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从圣巅峰?”

    傀儡愣了一下,忍不住低头看去,体内力量瞬间燃起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强大的气息四处激荡,将众人逼得情不自禁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圣域一重?我……怎么突破了?”傀儡脸色发呆。

    他成为傀儡都四千年了,一直都是从圣巅峰,从未想过,实力还能突破。

    “如果猜的不错,应该是院长!吞噬了你体内的地心晶石,也顺便帮你突破了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有了第六关的经历,他们知道院长拥有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可能是觉得吞噬了对方体内的地心晶石,不好意思,顺手也帮忙更改了一下结构,让其变得更加流畅,更加符合自然,实力自然也就有了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诸多院长的解释,傀儡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地心晶石虽然对他来说,十分重要,却也不是必备之物,舍弃一部分,却让实力暴增到了圣域,绝对是赚大发了!

    只是……他的实力提升,后人想要再闯关,恐怕难度更大,到了这里,就成了死局,再无法冲击到更高的第九层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是做了好事,但是对后人来说,却是造孽。

    等于彻底堵了路,再无人能够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第九层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感慨,卫冉雪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第九层……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名师学院建立以来,从未有人进去过,或许……只有建校的穆凯祖师才知道吧!”

    傀儡摇了摇摇头。

    守护第九层的是圣域一重的傀儡,而闯记录山的要求,是半圣之前……也就是说,需要跨越整整三个大级别越级挑战,就当初的他,也做不到,更何况别人!

    名师学院建校万年来,也只有这个青年才做到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应该不会有危险,创立记录山的目的是为了选拔人才,自然不可能让人才死在其中!”

    见众人担心,傀儡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是啊,名师学院的目的就是选拔人才,记录山更是如此,能通过前八层了,说明天赋之强,旷绝古今,如此人物,怎么可能在最后一关出事!

    所以根本不用担心!

    不过,就算不担心……院长到底在第九层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一瞬间,赵丙戌等人心中全都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到一天前。

    顺利通过前八层,看着房顶被自己钉在上面的傀儡,张悬松了口气,继续向上走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是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第六层对抗从圣级别的傀儡,就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虽然达到了6500万鼎,堪比从圣中期,但身体化“圣”,无论反应意识,还是战斗中的应变,都远超过他,力量就算超过,想要胜出,也很难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就算力量强劲,半圣巅峰,也是极限了,想要胜过从圣初期,只能借助天道图书馆。

    于是第六层,他给对方指点,让其成功拜师,顺利过关。

    至于第七层,对方并不相信自己,战斗无法胜出的情况下,只好将其拆成碎片。

    但凡能够打过,也不会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将对方拆成那副样子,鬼都认不出来……实在太害羞了。

    第八层,莫流真以肋骨炼制成的傀儡,更加强大,一上来就被狂殴一顿,在地面留下了诸多大坑,更是身受重伤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关再无法通过,突然发现,这个傀儡竟然是用地心晶石,炼制成功的。

    地心晶石是修炼五耀金身第四重必须使用的宝物,一直没有找到,在这里居然看到,顿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明说自己需要这种灵石,对方肯定会当场翻脸,将自己活活打死,无奈之下,只好用了一些小计策。

    借助灵石的力量,五耀金身顺利突破了第四重,让他的肉身力量再次暴增。

    之前单凭肉身拥有1600万鼎,而现在翻倍,已然达到了3200万鼎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单凭肉身,力量已然堪比蚕封境后期强者!

    配合上真气2900万鼎、魂力2000万鼎的话,全部力量,已然达到了8100万鼎!

    这种力量,就算从圣巅峰,都远远不如,莫流真的傀儡,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之下,自然被一拳打飞,贴到了墙上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(从圣初期6000万鼎,中期6500万鼎,后期7000万鼎,巅峰7500万鼎?。?br />
    “虽然将上一层的傀儡击败,但是我真正的战斗力,距离从圣巅峰,还有些差距?!?br />
    尽管一拳,就将莫流真肋骨形成的傀儡打的昏迷,实际上张悬并未自大的认为,已经拥有了堪比从圣巅峰的战斗力了。

    能如此轻松,是因为这家伙,和自己战斗过一次,已经对他招数上的缺陷和漏洞,完全知晓了,再加上对方心中轻敌,才得以成功。

    一旦遇到一位全力出手的从圣巅峰,就算力量不弱于对方,想要获胜,肯定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还是小心为好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一直想低调的原因。

    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堤高于岸,浪必湍之。

    可惜,每次想低调,都会适得其反,让他满是忧郁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人生吧!往往都是寂寞如雪的。

    胜过从圣巅峰都难,第九层想要通过,恐怕没有一点机会,除非……现在能找到蚕封境的天道功法,将实力直接提升到蚕封境巅峰。

    但这种功法,在这里明显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既然走到这一步,还是上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没有丝毫停留,张悬继续向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闯关而来,都到这里了,如果是因为畏惧,而停滞不前,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也要上去看看,大不了认输便是。

    推开第九层的大门,一个巨大空旷的房间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一个老者,出现在视线。

    “穆师?”

    看清此人的容貌,张悬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开派祖师穆凯。

    之前才在高台见过对方留下的残魂。

    “不对,是穆师根据自己形象炼制出来的圣域级别的傀儡!”

    虽然奇怪,但也很快看出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并非真正的穆凯穆师,也不是他留下的残魂,而是根据他模样,炼制的傀儡,远远看去和真人一样,以至于让他,第一眼看过去,都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达到半圣,就从第一关闯到这里,说明了你的天赋和实力!”

    见他走上来,穆师傀儡眼中带着笑意,淡淡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穆师!”

    张悬抱拳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就算只是傀儡,肯定也和第八层一样,蕴含着穆师的意念,不容小瞧。

    “嗯!”穆师傀儡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现在是圣域一重初期的实力,你只要能胜过我,就算闯过记录山,得到我留下的好处!”

    “胜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面带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单凭实力,想要胜过对方,可能性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要是凭借他拆东西的本领,弄的对方变成残疾,然后变成碎片,应该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只是用这样的手段,对付开派祖师,实在有些过意不去,十分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一旦让别人知道,身为院长,注重身份,一定会害羞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只要能胜过我,什么手段都可以用,无须讲究规则!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,穆师笑了笑:“说实话,我以圣域的实力,对你一个连半圣都没达到的人出手,本身就是不讲究规则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张悬眼神古怪:“可以不用讲究规则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穆师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样说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,不需要讲究规则,张悬松了口气,心中的负担松了下来,精神一动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金源鼎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鼎鼎,去将这家伙,给我揍晕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大手一摆,张悬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穆的傀儡而已,我现在就帮主人炼成渣渣……”

    金源鼎应了一声,身体一晃,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它是名师堂留给学院的圣器,当年就见过穆凯穆师,此时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穆师傀儡差点没晕过去,急忙大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示意金源鼎停下,张悬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你刚说,啥手段都可以用,我现在将金源鼎召唤出来,又怎么了?

    “咳咳,我说的是可以用手段,是你可以动用实力、招数,以及各种辅修职业,而不是……借助圣器,不然,依靠圣器之威,就算一个只有化凡一、两重的人,也同样能从第一关冲过来,记录山也就没了意义!”

    穆师傀儡脸色一红,道。

    怪他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记录山是考核个人能力的,你将圣器拿出来,就算实力不行,也肯定能顺水顺风,一路通关??!

    这样还考核过屁!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我误会了!”

    张悬挠了挠头,将金源鼎再次收回戒指,手腕一翻,一柄普通的绝品灵器长剑出现在掌心,笔直向对方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穆师傀儡点了点头,轻轻一笑,正想说话,就见一道剑芒,笔直刺了出来,宛如流星,耀眼夺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