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这玩意,他一点都不了解,只有自己亲身试验,才知道所谓的二和四,是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“院长要试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的糜长老等人脸色都白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院长,试什么坏什么,除非这位卓战师不想要这枚真息石了,否则,最好不要让他动手,不然,哭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心声,卓清风笑了笑:“不劳烦院长亲自试验,陈竹,你过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陈竹点了点头,来到跟前,手掌在上面一搭,立刻光芒一闪,一个数字出现在众人眼前——五!

    “这说明,陈竹的真气和力量,都超过了四的标准!”

    卓清风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!”

    刚才被击败的逻青学院院长张青山,走了过来,手掌在上面一搭,光芒一闪,显示了数字……四点五。

    虽然没到五,不如陈竹,却也超过“四”这个标准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褚健走了上来,在上面一搭,光芒闪烁,只有二点一。

    “我才这么点?”

    面皮一抽。

    他在鸿远学院的二十位选拔者里,排名第五,算是很高的名次了,结果却只有这点成绩,后面十五位,真要这样算的话,估计这个“二”都很难达到。

    这样看起来,要不是院长授课,凭借他们自己的实力,真想成为战师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想必张院长对这个真息石也有所了解了吧!”

    有三个人实验,真息石的情况,已经差不多知晓,卓清风笑着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点头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褚健的实力,他刚才也看了,在诸多学员中排的上靠前,他才二点一,真要让自己学院的学员上,估计能超过二的,不超过一半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最少要淘汰五十之多!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卓战师,可否给我两个时辰的时间,我给这些学生,传授些东西……两个时辰后,过来检测!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时辰?”卓清风一愣。

    武技与战斗技巧,可以短时间的提升,但真气和力量,则需要长时间积累吧!

    两个时辰传授……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也不用两个时辰了,现在天早已黑了,这样,给你们一夜的时间,明天早上过来检测!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卓清风道。

    光三大学院挑选,就花费了四个时辰,现在天已然大黑。

    反正三天内选出战师即可,没必要今天赶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感谢卓战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群学生无论肉身还是真气,都十分薄弱,如果能有一夜的时间授课、学习,绝对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都是为了选拔战师……”卓清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不多说了,赵长老、糜长老,你们招待三位院长和卓战师等人,我先给这些家伙,补点课!”

    笑了笑,张悬安排一声,带着众人笔直向长老院的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长老院的大殿,有隔绝气息的阵法,还有厉害的聚灵阵,最关键的是,盛放一百人,十分宽松,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他这边离开,糜长老等人则安排乌院长等人进行晚宴,然后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长老院的大殿,张悬先将聚灵阵重新布置了一遍,让其威力更大,随即取出五百枚上品灵石,放在四周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眨眼工夫,大殿就被浓郁的灵气灌满,感受到如同液体般的灵气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别人想要提升肉身和真气的力量,十分困难,对他来说,却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搜集了名师学院这么多练体功法,五耀金身前四重,已经彻底蜕变成了天道功法,就算没有宝物,也可以轻松修炼。

    至于真气,这些人就算不能修炼天道真气,但精简、精简、精简版的,还是很容易领悟的,只要稍加指点,锤炼真气,让积累变得浑厚,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有一夜的时间,能学到多少,看自己的悟性和能力!”

    将众人安排好,张悬环顾一周,声音郎朗响起:“现在我给大家传授一套炼体的法诀,五耀金身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中夹杂着师言天授,让所有学子,全都情不自禁的按照他的语言运转体内真气。

    吴阳子的五耀金身,繁琐复杂,就算是学院每个年级的前二十名,想要练成没有数十年的功夫,都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悬借助天道功法修改之后,就不一样了,已然变得十分简单,沉浸在修炼之中,所有学子的肉身力量,不断增加,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阳王赠送的府邸里,郑阳伸了个懒腰从房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整整一天的修炼,已经将老师讲解的内容完全消化,实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学院战师堂选拔……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一口浊气吐出,想起件事,郑阳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战师,每一个都能越级战斗,实力惊人,他想看看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也不招呼王颖等人,大步向学院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来到其中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大黑,宴会也结束了,三三两两的学子,走在校园内,显得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鸿远学院,在战师选拔上,一向被三大学院拉的很远,这次新院长继位,一改常态,将战师堂都打的没脾气,让他们都觉得扬眉吐气,说不出的舒爽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议论,郑阳也差不多了解了白天的情况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一路跟老师走来,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老师,有着何种惊天动地的能力!

    别说只是打败战师堂最低等的考核者……就算训练出一群人,将战师堂挑了,也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真气、力量,是修炼者日积月累的过程,这个张院长,以为讲一晚上课,就能提升…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为了提升真气精纯度,提高肉身力量,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?甚至来的时候,都要承受凤焰圣兽的烘烤……就算这样,也只是让真气和肉身提升一点罢了!”

    “讲了个战斗技巧,获得成功,就自命不凡,明天,等着看笑话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沿着街道前行,几个议论的声音传入耳朵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只见几个身穿古怪名师袍的青年,笑盈盈的向前走去,脸上露出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今天鸿远学院的学生,让他们战师堂,丢人现眼,换做谁,心中都会不忿!

    此刻听说这位张院长,临近磨枪讲解武技和战斗技巧也就罢了,居然还想短时间内提升真气的精纯度和肉身力量……这不是做梦吗?

    这两样,是修炼者强大的基础,如果这么容易就提升,他们战师堂也不至于如此辛苦的修炼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朋友,还请留步!”

    听对方的话语,对老师的嘲笑,溢于言表,郑阳眉头一皱,忍不住伸出手掌,拦在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几个青年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听说战师堂的人,个个战斗力强劲,我闲着无事,刚好想试试你们的实力,是不是和传说中的那么可怕!”

    郑阳淡淡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们是战师堂的人,还敢阻拦?找死!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野小子?活腻味了吧!”

    几人本来就不高兴,见一个只有十六、七岁的少年,敢拦住他们,还要试试他们的实力,顿时全都大怒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堂堂的战师,走到任何地方,都受人尊敬受人敬畏的存在。

    结果,到了这个鸿远学院,先被人接二连三的打晕不说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都如此猖狂,如何能忍得下去!

    “是不是找死,试试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生气,郑阳轻轻一笑,一柄长枪出现的掌心,在空中一划,释放出惊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既然想找麻烦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取出兵器,几位战师全都脸色一沉,其中一个,当先一步跨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青年,是踏虚境巅峰的实力,专门考核四年级学员的,今天考核三大学院的时候,大展神威,逼得无数才俊,举手认输,实力之强,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他看出郑阳,只有蚕封境初期,打算出手试试。

    身为战师,能够越级战斗,对方和他只差一个小级别,先要击败,应该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!我可以让你三招……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兵器取出,青年神色淡然的道。

    身上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让我三招?不用了……我会将修为压制的和你一样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还没搞清事实,郑阳摇了摇头,体内真气运转,一阵脆响,修为被压制到了踏虚境巅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找不自在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少年,敢压低修为和他战斗,青年冷冷一笑,手中兵器,猛地一挥,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,轰然席卷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实力,只是踏虚境巅峰,但这一招的威力,就算是蚕封境巅峰,都不敢硬抗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攻击,郑阳轻轻一笑,也不后退,手中长枪,轻轻一抖,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枪和对方的兵器对碰,只一下,青年就倒飞而出,躺在地上,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(月初,求保底月票!稍后有个年度总结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