!”

    “我的亲传?你说的是王颖、郑阳他们?你怎么知道他们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郑阳昨天跑过来挑战诸多战师,他正在授课,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昨天你那位叫郑阳的学生过来挑战我们……我们同级别没有一个人是对手,就连我都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卓清风满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真是胡闹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难怪今天早上,见战师堂的人,都有气无力,一个个精神萎靡,这样跑过来打击人,自然会觉得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个郑阳,还真够胡闹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需要纠结,郑阳是我亲传学生,教了已经快一年了,当初聚息境就带着,一路走来,经历极多……你们打不过也很正常!”

    见对方萎靡不振,张悬忍不住安慰。

    不安慰还好,一安慰众人全都眼前更黑。

    教了还不到一年,从聚息境变成蚕封境高手,跨越了十几个大级别……关键还是可以越级战斗……

    怎么感觉,不安慰还好,安慰过后,心更塞了?

    再说,什么叫打不过正常?

    我们可是战师……战斗力最强的名师……

    “不聊了,我还要带他们修炼!”

    胸口憋的难受,卓清风知道跟眼前这家伙继续聊下去,早晚都会活活憋死,站起身来,举手告辞。

    有一种天才,让人无语,虽然他不是有心的,却每一句都扎在心窝上……估计就是眼前这家伙。

    明明眼神很真诚,说话很实在,可……为啥听在耳中,就像在不停的打脸呢?

    我们可是天才啊……

    见他离开,诸多战师,也紧跟了上去,不一会就走了干净。

    三大院长等人也觉得憋的难受,知道继续待下去,只会更加丢人,也找了个借口,急匆匆而去,要不是为了观看三天后的选拔,估计会立刻开着云崖飞舟,消失在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,张悬只好摇了摇头,起身向悬悬会总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地方,已经人山人海,悬悬会的人基本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开堂授课,和给其他人讲的一样,只是没使用师言天授,效果差了很多,众人无法当场突破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效果也很好了,所有会员,都对武技和战斗技巧的理解,大大增加,更是学会了新的练体和锤炼真气的法诀,一个个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讲了整整五个时辰,天再次黑了下来,休息了一会,张悬这才找到糜长老,开口吩咐。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带我去院长陵吧!”

    反正现在三大院长、战师堂的人都避他唯恐不及,也不用招待,省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那就正好去院长陵看看,里面穆凯祖师留下的一枚雷鸣石,可以帮他从半圣突破到从圣。

    现在已然达到半圣巅峰,也该是时候去寻找这东西,顺便突破了。

    “早想到院长会去,所以院长六星名师考核通过的消息一传来,我就向总部申请了一件分化魂魄的宝物,前几天就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,不让进,是因为不是六星名师,没办法申请分化魂魄的宝物,而过去就要留下意念,对灵魂会有很大损伤。

    现在考核六星名师成功,宝物也申请了,自然要带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向院长陵的方向走去,才来到跟前,赵丙戌就走了过来,将总部申请的那件分化灵魂的宝物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件青魂钟,只要将这东西拿在手心,会自动温养灵魂,让其分裂出一个可以留存的意念!”

    赵丙戌解释。

    张悬看过去,果然是个个头不大的圆钟,比他拳头大不了多少,放在掌心,立刻感到一股暖流涌入识海,让他的灵魂,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修炼巫魂,分化灵魂不难,普通人就有些麻烦了,之前还奇怪,学院这么多院长,怎么将意念留下的,原来是有这种宝物。

    温养灵魂,然后再分离出来,以这东西为载体,就算留存上万年,也同样不会消散。

    毕竟,只是留存,并非存活,魂力五衰的影响就不会很大。

    “院长只要手持院长令,就可以打开门户,直接进入,我等没有资格就不能陪着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二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嗯!”点点头,张悬向眼前的院长陵看去。

    依旧在长老院内,依山而建,布置各种巨大的隐匿阵法,将整个陵墓,全部遮掩,甚至山头都如同消失一般,要不是两大长老带他过来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历代院长安息的地方,在名师学院的重要程度,甚至超过了藏书阁。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院长令拿在手心,轻轻向前一照,阵法立刻出现了一道裂缝,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下一刻,一阵晃动,人已经落在了一个翠绿的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山并不高,反而像个丘陵,和外面的景象完全不同,沿着青石铺好的街道,张悬走了几步,一个巨大的石碑挡在前方。

    足有七、八十米高,宽度也达到了二十多米,不知什么雕刻而成,带着巍峨苍老的气息,给人一种穿越历史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陵碑?”张悬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之前,糜长老曾说过,进入院长陵需要将意念留在陵碑之上,现在出现了一个如此巨大的石碑,应该就是这东西。

    沿着石碑转了一圈,果然感受到其中浓浓的灵魂力量,似乎有无数意念盘踞其中,给人一种厚重如山,镇压大地之感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陵碑无疑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:“先去寻找穆凯祖师的陵墓吧,找到雷鸣石在将灵魂分化进去!”

    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雷鸣石,分化灵魂,临走时完成即可,毕竟刚刚炼化青魂钟,还做不到分化魂魄。

    绕过石碑,沿着石路,缓缓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整个院长陵安静肃穆,给人一种压抑之感,张悬知道这是学院的禁地,也不过多滞留,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一个陵墓就出现在不远处,上面一行字,进入眼帘——名师学院第一百零三任院长之墓!

    “一百零三任,不就是老院长吗?不是失踪,没来过这里吗?陵墓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悬一下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