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玉神清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这家伙找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“院长不收他的贺礼,这几天一有空就过来,说要亲自见你一面,怎么拦都拦不住,估计是怕你生气吧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什么,糜长老笑道。

    张院长继位大典上闹出的动静这么大,万兽来朝,一堂公开课,让全校师生拥有了半师之谊……更是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!

    单凭这两点,就知道,以后前途无量,不然也不会送出如此珍贵的礼物,进行拉拢了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人家没收,再想起之前女儿生日,将对方撵出宴会厅……不害怕才怪!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吧!”这些人情世故,张悬很快想通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收对方的礼物,是因为自己观看了对方的炼魂功法,又借用了他们的菩提树,不愿再占便宜。

    但是要因此让对方误会,就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院长会客的厅堂,果然看到玉神清陛下,正坐在里面,满脸着急。

    与玉神清一起的,还有三个中年人,其中两个连坐都不敢坐,脸色发白的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陛下,淮王爷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这两个中年人并不认识,另外一个倒是熟悉,正是送自己府邸的淮王爷。

    还没成为院长的时候,此人就赠送府邸,对他还是有很大好感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张院长!”

    四人同时起身抱拳。

    他们的地位虽然在鸿远帝国算是最巅峰了,可这个堂堂名师学院院长比,还是不如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坐在主位上,向淮王爷看了过去:“王爷慷慨赠送府邸,在下还没去当面道谢,反倒让你来了,真是惭愧!”

    “院长说的哪里话!”淮王爷连忙起身:“第一次见到院长,我就知道必是人中龙凤,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淮王爷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当初第一次看到这位,张悬张师的时候,并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认为圣人门阀的袁涛,对他器重,才想着要去拉拢。

    谁知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一个刚来鸿远城,无依无靠的,只有合灵境的小人物,已然变成了,整个名师学院最有权势的人。

    想想都令人唏嘘,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淮王爷客气了……”张悬摇了摇头:“王爷如果不嫌弃,可否露上一手,让我看看你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露一手?”

    先是一愣,淮王爷随即狂喜。

    对方这样说,自然是想给他指点!

    眼前这位的实力,目前可能不如他,但公开课能讲的驴啸狗鸣,对师道的理解,绝对不是普通六星名师能够比拟的!

    能得到这种人的单独指点,绝对能胜过无数年的苦修!

    “乐意之至!”

    不敢废话,急忙来到大厅中间,拳头捏紧,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手立刻展示出了实力,和糜长老等人丝毫不差,也达到了圣域一重巅峰。

    很快,一套武技打完,收手而立,如同小学生一样,淮王爷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正想询问,就听上方的青年,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套流水拳法,已经被王爷修炼的炉火纯青,的确不弱,不过……最近王爷是不是经常感到气血凝滞,有些力不从心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院长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淮王爷一愣,身体忍不住一僵。

    他最近的确经常感到气血凝滞,真气流淌不畅,只不过,消息隐瞒的很好,谁都没说过,甚至玉神清陛下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毕竟,他位高权重,觊觎位置的不知多少,一旦传出去身体有恙,必然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谁都没告诉,只打了一套武技,就看出来了,这是什么眼力?

    没有回答他的话,张悬笑了笑:“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是以前的伤势引起的吧!”

    淮王爷之所以能得到如今的地位,年轻的时候,为国征战,立下不少汗马功劳,更是受过几次重伤,命在旦夕。

    病根应该就是那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淮王爷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壶美酒,你喝下,然后按照我传授给你的疏导之法,进行修炼,顽疾便可解除,勤加努力,突破当前的境界,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递来一葫芦美酒,紧接着,取出纸笔,龙飞凤舞,写出一套功法。

    他现在虽然只有半圣初期,但看完了名师学院藏书库的所有书籍,对修炼的理解,圣域二重以下,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帮对方指点,写出一套针对体质的功法,简单至极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张院长!”

    结果功法只看了一眼,淮王爷瞳孔收缩,全身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,自然可以看出这套功法,比皇室的修炼法诀,都要高明,而且更符合体质,认真修炼,顽疾只是小事,恐怕真和对方所说的一样,突破当前的桎梏,冲击更高境界!

    只赠送了一座府邸,就得到了一套可以传承后世的功法……

    绝对是赚大发了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玉神清和剩下的二人对望了一眼,各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功法的内容,但能让一向沉稳的淮王爷如此激动,足见不凡。

    对方没成为院长之前,他们没眼力,现在在想交好……已然来不及了!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!”张悬笑了笑。

    一套功法而已,又不是天道功法的精简版,信手为之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做也算报答了对方赠送府邸的恩情,两不相欠了。

    处理完淮王爷的事,张悬看向不远处的玉神清:“不知陛下,今天过来找我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玉神清急忙起身:“张院长,这次我过来,是有两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院长对我玉家恩情这么大,传授小女修炼灵魂的方法不说,更是救活菩提树……神清感激不尽,如果没有表示,实在太过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玉神清忙道。

    对方拒绝的他的礼物,让其惶恐,这次过来,是再次送礼的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!”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院长大义,对钱财之类并不在意,这是菩提树这么多年以来,诞生的唯一一粒菩提子……还望院长不要再推辞!”

    玉神清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玉盒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打开盒子,里面一粒圆润的种子,平躺其中。

    “菩提子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这玩意有啥用?

    虽然他看了不知多少书,却也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只要好好种植,可以再次成长出一株菩提树,常在树下修炼,能够安静心神,实力倍增,免除走火入魔的危险,对灵魂修炼者,有奇效……”

    玉神清忙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种植出菩提树?”张悬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圣域菩提树,他的确挺羡慕的,能这么快温养魏如烟的灵魂,足见强大。

    如果能有一株,巫魂在其中修炼,实力绝对会成倍增加。

    “嗯!”玉神清递了过来:“张师能创出如此厉害的灵魂修炼法诀,想必对灵魂的研究很深,所以,还望勿要推辞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张悬不再拒绝。

    其他贵重东西可以不收,不过,这颗菩提子,的确有用,完全可以留下。

    届时,种植在千蚁蜂巢,随身携带,巫魂可以随时进入修炼,也不用担心浪费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……还是你们两个说吧!”

    见他手下,玉神清松了口气,尴尬一笑,看向身后的两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二人走上前来,同时抱拳。

    “鸿远城沈家当代家主沈万廷,见过张院长!”

    “鸿远城沈家当代家主柳在言,见过张院长!”

    “沈家?柳家?”

    鸿远城四大家族,张悬之前就听说过,只是从未有交集,这两位家主过来找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“是,犬子不识好歹,得罪张院长,我沈家特意过来赔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柳泉有眼不识泰山,我也是来特意赔罪的!这个不孝子,任你处置!”

    两位家主一招手,两个青年就被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正是当初在玉飞儿宴会遇到的沈君、柳泉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人,哪还有翩翩公子的模样,被揍的如同猪头,面目全非,要不是眉宇间依稀有些痕迹,他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以说,太惨了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沈君,在玉飞儿的宴会,和自己有过言语上的不快,可……也没什么冲突啊,不至于给打成这样吧!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居然敢找院长麻烦,是我们教子无方,甘愿受到惩罚,这是我们两个家族,给出的赔偿,还望院长收下!”

    一伸手,沈万廷递来一枚储物戒指,态度诚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呆住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找自己麻烦?没有啊……怎么自己一点都不记得?

    难道失忆了?

    “还望院长不要推辞,不然,我们两大家族,必然惶恐的不敢在鸿远城待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张院长没说收,也没说不收,脸色奇怪,柳在言急忙道。

    张悬越来越迷惑了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见他脸上的疑惑不似作伪,玉神清和淮王爷对望了一眼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对方找麻烦,要揍他,居然都不记得……

    院长就是院长,你看着心胸,这气度……

    厉害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