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咳咳,原来这位就是张院长,早就听闻大名,果然英雄年少!”

    过了半天,乌天穹、沈平潮才满脸尴尬的从废墟中飞过来,落到跟前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丢人,就直接下船了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摔得这么狠,好不容易积攒的高人形象,一干二净,一世英名,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末学后辈见过乌院长、沈院长!”

    张悬行礼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是个六星名师,对方却是七星,礼节上,不能让对方挑出毛病。

    “同为院长,就是同辈,没必要这些虚礼。张院长,飞舟直接开进学院,是我们有失妥当,不过……这些圣兽,你是不是该还给我们?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乌天穹脸色铁青的道。

    云崖飞舟是一件法宝,摔一下,虽有损伤,无伤大雅,还能接受,可这么多圣兽,就算他们云虚学院家底厚,也折腾不起??!

    再说,真要被拐走了,战师选拔完毕,这么多学生和老师,怎么回去?

    单靠走路的话,估计头发白了,都到不了家!

    青源封号帝国,笼罩的范围不知多远,四大学院更是天南地北,云崖飞舟都整整飞了一个多月,换做步行,没达到圣域的话,基本就等于老死也走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你们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沉思了一下,张悬露出纠结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乌天穹看过来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道:“实话和你们说吧,为了迎接这次战师选拔,我们鸿远学院专门请园林大师过来布置,设计了很多美景,布置了无数珍贵的宝物,到现在还负债累累……结果,被你的飞舟一砸,全部毁了。云虚学院财大气粗,你看……能不能先将我们的损失赔了,再说圣兽的事?”

    云崖飞舟自天而降,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,学院不少建筑都变成了废墟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园林大师?美景?宝物?”

    乌天穹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刚才在飞舟上又不是没看到下面的情况,就是普通的建筑而已,哪来的美景?宝物?再说飞舟落地的时候,他也看了,大部分都是广场、街道,应该不用赔偿很多吧!

    心中这样想,但圣兽在对方手里,只好抱拳:“不知需要花费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具体多少我也不太清楚,你也知道,我刚当上院长不久,对这些不太清楚……这样吧,我给你问问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招呼一声:“糜长老,你计算一下,乌院长这个飞舟撞击的地方,各种建筑、宝物完全恢复,大概需要花费多少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询问,糜长老点了点头,飞向空中,看了一眼,回到跟前,传音过来:“回禀院长,飞舟撞毁的一共八所建筑,和三处池塘,完全修复的话,大概需要上品灵石……两枚!”

    有钱人的眼里,上品灵石,不算什么,实际购买力还是很强大的。

    飞舟撞击的地方,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,普通工匠就能完成,两枚上品灵石,都不用,就能完美修复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张悬似乎没听清,声音响起,眉头皱起:“两万枚上品灵石?你确定这么多上品灵石能够修好?”

    “两万……”糜长老一呆。

    我啥时候说过两万?我说的是两枚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多美轮美奂的建筑,不光出自大师之后,更多的是先辈的心血,是价值无法衡量的,你再仔细算算到底需要多少,放心吧,云虚学院,身为四大学院之首,财大气粗,肯定不会赖账的!”

    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糜长老嘴唇一抽,语气中带着试探:“那就……两万五,或者三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万够吗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万……是够呢?还是不够呢……要不还是五万吧……”糜长老眼皮乱跳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五万?竟然需要这么多?也对,先祖留下的财产毁在我手,可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张悬转头一脸歉然的看过来:“乌院长,你也听到了,学院的损坏实在太严重了,大概需要花费五万上品灵石,才可以完全修复……”

    乌院长眼皮乱翻。

    你们能演得再假一点吗?

    就这点破地方,五枚上品灵石,都用不了……给我开口五万?

    当我傻??!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对方故意抬高价格,这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,谁让他们不敬为先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摇摇头:“咳咳,张院长,驾驭飞舟直接冲进来,是我的不对,在这里老朽向鸿远学院道歉!这样吧,损坏的地方,我云虚学院会重新修建完整,保证和以前一模一样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帮忙修复?也好!刚好我们学院,还差一个汇聚灵气的七级大阵,如果乌院长,能帮我们布置好,修复院子的事,我们自己来也行!”

    见对方识趣,张悬笑了笑。

    跟我装逼,一来到还弄了个大飞舟,气势汹汹,说实话,是我不想装……不然,装不死你!

    “汇聚灵气的七级大阵?”

    乌天穹面皮一抽。

    布置七级大阵,不光要邀请七星阵法师,更重要的是,七级的阵旗,每一根都价值不菲,布置笼罩一个学院,而且能维持多年运转的阵法,花费之大,绝对堪称恐怖!

    不过看对方的样子,这是最低要求,不答应的话,圣兽很可能就不还了。

    十六头圣兽,可是他们学院很大一笔财产,再说,驾驭飞舟而来,还没开始选拔,就等于把圣兽拐走了,传出去,也有伤颜面,丢不起这个人??!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咬了咬牙:“好吧,我答应!”

    “还是乌院长大气,在下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一抱拳,紧接着转身看向身后的诸多圣兽,手指连连弹出,主仆契约解掉:“好了,你们自由了,还是重新回云虚学院吧!”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诸多圣兽一个个满脸委屈,巨大的眼睛中,充满了不舍。

    身居龙族血脉,知道能够说出天龙八音是什么概念,眼前这位,极有可能是真龙化形……好不容易认主,刚骄傲了一下,就被解除契约,全都满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回到云虚学院,你们之前的供奉加倍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些家伙的表情,面皮狂抽,乌院长一咬牙,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承诺,十六头圣兽,这才勉为其难的重新回到云崖飞舟的跟前,表情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见这群家伙,这副表情,捂着胸口,乌院长觉得有些喘不过来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前就听说,这个张院长很邪性,亲眼见到,才知道,比听到的还要邪的多。

    简直就坑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心中的郁闷压下去,正想说话,就听不远处的青年,叹息一声,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实在想跟着我,将他们送回学院后,也是可以悄悄回来的!”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十六头圣兽,同时欢欣雀跃,再次疯狂嘶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身体一晃,乌院长觉得胸口更疼,更喘不开了……

    这叫啥事,不带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不然,我怕坚持不到战师选拔完,就被活活气死……

    刚来的时候,意气风发,觉得云虚学院,高手如云,这次的成绩必然创出新高……谁知选拔还没开始,就被鸿远这位新院长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!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郁闷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事情解决,还是讨论一下,战师选拔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强行运转真气,将胸口的疼痛压住,乌天穹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次四大学院齐聚,就是为了百年一度的战师选拔!”

    沈平潮开口:“战师,名师堂的最强战斗力,对抗异灵族人的最强利器,关系着人族的安危,一定要好好对待,丝毫不能马虎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张悬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只是对他们不尊重鸿远学院的小惩大诫,牵扯到战师选拔,还是要共同协作,谁都不能拖后腿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战师选拔,名额比上次翻了一倍,以前,四大学院,加在一起,五个年级,只招收五十位,而这次,却要了一百个!”

    说起选拔,乌天穹将刚才的不愉快抛开,神色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招收一百个?”

    还是第一次知道关于战师堂的招收名额,张悬忍不住咋舌。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,五个年级,足有十万学生,其他三大学院,虽然具体人数不知,但地位比鸿远要高,恐怕人数,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按照最保守的估计,四大学院最少要有四十万以上的学员,却只招收100人!

    比例达到了令人惊恐的4000分之一!

    换做以前只有50位的话,比例更高,达到了8000分之一,难怪这个选拔让人可怕,果然是万里挑一。

    要知道能考入名师学院,首先就是一个比例很大的选拔。

    “这次人数是多了,但是选拔更加严苛……听说还牵扯生死战!”

    沈平潮道。

    “生死战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嗯,战师和普通名师不一样,主要目的是为了战斗,对抗异灵族,没经历过生死,又怎么可能发挥出超出常人的战斗力?”

    伍然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