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冶尘败了?”

    “相同级别下,一招就被打成重伤?”

    “而且不是技巧……对方凭借的是肉身力量和真气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青年一招就被击败,刚才还满是轻视的众人,此刻全都神色凝重,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对一个只有十六、七岁的少年,并不在意,觉得虽然修为不低,极有可能是服用丹药之类的二世祖,战力一般。

    因此对他要比斗,并没上心,而此刻,见自己的伙伴,同级别无敌的冶尘,相同级别下,被对方一枪击飞,重伤倒地,一个个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们战师,不是走到哪都无敌的存在吗?

    怎么面对鸿远学院选拔出来的学员,不是对手,走路随便碰到一个少年,也打不过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对方和白天鸿远学院的那些学员不同,并非借助了战斗的技巧,找寻弱点,而是真气和肉身的对碰!

    也就是说,硬碰硬,同级别情况下,对方无论力量、真气还是反应速度,居然都比他们战师都要可怕!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被一击重伤的冶尘,手掌一拍,从地上站了起来,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他堂堂战师,白天被选拔学员羞辱倒也罢了,没想到晚上,还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侮辱……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!

    一声咆哮,冶尘不顾众人的反对,猛的来到跟前,手中兵器挥洒,全身真气运转如龙,眨眼工夫就将体内最狂暴的力量,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周围的空气,立刻被撕扯开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只有踏虚境,但力量全部发挥,拥有着蚕封境,都难以对抗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对方恼羞成怒,郑阳身体笔挺,如同标枪,双脚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一声轻哼,长枪再次刺出。

    辉煌的枪芒,如同蛟龙一般,向前疾刺,眨眼工夫就出现在对方眼前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可能!”

    脸色一变,冶尘吓得身体一僵,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了,只感到胸口一闷,再次被对方的枪尖击中,身体一疼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人在空中,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只一下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对手!有没有强一点的过来?”

    不理会受伤的冶尘,手持长枪,郑阳眉毛一扬,看下剩下的几位战师。

    “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少年,一招就将自己的伙伴击败,众人再没了轻视,一个个神色凝重,其中一个青年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位,蚕封境巅峰实力,是负责考核五年级的,用的兵器也是长枪,曾一枪挑的三大学院没一个学生敢上台。

    “我会压低修为与你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来到跟前,青年眉毛一动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压低修为?不用了!就你最强实力对我进攻吧!”郑阳摆了摆手,也不废话,手中长枪再次挑起,眨眼功夫,枪芒射出。

    “狂妄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直接出手,让他连压制修为的时间都没有,青年面容一沉,手中的枪身抖动,也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的兵器同样是枪,在上面沉浸多年,早已达到了人枪合一的境界,一攻击,顿时枪影连连,宛如一个不透风的幕布,将四周全部封锁。

    “好枪法,池晓用出全力了!”

    “他的枪,就连队长,都赞不绝口,这家伙必输无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蚕封境初期,就敢找麻烦……真是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青年枪法施展,几位战师同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这个伙伴的实力,他们知道的很多,长枪一出,半圣强者都要暂避其锋,对面那家伙不过是蚕封境初期罢了,能不能撑住一招,都还难说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议论纷纷,众人正想看这家伙如何被击败,揍得狗血淋头,就见蚕封境巅峰的战师池晓,一声闷喝,倒飞而出,和之前的冶尘一样,躺在了地上,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池晓败了?而且一招就败了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众人一个个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,对方击败冶尘,是因为他本身实力强,压低修为,也能胜过……而现在,实力比池晓还要低,轻松将其打成重伤……

    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池晓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青年急匆匆来到跟前,将伙伴扶起,随即看到他的眼中,露出了惊恐之色,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通知队长……我,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挣扎着坐起来,池晓咬牙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郑阳一眼,知道连池晓都抗衡不住,他们肯定更不是对手,众人一咬牙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名师学院,战师堂众人居住的院落,干净整洁,宽敞辽阔。

    是糜长老等人专门为准备的,只希望在这里,住的能够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宽阔的客厅里,卓清风端坐其中,对面是乌天穹、沈平潮和伍然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,他们也没什么事,就过来想卓清风讨教修为,一聊之下,顿时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不愧是战师堂的百夫长,对修为的理解,和对功法的研究,就算他们是院长,都很难比拟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这位真要出手,实力该有多恐怖!

    就算压低实力,也能越级战斗,让人难以战胜吧!

    “修炼无外乎于心,只要心是虔诚的,就会越来越强!”

    卓清风笑了笑:“我们战师,和你们普通名师不一样,我们的心全部沉浸在战斗上,你们还要分心辅修、教书育人……不如我们也很正?!?br />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乌天穹等人点头。

    战师之所以强大,是因为所有心思都用在了战斗上,以提升战斗力为目的,而普通名师,还要教书育人、学习辅修,各种应酬……

    心思分散,肯定不如专精的强大。

    他们是四大学院的院长,地位尊崇,也有好的修炼功法,修为上都不弱,但真要说战斗力如何,与这个卓清风比……还是相差很大一截的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就算名师,也不可能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“卓战师觉得张院长今晚授课,能让学生进步吗?”

    想起一件事,乌天穹问道。

    这位张院长临战授课,要提升学生的真气修为和力量,在他看来,是很难完成的事,不过,也想问问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“按照正常情况,这种事是完全不可能的。只是……这位张院长有些奇怪!”卓清风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完全可以确认,想要一夜之间,就想让学生的真气和力量,都增强,绝对是做梦……

    可这位张院长,他没底。

    随便指点半个时辰,就能让学员,对武技和战斗技巧,了解的连自己的战师都比不过,这种人实在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也拿不准!”

    乌天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对这位张院长的了解,比卓师更多,更是亲眼看到了讲课前学生的差距,知道很多事情,真是不能用常理衡量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用纠结,明天自然就知晓了……”

    卓清风轻轻一笑,正想继续说话,就看到一个青年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桥天境巅峰的战师黄涛。

    “队长,不好了……”一进房间,黄涛就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眉头一皱,卓清风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出去闲逛,遇到一个十、六七岁的少年,要和我们比武……结果,同级别下,我们全都不是对手,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将之前的事,黄涛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少年,和你们比武,你们不是对手?”卓清风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们是什么?

    战师!

    同级别最强大的存在,被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少年揍了,还无法还手?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是,对方只有蚕封境初期……池晓用尽了全力,都被一枪挑飞,身受重伤……”

    黄涛道。

    “蚕封境初期,将蚕封境巅峰的池晓击败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卓清风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如果是相同级别,自己的人输了,是学艺不精,级别低,居然能越级战斗,将他们击败……这就耐人寻味了!

    “是!”黄涛点头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人?是学院的名师吗?”

    卓清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走路的时候,正在闲聊,突然拦住我们,说战师的战斗力强,要和我们比试……先是压低修为和冶尘比试了一场,冶尘当场败了,然后……池晓上去,也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黄涛解释。

    “能在学院自由行走,肯定是学院的人,过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属下,接二连三被击败,卓清风脸色一沉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乌天穹、沈平潮等人也对望了一眼,起身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几人还没来到院落的门口,就听到一连几声惨呼,随即就看到,之前考核三大学院威风凛凛的诸多战师,一个个躺在地上,口吐鲜血,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少年,手持长枪,傲然站在原地,威风凛凛,如同一个不败战神。

    “就算压制了修为,同级别也不堪一击……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战师?”

    看到卓清风,少年眼皮一抬,淡淡一笑:“土鸡瓦狗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