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已经考完了?”

    “短短两个月,就将一个封号王国,晋级为帝国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咱们学院最高记录的莫流真院长,用了整整三年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长老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猜到,院长考核晋升帝国,必然能够通过,可做梦都没想到,这么快!

    两个月就成功,恐怕已经打破了名师堂的记录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太快了,不出意外,院长应该已经动身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,刚好能赶上战师选拔……”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说起战师选拔,众人全都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四大名师学院百年进行一次,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,实际上却是暗自较量,这时候,院长能亲自回来,主持大局,更是成为六星名师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选拔战师,每个年级都有机会,各年级前二十名,经过这两个月的比试,已经差不多选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须长青道。

    战师选拔,以武力为先,这两个月来,各年级一直在进行大比,终于选出了各自的前二十名,这些人将代表学院,与其他三大学院进行角逐,争夺最后的名额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学生实力如何?”听到选出,赵丙戌停顿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以往的情况,还是稍弱,能够通过的,恐怕……没几个!”须长青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,一向都是四大学院垫底的,成立万年来,一共才有三百二十七人成为战师,分散到百年一次,也就平均每次三、四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距离选拔还有几天时间,将这些学生集中起来,好好修炼,争取让他们再进一步!”听到情况并不乐观,赵丙戌,道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!”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临阵磨枪,虽然成效微乎其微,但也是没办法事了。

    其他名师学院,拥有七星名师坐镇,资源也比鸿远学院丰厚,很多顶尖天才,都选择这三所学习,而他们能招到的,都是剩下的……比不过对方,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教学相长,老师光教的好不行,生源不好,学生没有天赋,同样没有升学率。

    这就是恶性循环,连续多年都拿不到好成绩,名师堂总部的奖励越来越少,名声降低,好学生自然不会再来……以后就更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名师学院,诸多长老议事,鸿远城外,一个巨大的飞舟停了下下来。

    足有七、八十米长,十多层楼高,上面楼阁亭台一应俱全,远远看去,异常奢华。

    飞舟前面、后面,各有八头蕴含龙族血脉的圣兽驾驭,将巨大的船体托举在空中,缓缓降落,没有一丝颠簸。

    甲板上,两个老者站在上方,看着眼前巍峨辽阔的城墙,全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乌院长,多亏了你的【云崖飞舟】,不然,这么快想赶到这里,真不太容易!”

    左手边的一个青衣老者捋着胡须道。

    “四大学院,同气连枝,相互帮助应该的!再说,这次在鸿远学院进行选拔,从我们云虚学院过来,刚好路过你们逻青学院,将你们接上……也能让诸多学子,早些交流,提前知道世界之大,强者如林!不然一直闭关自封,觉得天下英雄唯我独尊,对他们的成长,也没有任何好处?!?br />
    右边的灰衣老者,笑道。

    这二人,每一个都有圣域以上的实力,气息袅袅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名师袍胸前的徽章,七颗星星闪耀发光,一看就知道,已然达到了七星的地步。

    七星名师,这可是鸿远帝国名师堂,甚至名师学院,都无人达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理不辩不清,道不讲不明……这些学子,能够从学院中脱颖而出,参加战师的选拔,基本的都是惊才绝艳之辈,恃才傲物,是难以避免的,让他们提前知道,山外有山,人上有人,也不是什么过错,反而有很大好处!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都来了,伍院长呢?怎么一直没见?”

    乌院长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伍然这家伙,你也知道,痴迷于封圣台孔师留下的心得,还弄了个封圣会,几个月前就提前出门了,估计现在早就入城!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道。

    他们口中说的伍然,正是当初张悬在封圣台遇到的那位青竹名师学院的院长,封圣会会长。

    这位青衣老者则是逻青名师学院院长沈平潮,乌院长则是云虚学院院长,乌天穹。

    云虚、逻青、青竹、鸿远……为青源封号王国下属四大名师学院。

    云虚第一,鸿远最后。

    “乌师、沈师,家师伍然有请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,一个中年人就飞了过来,落在跟前,恭敬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说这家伙早就到了……”沈平潮笑了笑,也不多说,当即回答:“我们这就过去!”

    说完和乌天穹交代了身后的师生几句,跟在青年身后,笔直向城内飞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来到一个宽敞的院落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,果然看到伍然正坐在里面,将热水缓缓倒入茶壶,动作优雅而舒适,一看就知道是一位茶道大师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东西,来的挺快!怎么,喊我们过来喝茶?提前说一声,不是好茶,我俩不喝!”

    乌天穹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一定是好茶!”轻轻一笑,伍然抬眼看了过来:“这可是我托人花了大价钱,专门购买的,等着你们俩过来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将茶壶中的茶水,倒进了水杯。

    二人接过,还没品尝,就看到一道浓郁的云雾,从中升腾而起,宛如烟霞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茶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先不说茶到底好不好,单是这种品相,就令无数茶,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云飘雾沉,给人一种烟雾笼罩江河之感,茶未进口,已然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这是鸿远帝国,云雾岭特有的云雾茶,就这一小壶,就要了我十枚上品灵石!而且还有价无市,基本上买不到,我托了好多人,也只买到一两。一直没舍得喝,就等你们俩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伍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光这品相就值了!”乌天穹笑了笑:“来,我试试,味道如何!”

    笑罢,品了一口,立刻眼睛一亮,赞不绝口:“好茶!”

    一侧的沈平潮也不迟疑,喝完也同样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这茶从何处买来?给我也捎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捎?如果能捎来,我肯定先买十斤存着了……”伍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将你这一两卖给我,大不了我出双倍价格!”沈平潮忙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爱茶之人,如此美茶,虽只喝了一次,却已然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“双倍价格也没有……好了,不跟你们废话了!”伍然摇了摇头:“你们可听说,鸿远学院老院长出事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两年前失踪,生死不知,现在鸿远学院,应该都还没有新院长吧!”

    乌天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四大名师学院院长,地位相同,这位老院长一次试炼失踪,再没回来,甚至生死不知,他们早就听说了,还暗自神伤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是两年前失踪这个消息正确,不过,鸿远学院,已经选出了新院长了!”伍然道。

    “选出新院长了?是个什么样的人,打听了吗?”沈平潮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打听也知道不少了……这个鸿远学院的新院长,如果我说出来,你们肯定会吓一跳!”

    他提前几天,到了鸿远城,到处都是新院长的消息,想不知道都难。

    “吓一跳?”乌天穹和沈平潮对望了一眼:“难道这个院长很有名?是总部派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是名师学院今年刚入学的学员,只有二十岁,叫张悬!”伍然道。

    “刚入学的学员?”

    “二十岁?你确定这个消息是正确的?”

    两位院长同时一呆,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鸿远学院这是要疯,还是破罐子破摔?

    一个二十岁的家伙,毛都没扎齐,当学院院长?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当然是正确的,不信你可以到鸿远城随便打听!”伍然苦笑一声:“你俩不要小瞧这位只有二十岁院长,我听过他的诸多消息,到现在,都觉得有不可思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乌天穹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乌院长,当年继位的时候,也请过先祖吧?不知得到了多少先祖的认可?”伍然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才,只得到了百分之四十五的先祖认可,在云虚学院历代的一百多位院长中排行第七!”

    嘴上说不才,实际上带着满身傲气。

    一百多位先祖,达到百分之四十五的认可,说明已经超过了四十多人承认他的身份,历代之中都算得上强大了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有百分之二十认可,就算通过,他差不多已经翻倍了。

    “沈院长呢?”伍然看向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只得到了百分之三十七的认可,在逻青学院历代院长中,还没进入前十……惭愧!”沈平潮道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四十五、百分之三十七……对历代先祖来说,都算不上弱,可对鸿远学院这位新任的院长来说,的确可以说一声惭愧了!”

    伍然摇了摇头,眼中露出了不敢相信之色,似乎知道的消息,太过震撼,到现在都无法消化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……我们不如他?”

    两大院长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