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回到继位大典结束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继位大典,沈万廷、柳在言两位族长满脸激动和感慨。

    尤其是沈万廷,作为鸿远城最大家族的实际掌权人,知道张师今天闹出这么大动静,代表的意义。

    让所有名师,都彻底承认;云雾岭所有灵兽,都称呼主人……权势之大,号召力之强,鸿远城再无人可比。

    就算玉神清陛下,都相差十万八千里,不在同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与之交好,以后沈家飞黄腾达,越来越强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正打算回到家族,与诸多长老商议一下,如何打通关系,就见自己这位平时,最赞赏的儿子,满身重伤的被人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沈万廷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鸿远城四大家族之首,沈家有着无比强大的威慑力,他儿子,堂堂少族长,被打成这样,简直无法无天,没将沈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爹爹,一定要替我做主……”见他来到,沈君涕泗横流,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“谁动的手,敢挑衅沈家,就算他是王公贵族,皇亲国戚,一样替你做主,让他给我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眼睛眯起,沈万廷声音中带着霸气,和不容置疑的威权。

    身为第一家族的族长,有这个能力,也有这个魄力。

    “是名师学院一个不知名的小名师……他卑鄙无耻,弄出陷阱,依仗人多,将我和柳泉,打成这样!”

    沈君咬牙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对方人多势众,具体有多少人并不清楚,被蒙住了脑袋,只觉得铺天盖地的攻击,劈头盖脸地砸下来,然后、然后……就这样了!

    “不知名的小名师?人多势众?”

    沈万廷眉毛一抬:“吃了雄心豹子胆,敢找麻烦?”

    沈家虽然只是个大家族,势力却是遍布各行各业,鸿远城名师堂,就有他们七位六星名师级别的供奉;家族子弟中,也有好几位,达到了六星名师级别。

    因此,只是一个普通名师的话,构不成任何威胁,说教训就教训了,不管名师堂,还是名师学院,这点面子还是能给的。

    “他是几星名师?”虽然小名师,不算什么,沈万廷还是仔细询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四星!”

    沈君连忙道。

    小小四星名师而已,父亲要动手,还不轻松加愉快,分分钟弄死?

    “这种级别的家伙,也敢欺负到我们头上?”眼睛眯起,沈万廷大手一摆:“叫什么名字?我这就派人去名师学院抓过来,好好让你出气!”

    “他叫张悬,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妄人……”

    沈君咬牙,心中正畅想着,父亲出手,对方必然凄惨无比,就见不远处一向沉着的中年人,浑身哆嗦,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怎么了?”沈君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沈万廷一脚踹了过来,气得胡须乱颤:“我操你姥姥,你他妈想找死,别拉上沈家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没想到父亲会对他出手,毫无防备之下,沈君被一脚踢到墙上,大口大口吐血,差点没当场挂了。

    同时一脸的懵逼……爹爹,我才是挨打的,不替我出气倒也罢了,又是骂人又是动手,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还操我姥姥,给你十个胆子,你敢吗……

    “爹爹,你要是不想插手,我自己解决,我身为沈家大公子,对付一个四星名师还是能够做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沈君咬牙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在朝廷都有功名在身,战功赫赫,现在被打成这样,不替出气就倒也罢了,反而揍人……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动用自己的关系,在军中能混到如此地位,岂会简单?

    教训一个四级名师,想必还十分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要自己出手,信不信我现在就剁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逆子的话,沈万廷差点没吐血,大手一摆:“来人,把这家伙给我捆了,照死里打,不得留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听到吩咐,冲进来的一群下人,全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下的命令,也不敢反驳,齐刷刷上前将沈君捆了起来,却没动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看到父亲是真的生气,不像玩笑,沈君满脸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还敢跟我说为什么,你可知道今天名师学院继任的院长是谁?”沈万廷气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院长?我刚到学校没多久,就被人打了,并未没参加继位大典……”沈君尴尬。

    虽然和父亲一起去见世面,但是继位大典还没开始,就被殴打得面目全非,让属下搀扶回家族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见到,自然不知道新院长是谁,更不知道闹出了多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新院长就是张悬!”

    沈万廷怒气冲冲,对诸多下人一招手:“带着这个逆子,去名师学院道歉,哦,不,先去皇宫,我要去见玉神清陛下!”

    这个逆子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,前去道歉的话,恐怕连院长的人影都见不到,只能寄希望于陛下的脸面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还发生在柳家。

    柳泉也一脸懵逼的被他父亲狂揍一顿,最关键的是,之前的伤,还不许敷药……导致很多地方,溃烂越来越严重,疼痛不堪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还不理解,此刻看到张悬坐在主位上,几句话就让淮王爷,感恩涕零,差点下跪,更是让玉神清陛下,求爷爷告奶奶的,让其收下菩提子……

    再傻也明白,眼前这人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我要对付张院长,还请院长,不要迁怒于我们沈家……”

    重伤的沈君一咬牙,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,那几个人是我找的,与我柳家无关,我父亲根本就不知情……”

    柳泉也忙道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,张悬这才明白过来,到底怎么回事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你跑到名师学院,要教训我……这不是找刺激吗?

    就算当时众人不知道他院长的身份,可悬悬会在那里放着……没被当场打死,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满脸无奈,正想拒绝对方的赔偿,反正他也没有受伤……灵光一闪,将戒指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地位已经不是以前的普通学员了,而是名师学院的院长,对方公然找自己麻烦,不处理的话,一来对学院的声誉有很大影响;二来,这两个家族必然寝食难安,在鸿远城,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但凭自己的影响力,如果被别人知道,他们曾得罪过自己,谁还再敢和他们一起做生意?

    避之唯恐不及!

    地位代表了言行,一举一动都要符合身份才行,这就是……社会!

    接过戒指,精神在里面扫了一眼,随即看到无数宝物。

    光上品灵石,就有接近五百枚之多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族,好大方!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这么多上品灵石,可不是小数目,就算鸿远皇室拿出来,恐怕都要伤筋动骨,缓和一段时间,这两个家族轻松拿了出来,足见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“沈家商行遍布整个鸿远帝国,再加上他们的很多生意,都是和青源封号帝国做的……资产颇为丰厚,要说流动资金,恐怕我们皇室,也没有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看出了他的震惊,一侧的玉神清悄悄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“比皇室还富有?”张悬咂舌。

    难怪第一次见到这位沈君,就直接拿出两枚上品灵石当做见面礼,这可是邢远、玉飞儿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原来家里这么有钱!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做生意,又和青源帝国有交易,完全可以让他们帮忙……”将刚才的想法,在脑海转了一遍,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现在缺钱,想去寻找上品灵石而不可得,既然对方做生意,又有青源封号帝国的门路,想必出售些东西,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反正比他出手,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用一下?

    “东西我就收下了!”想到这,张悬点了点头,看过来:“刚好我还有点事情可能还要劳烦你们!”

    “院长说的是哪里话,我们沈家和柳家,只要能够做到,必定在所不辞……”

    沈万廷、柳在言眼睛一亮,同时抱拳。

    现在最怕的是对方无欲无求,有事,才能拉拢关系,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“继位大典时的情况,你们都看到了,云雾岭的诸多兽宠,为了讨我欢心,送了很多礼物,这些东西我也用不着,既然你们两家都是做生意的,可否代为出售?”

    张悬说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等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听到居然是这个要求,沈万廷、柳在言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牵扯利益,就再也割舍不开,对方将这东西给他们去做,说明已经摒弃前嫌,信任有加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张悬不在多说,取出一枚储物戒指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雾岭诸多圣兽所赠送的宝物,全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虽然珍稀,但对他来说用处不大,还不如换取上品灵石,用来修炼。

    至于对方根基在这,肯定也不敢刷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无论在鸿远城还是其他帝国,都极为抢手……院长放心,交给我们,保证两个月内,就帮你全部销售出去!”

    沈万廷连连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