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健根本就想不到,能将对方击败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实力,刚才都看到了,剑气纵横,招数精湛,就算是三个他,加在一起都不是对手,本来与其战斗都没有信心出手,还是想起院长的讲解,才匆忙应对。

    院长讲过与这种肉身、剑法、反应……都几乎完美的人,该怎么战斗,只是他觉得,没有机会遇到,没当回事,做梦都没想到,按照讲解所说的话去进攻,居然有如此奇效!

    一指就点到在地……真的假的,这也太容易了吧?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刚才连赵忠川,都三招坚持不到的超级强强者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许台战师,被击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么多人,连他三招都抗不过,这家伙却将其击败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鸿远学院的学生实力很差吗?这是……怎个情况?”

    他在台上发呆,有些不明所以,台下都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目瞪口呆,像是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云虚学院、逻青学院、青竹学园,一来到就进行过展示,大家对各自的实力,都有一定了解了。

    这位褚健,80人之中,前50都排不上,结果上台后,一指头就将许台戳翻在地……这差距,未免有些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你作弊!”

    吐了几口鲜血,许台这才缓过劲儿来,站起身来冷冷盯着眼前的青年,如同一头凶兽。

    堂堂战师,居然被一个真气、力量、反应速度……都不如他的人,一指戳翻,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褚健一呆,想要说些什么,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没作弊,怎么将对方击败的,真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要说作弊了,大家都擂台上公平决斗,而且对方还用的长剑,这样算起来,绝对是实打实的获胜……

    “敢不敢和我重新比试一??!”

    许台咬牙。

    “好,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褚健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不光许台这样认为,台下很多人也都这样想的,如果现在就说对方输了,肯定不会承认,赢了也不会光彩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,这次我再不会手下留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答应,许台一声长啸,身体一晃,长?;删蘖?,笔直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一出手就用了最强的力量,比刚才还要可怕,长?;姑焕吹礁?,剑气就将比试台的地面撕裂。

    “和刚才的情况一样……院长对于这种攻击,也进行了讲解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,威力无比的一剑,褚健脑中陷入回忆,再次想起了院长的讲授。

    身体轻轻一转,并指做剑,向一个方向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指尖入肉,真气如同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下一刻,气势汹汹的许台,再次躺在了地上,脸色发白,再次大口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模样比刚才还要惨烈几分。

    似乎体内有吐不完的鲜血一般。

    “又败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他用出了全力,都被一指击败,难道这位褚健,一直隐藏了修为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不懂,他的招数实在太深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寂静,所有人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三大学院的第一名,全都对望了一眼,各自头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根本就没把鸿远学院放在眼里,觉得选拔出前20名,对方可能连一个都没有,做梦都没想到,对方这位排名并不靠前的家伙,轻而易举就将战师堂的战师击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挣扎的站起身来,许台咬牙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败的!

    堂堂合灵境,几乎没有敌手的存在,被人击败都不知道,让他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许台,还嫌丢人丢的不够?”

    见他不服,卓清风冷哼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……”

    许台急忙转头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真气和力量,的确不如你,但他对武技的理解和对战斗时机的把握,是你远远比不上的,刚才那一指,看起来简单,实际上却要对你剑法以及真气运转情况,了如指掌才能做到!”

    卓清风眼力惊人,看出了症结所在,解释一句:“以手指为剑,吸引你露出破绽,然后再加以攻击……这份眼力,足可以做战师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队长发话,许台不敢多说,只好点头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通过了?”

    本来觉得完全没有希望,听到通过选拔,褚健满脸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考核是,只要能接住三招,便可通过,你将我们的战师击败了,不算通过的话,谁能通过?”

    卓清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褚健点点头,从高台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许台,你休息一下,陈竹,继续考核!”

    战师虽然强大,却也不是真正无敌的,至少他在同级别的时候,这位许台就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因此,四大学院偶尔出现一个天才,将其击败,不算什么,卓清风并没太大意外,让考核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陈竹点点头,跳了上去,目光落了下来:“可有敢与我战斗的?同样……只要接住我三招,可以成为战师!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一柄长刀,刀芒锋利,配合真气和气势,让人还未战斗,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这家伙看起来比许台还要可怕,甚至实力更强!

    “早知道他更厉害,刚才就应该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也没用啊,许台战师的三招,连赵忠川都接不住,就算上去,也是枉然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知这次谁能在他手里过上三招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陈竹释放力量,强大无匹,众人一个个再次面带忧色。

    许台就这么难对付,更何况此人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是逻青学院排行第一的,张青山!”

    “他的实力很强,或许能够抵挡三招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人,台下一个个目光集中。

    张青山,逻青学院一年级的最强者,之前的那位赵忠川,在手里连两招都接不到。

    由他出手,肯定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呼呼呼!

    议论声中,台上的比斗已然开始,张青山五指张开,真气挥洒,如同长江大潮,奔腾不息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肯定连一招都撑不住,就会被如此狂暴的真气撕裂,对面的陈竹,却像海浪中的小船,无论风暴再大,都随波逐流,不会沉没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招即过,二人战了个平手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想通过三招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见两招无果,陈竹眼睛眯了起来,一声冷哼,长刀突然脱手而出,化作一道闪电,笔直向前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速度太快,空气瞬间裂开,张青山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浪袭来,似乎要将他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身体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,同时手中的兵器一翻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长刀和兵器对碰,强大的气劲,将擂台的地面,以二人为中心,震碎一大片,张青山脸色一红,鲜血喷出,倒飞而出,落到了台下。

    “输了?我怎么可能输了?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,张青山面如白纸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可是逻青学院的第一名,如此强大的实力,居然连三招都没接住……考核战师失败,强烈的挫败感,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来之前我怎么交代的?不允许使用禁招,陈竹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郁闷,就听到卓清风脸色一沉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如果正常三招的话,这位张青山必然能够轻松获胜,谁知自己这位属下,居然关键时刻使用了禁招,简直有违规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竹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许台被击败,他心里有了波动,情急之下用出了禁招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沈院长,是我属下用错了招数,你学院的这位张青山,虽然败了,却也有资格成为战师!”

    呵斥完对方,卓清风转头看向沈平潮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卓战师了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学生还有机会成为战师,沈平潮松了口气,忍不住抱拳。

    对方这样做,很明显给他面子,不能不领这个情。

    “继续进行吧!”

    处理完张青山的事,卓清风继续道。

    陈竹环顾一周,带着傲然:“谁愿意上来?”

    刚才一刀将张青山劈飞,实在太过气势,本来觉得自己还有些希望的考核者,此刻一个个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张青山的反应速度和力量,对方真要施展出那样狂暴的刀法,恐怕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,就会身受重伤,甚至……被当场劈死!

    “怎么?又没人上来了?我没看错的话,鸿远学院,这半天只上来一个吧!可还有人敢与我战斗?”

    目光集中,陈竹冷冷道。

    好友许台被鸿远学院的学生打成重伤,他打算报复一下,给对方一个下马威,让其明白,战师的真正实力,就算只用三招,也不是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公然开口,挑战鸿远学院的学员,众人全都迟疑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青年一咬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跳上高台。

    “朱?!闶遣渭友“蔚牡故谝?,这样上去,不是找死么?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不知谁喊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