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特殊,能有什么特殊?”

    卫冉雪奇怪。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第八层是并非是傀儡,而是当初莫流真院长,用自己的肋骨做成了一个分身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分身?”卫冉雪一呆?!安淮?,当年莫流真院长达到化凡九重巅峰,再次闯关,和第一次只闯到第七层不同,到了第八层,而且……还击败了这层的傀儡,觉得有很大的漏洞,便亲自出手,取出自己的一根肋骨,借助地心晶石,按照自己到实力和战斗技巧,重新打造了这层的守护者!”

    “地心晶石?那种地心才能诞生的珍稀矿石?”

    卫冉雪皱眉。

    这种晶石,她听说过,是一种不可多见的矿石,质地坚硬,蕴含炙热的能量,用来锤炼肉身,炼制傀儡,有奇效。

    这东西据说在几千年前就被消耗殆尽,很难找到一枚了,莫流真居然用其炼制傀儡……想想都觉得奢侈。

    就算只是当做主材料,强大也不容忽视!

    恐怕就算是从圣巅峰,圣域一重强者也能胜过吧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还将自己的意念,留在其中……也就是说,第八关已经不是普通的傀儡了,而是和当年的莫流真院长一模一样,再配合不知疼痛,几乎防御无敌的身躯,就算的当初的莫流真,都很难胜过,更何况院长了!”

    赵丙戌满是苦笑。

    不是不相信院长,而是院长现在的实力只有化凡九重初期,有些太低了。

    而留下这个傀儡的时候,莫流真院长,已经是化凡九重巅峰,距离半圣,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超级天才,相差接近一个大级别,后者更是不知疲倦不知疼痛的怪物,难怪他没有一点信心。

    卫冉雪说不出话来,如果真是这样,院长想胜……的确太难,甚至可以说,已经没有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上去看看,便会知晓!”须长青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同时向第八层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层同样十分安静,没有任何战斗的气息,不过,地面坑坑洼洼,到处都破碎不堪,一看就知道,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晚了,战斗应该早就结束了……”四周看了一眼,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作为名师,眼力惊人,可以轻松看出这场战斗,发生在一天之前,也就是说,一天前战斗就已经有结果了。

    急忙来到房屋的中间,分开寻找,并未看到半个人影,也没有发现破碎的零件。

    “谁赢了?”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如果和上一层一样,满地的碎片和零件,不用想也知道,必然是院长,成功将傀儡击败!

    可现在地面干净,除了这些战斗痕迹什么都没有,难不成院长败了?

    但真要败了的话……傀儡呢?

    怎么也不见了?

    “这里有血!”突然,卫冉雪停了下来,神色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跟前,果然看到地面,留下了一滩血液,明显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“是院长留下的……”众人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这个傀儡虽是莫留珍院长,用肋骨做成的分身,却是没有血液的……流了一地,说明肯定院长不是对手,被当场打伤。

    前七层过的都很简单,这层却如此,想要通过这关,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“虽然受伤,但大家不用太过担心,这层的傀儡,拥有莫流真院长的意念,应该不会对院长痛下杀手!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有些担忧,赵丙戌解释。

    前七层的傀儡,都是普通的灵性,只知道战斗和守关,并没有人类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层莫流真院长留下了意念,自然有他的秉性思维,知道张师的身份后,应该不会痛下杀手!

    这样一来,院长就是安全的,至少生命能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正在揣测,不知院长到底在这里经历了什么,就听到书画学院院长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急忙看去,就见他手指指向上方的屋顶,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顺着方向看去,众人也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只见房顶的墙壁之上,一个人影紧贴在上面,深深陷入其中,砸出了一个“大”字,双眼紧闭,应该是已经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莫流真院长炼制成的傀儡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认得出来,急忙道。

    知道是谁,诸多长老不敢犹豫,全部飞到空中,将其从墙上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钟鼎淳和天工院院长,来到跟前,帮忙治疗,片刻后,悠悠醒转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,傀儡气的脸色涨红,破口大骂:“可恶……之前来闯关的那个无耻家伙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无耻家伙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莫流真院长的意念,如此评价院长,全都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根据历史记载,这位院长,天赋无双,脾气和秉性,却十分沉稳,正因如此,才能被后世无数学员崇拜,名垂千古。

    号称万年来,学院名副其实第一人!

    怎么这样沉稳的人,一点风度都没有,反而破口大骂,如此激动?

    “这家伙和我比斗,根本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莫流真院长留下的傀儡,一脸气愤:“打了几招,我知道继续打下去,他肯定无法获胜,就让其识趣的离开……谁知这家伙却十分热情的说对我很崇拜,要我手把手传授他武技,更是抓住我的手,各种赞美之词源源不断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脸上满是懊悔,眼中都是中计的神情:“听他这样说,身为名师自然当仁不让,随口指点了他几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知这家伙拉着我的手死活不放,非说要多接触偶像……我一时不差,中了诡计,本以为真是对我崇拜,谁知、谁知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越说越气,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谁知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说到一半,卫冉雪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谁知这个无耻家伙,根本不是什么崇拜,更不是想让我教他,而是……借助我身体中的地心晶石进行修炼!”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可以看出,我是地心晶石炼制而成的……如果这家伙疯狂吸收,必然能够察觉,可他……一丝丝调取力量,而且嘴上说的好听,我完全没有察觉,几乎将体内晶石的大部分能量都被吞噬了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就算融合了人类的意念,也只是傀儡,对身体控制没那么敏感。

    和无魂金人一样,只是个能够行走,施展力量的躯体罢了,不战斗的话,根本不知道身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晶石,最多我的防御差了一些,可……这家伙不知怎么回事,肉身力量却瞬间大增,再次战斗,一拳就将我击飞……没了防御,对方实力又强……所以,我就被当场震晕,镶嵌到了屋顶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怒气冲冲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家伙是要偷他的地心晶石修炼,打死也不会听信对方的话??!这下好了,防御下降,战斗力减弱不说……被打得如同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修炼一生,见过无数名师,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!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憋屈,见到诸多长老,才忍不住发出了牢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怎么回事,诸多长老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一个个面皮抽搐。

    看来院长刚开始的确不是对手,后来,接触对方体内的地心晶石,修炼了什么武技,这才实力大进,成功将其击败……

    这样做,在战斗中,不算什么,毕竟生死都可以抛弃,可用来闯关……的确不太地道。

    但要是直说,借助对方的地心晶石,估计非但不给,还会出手当场将其打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战斗本身就是你生我死,容不得谦让,他能这样做,说明并非呆板固执之人,这种人通?;岵痪幸桓?,走得更远!”

    将心中的憋屈说出来,傀儡心情好了许多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名师,虽然为人师表,讲究身份,但也不能太过呆板,否则,如何推陈出新,越走越远?

    不说其他,就算当初的孔师,也不是固执之辈,反而会从善如流,当年三下地窟,伪装成异灵族人,混入其中,最后甚至被封王、封皇,差点弄的他们灭族……

    名师,要是自顾身份,一味呆板,秉承前人的意念,没有创新,没有大胆的尝试,人族也不会短短几万年,就发展的如此辉煌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能想通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赵丙戌等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位蕴含莫流真院长的意念,前一个更是他们的院长,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,帮谁说话都不合适,他能自己理解,正好省的自己等人劝导了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将我击败,肯定是进入第九层了,第九层,是禁地,你们就算手持长老令,也无法进去,还是留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点点头,傀儡站起身来,向上看了一眼,道。

    第九层,就算有长老令,也无法进入了,只有凭借真正的战斗力,闯过守关者,才能成功……

    就算当初的他,都没做到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赵丙戌等人点头,规则他们也都知道,本以为到了这层就能找到院长,现在看来,院长比他们想象中走的还远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前辈,你的实力,好像并不是从圣巅峰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感慨,天工学院院长看出了什么,突然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