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远学院一年级参加选拔赛的,一共二十人,这位朱希是第二十名,也就是说,是……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四大学院,参加选拔的一年级成员八十人中,按照实力排列的话,估计也要排到第八十名……

    逻青学院的第一名,都被一刀劈飞,你上去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所有人看傻子一样看向他,更是有人捂上了眼睛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是输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朱希没有太大迟疑,跳上高台。

    刚才展示的时候他就知道,凭借现在的实力,想要成为战师,是完全没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就算明知打不赢,鸿远学院,也不是怂包!

    “有意思,实力强的不敢上,反倒上了一个弱的……那好,我就看看能不能在我手里撑到一招!”

    陈竹舔了舔嘴唇,手中长刀一抖,真气激荡,发出呜咽之音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能够坚持一招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朱希手腕一翻,一柄长矛出现在掌心,同时脑中张院长讲课的内容,在记忆中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刚才褚健与那位许台战斗,仔细看了,应该是使用了院长讲解的技巧,大不了就是选不上,他也想试试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呼喊,朱希双眼猛地张开,手中长矛一抖,猛地向前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院长说过,长枪、长矛之类的兵器,遇到短兵,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,一寸短一寸险,对方用的刀,虽然威力大,长度上却不够,完全可以借助这点,吸引对方,让其轻视……”

    院长的话语,在脑?;叵?,长矛破空而至,凌空出现了一道幻影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攻击,陈竹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手中的长刀,轻轻一划,眼前的空气再次被劈开,一道尖锐的气芒向长枪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的应对措施,和张院长讲解的完全相同,眼睛一亮,朱希手中长枪继续向前,同一时刻,一脚对着对方的胯下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战需要虚实结合,长矛疾刺,看起来发挥了兵器长的优势,而实际上,真正的杀招是他的脚掌。

    院长专门讲解过如何看出对方战斗时的弱点,这位陈竹长刀呼啸,力量全部集中在上半身,下半身必然存在空门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个脚掌入肉的声音,随即就看到陈竹瞳孔一缩,“??!”的一声,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趴在地上,如同一个虾米。

    朱希这一脚,用的力量太大,而且,对方的胯下又刚好是弱点所在,直接踢的差点再不能人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朱希,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战斗,没想到一脚正中要害,挠挠头,整个人都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很强吗?

    怎么这么简单就一脚踢废了?

    不光他如此,擂台下的所有人,都大眼瞪小眼,满脸抓狂。

    你们不光说这家伙是倒数第一吗?

    倒数第一,只用了两招就将陈竹打的残废?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卓清风也木了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这招的可怕,身为战师中的骄骄者,可是能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位朱希,用全力的一枪,将陈竹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了上半身,然后再出其不意,一脚踢中胯下……看起来简单,却对时机的把握和掌控,达到极高水平才行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的自己,压制修为,想要在第一次战斗的时候,就找到这个缺点,并加以利用,也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鸿远学院,一个只排到第二十名的家伙,轻松做到了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老半天,陈竹这才恢复过来,站起身来,看向眼前的朱希,咬牙切齿,快要爆了。

    本想替朋友出气,谁知落得比朋友还惨的下场……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赢的……要不要再打一???”朱希挠挠头。

    他只是按照院长的讲解,一知半解的随便施展,到底是怎么赢的,并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对方如果真想再战斗,也乐意奉陪,刚好再试一试院长传授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还想要自己出手,陈竹一咬牙,全身青筋崩出,一声咆哮,长刀脱手而出!

    正是刚才击败张青山的那个所谓的禁招!

    这次他含怒出手,威力更大,刀芒撕裂四周,猎猎作响,似乎可以将人瞬间撕碎。

    “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张青山吓得脸色发白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在台上,对方用的是这招,根本就挡不住,弄不好已然重伤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还是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招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长刀劈来,朱希没有慌张,反而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台下的时候,对方施展这招,他就结合院长的讲解,仔细分析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招使用了全部的力量,也就是说,攻击强,自身防御却是最弱的时候!

    只要抓住这个弱点,加以利用,破解对方的招数,并不难!

    眉毛扬起,手中长矛,长蛇一般猛地弹了出去,对着虚空之处,连连点去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!

    一连串密集的脆响,长矛每一次都点在了大刀攻击的节点上。

    后者的力量,尽管狂暴,但被连续点了数百下,也消耗干净。

    以快卸力!

    这也是院长讲过的,面对强大的攻击,无法抗衡的情况下,以最快的速度,与其撞击,细微的力量,积少成多,就会形成洪流。

    本来他只是试一试,没想到果然成功了!

    长矛挡住对方的长刀,朱希身体一晃,再次来到对方跟前,和刚才一样,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用尽全力,正是力量最空虚之时,趁他病,要他命!

    战斗时机稍瞬即逝,自然要把握机会。

    正想着一刀下去,这家伙必然身首异处,当场被活活劈死,谁知对方不但轻松挡住又一脚踹过来,陈竹脸色一变,刚想躲闪,就看到一巴掌抽下。

    对方的脚掌居然是虚招,巴掌才是实招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光想着躲下面了,脸上没有任何防御,一巴掌抽中,脸蛋一下红肿起来,眼前一黑,横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朱希这一巴掌,用尽了全力,虽然力量和修为不如对方,同为合灵境,威力也是很可怕的,只一下,就将陈竹的牙齿抽掉了十几颗,一头从高台上栽了下去,栽在地上,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“果然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再次将陈竹击败,朱希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院长讲解的内容,虽然记得很牢固,却没实际运用过,并不知道威力如何,此刻一用,才明白……太他妈好用,太他妈爽了!

    就好像跑去考试,提前知道了答案,并且得到了详细讲解一般……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战师,在院长讲解的内容下,如同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云虚学院、逻青学院、青竹学园的诸多学子、长老一个个面面相觑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遍战斗,这位朱希是侥幸胜出,第二遍陈竹都将杀手锏使出来了,还败得一塌糊涂,就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是鸿远学院最差的吗?”

    “鸿远最差的,都将陈竹战师轻松击败,那强的,该有多强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展示的时候,他们都看了,鸿远学院不光差,对战斗的理解还低……怎么一开始比赛,就像换了人一样,变得这么强大?

    太诡异了吧!

    “无论这个朱?;故侵暗哪俏获医?,真气、修为都远远不如许台和陈竹,但却轻易获胜,说明他们对武技和战斗时机的把握,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乌天穹眉毛乱跳。

    展示的时候,他也不看好鸿远学院,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自己学院的前几名上去,连三招都坚持不住,而对方的学员,轻松将战师击败……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沈平潮也眉头皱成疙瘩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一个修炼者,对战斗时机把握的精准,是天赋,两个也是……就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“朱?!こ?!通过选拔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震惊,卓清风抽了抽嘴唇,大声宣布。

    “我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朱希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没有任何指望,谁知按照院长的讲解战斗,顺利成为战师……

    “嗯,你对战斗时机的把握,精准无比,陈竹都不是对手,自然通过了考核……”卓清风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事实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陈竹从第一次进攻被踢中胯下,就已经输了,第二次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

    点点头,朱希正想说话,突然想起什么,忍不住看过来:“卓战师,合灵境的战师,只有这两个,现在他们都受伤了,后面的……怎么考核?”

    战师堂的来者,加上卓清风,一共十三个。

    合灵境到半圣,六个级别,每个级别,都有两个人负责考核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合灵境一共就两个人……现在一个被褚健打的不停吐血,一个被他打的,头插在地上……合灵境的战师,已然无人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两个属下,的确短时间内,不能战斗,卓清风眉头也是皱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