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不知多久,张青山才满身狼狈的重新回来,脸色淤青,手臂红肿,哪还有之前年级第一的意气风发!

    褚健的实力,昨天他亲眼见了,战斗技巧不弱,但真气力量和肉身,差了一大截,按照正常情况,与之对拳,就算只用一半的力量,也能轻松完虐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用尽全力都被人家一拳击飞……关键对方还没用上全力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心塞,随即抬头看向不远处年纪比他还小的那位张院长,露出来浓浓的钦佩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变化,肯定和昨天晚上的授课有关,一夜就等于换了一个人……这课程该有多厉害?

    不仅他想到这一点,其他众人也意识到了,一个个看向鸿远学院的学员,充满了羡慕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以能进入云虚、逻青、青竹三大学院自傲,觉得比鸿远学院强大太多了,而现在……都觉得后者的学生才是最幸运的。

    有如此厉害的院长,并能听到他亲自授课,以后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“幸亏咱们三大学院距离极远……不然,我怕永不了多长时间,学生都会跑到他的门下……”

    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,乌天穹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以前我一直觉得,一个学院的兴衰,不是个人的事情,而是整体学生的实力,和诸多老师的不懈努力……看到他才知道,诸多老师的努力算个屁,他一个人就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平潮也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当年人族被异灵族人统治,生不如死,孔师一人一书,奠定了现在人类的格局……我们还想着,人多势众,老师越多教的越好……人家却一个人将该做的事都做了,这估计就是天才和庸才的差别吧!”

    伍然也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到底是不是这家伙的课堂威力恐怖,让人短时间内提升实力,但褚健这些学生,的确实在上了课后,发生了蜕变,无数人看在眼里,都对这位张院长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就是,如果他一声令下,自己学院的学员,极有可能纷纷退学,加入对方学府……

    堂堂优越感十足的三大学院,混成这样,想想都觉得心塞。

    “战师堂的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大院长正在感慨,就听到人群中压低的声音响起,转头看去,果然看到卓清风等人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调息和治疗,虽然被郑阳揍出的伤势,已经完好无损,但诸多战师的精神面貌,和昨天刚来的时候,已然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昨天来的时候,一个个头颅扬起,目不斜视,傲气凌云,觉得天下英雄,莫过于我。

    今天则全都耷拉着脑袋,一副满脸羞愧,不敢见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难怪,战师堂号称大陆最强战力,能进入其中的,几乎都是天才中的天才,名师中的最强者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来这里,只是走个过场,顺便炫耀一下战力,震慑一下诸多学子,迎接一茬茬学妹暗恋的……

    结果啥玩意没震慑住,自己等人反倒被连番蹂躏,光鲜血就每人吐了好几斤,足可以围绕学院一周……

    以前战师堂派人到学院,都是装逼模式,他们却直接来了个挨揍模式,而且还是毫无反抗之力的那种……想想都觉得心塞。

    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,他们是名师学院的人,而对方才是真正的战师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气馁,真正的战斗力,是需要日积月累的修炼和积累,才能换来的!鸿远学院的诸多学子,虽然在战斗技巧上很强,但遇到真正力量雄浑的高手,肯定没办法获胜!一力破万法,只要力量强,再多技巧都是枉然?!?br />
    坐到位置上,看出了众人情绪上的低落,卓清风安慰一句:“胜不了对方,只能说明修炼的还不够努力,力量还不够?;厝セ剐枰颖兜难盗?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安慰,众人这才缓过神来,从内心的阴霾中恢复。

    的确,一力破万法,只要力量足够,管你什么技巧,都是虚的!

    安慰了一会,见众人情绪好了许多,卓清风这才松了口气,看向不远处的张悬:“张院长,考核现在开始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将真息石取了出来,送上高台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悬点头,再次问了一句:“你昨天说我的学员,只要能出现‘二’,就算通过……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卓清风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正常战师考核,需要达到“四”才有机会,但鸿远学院的诸多学员,对战斗的领悟极强,就算只有“二”,也能发挥出极强的战斗力,达到了破格录取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那好,都上去吧!”

    张悬松了口气,对着众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诸多学子,点了点头,排成长队,向不远处的真息石走去。

    排在第一位的正是褚健,昨天他试过一次,今天排在最前面,想看看有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来到真息石跟前,手掌轻轻搭在上面,体内的真气和肉身力量,激荡而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上面一行字?;夯焊∠帧阄?!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昨天不才二点一吗?”

    “补了一夜课,肉身的真气力量,暴增了三倍还多……这不是补课,而是上天了吧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数字,台下众人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昨天褚健的成绩,只有二点一,今天一早就达到六点五……让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诸多战师,更是身体一晃,差点没哭了,一个个齐刷刷看向卓清风。

    不是说一力破万法吗?

    不说是说,修炼需要日积月累吗?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对武技和战斗的理解,胜过他们沉浸多少年的;一夜过去,真气和肉身就胜过了他们天天苦修……

    努力不够……在张院长面前,努力算个屁??!

    半节课都不如……

    “应该只是个个例,我不信所有人都能变得这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表情,心中郁闷,自我安慰一句,卓清风抬头继续看过去。

    褚健检测完,一个学员走上前来,手掌一搭,数字显现。

    六点一!

    后面的继续。

    六点三!

    七点二!

    五点九!

    六点七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震惊的麻木,不明所以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褚健只是个例,看到这才知道……名师学院的这群家伙,是整体提升了。

    之前单凭对战斗技巧和武技的领悟,他们战师堂的众人,就不是对手,现在肉身和真气,比他们都要强大,估计再打的话……肯定挨虐!

    诸多战师,心中刚升起的自信心再次被打击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院长相处,就要接受被打击的事实,习惯就好,习惯就好……”糜长老忍不住安慰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要习惯了,你就会觉得院长做出什么事都理所应当!”赵丙戌也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卓清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诸多战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三大院长。

    习惯就好……

    名师学院的长老和老师,这是承受了多么大的心理压力,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调整多久,卓清风这才将心中的郁闷吐出,环顾四周,朗声宣布:“经过考核,鸿远学院一百位选拔者,全部通过考核,正式成为战师堂的一员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通过了!”

    “一次性通过一百人,绝对是开创历史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全部通过,台下一阵哗然,鸿远学院的诸多学子,一个个激动的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他们学院,每次战师选拔,都是垫底,接近一万年的历史中,只有三百二十七人成功通过,说出去都觉得寒酸,结果……这一次考核就一百个,是其他三大学院三倍还多,是换做之前,想都不敢想的!

    “院长,我们也想做战师,你能不能专门给我们培训一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前20名有这个机会,我们也要学习,让战斗力更强,顺便考核个战师玩玩!”

    “还望院长给我们讲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战师吗?只要院长给我们讲课,我觉得,咱们整个学院的所有人,都能通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卓清风宣布完,还没来得及多说,就听到台下一阵呼啸,无数学员一个个满脸激动的看向张悬。

    他们前20名的实力,作为同学,知道了很清楚,正常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通过考核成为战师的,但院长讲两节课后,就全部成功了……

    前20名有如此待遇,如果他们也听了课,是不是也代表有机会成功?

    一个声音喊起,诸多学员,再也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虽然战师这是名师的一个分类,但战斗力强,是无数修炼者向往不已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去战师堂,当成杀人的兵器,提升战斗力,多一个职业,也是每个人都无法拒绝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众人会这么想,张悬一愣,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讲课的确能让你们的战斗力得到进步,但并不是人人都有如此大的进步……如果真想听,上一堂课,没有什么!只是……能不能考核上战师,成为其中的一位,还要看卓战师,他不同意,实力再强也是枉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