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层更加空旷,而且墙壁四周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。

    从圣级别强者战斗,威力无穷,一旦泄露,很容易造成灾难,有阵法加固,就不一样了,进入其中的人,完全可以放手战斗,而不用顾忌,也能更好的发挥最强战斗力。

    来到跟前,向中间看去,本以为和前五关一样,有个傀儡躺在地上,或重伤或碎裂,谁知这种情况,并未出现。

    一头傀儡正金刀大马的坐在不远处,身上的气息如同锋利的长剑一般,散发出让人刺骨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第六层不是从圣初期傀儡吗?怎么……看起来不像?”

    “是不像,好像变得更强了!”

    “傀儡的实力不是固定,不能修炼吗?怎么会变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家伙,众人全都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眼力,可以轻松看出,这头傀儡的具体实力,已然超过了从圣初期的桎梏,达到了中期!

    只是……第六关不一直都是初期吗?啥时候修为增加了?

    傀儡是机械,是天工,就算有灵性,也只是一堆工具……不可能修炼的,不能修炼,怎么实力增加?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家伙将院长杀了?”

    不知谁说了一句,众人全都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前几关,院长过得十分轻松,傀儡也都很容易就败了,这关傀儡实力突然增加,而院长又一去不复返,会不会没反应过来,就被杀了?

    真要这样,他们绝对是历史的罪人。

    “一天前前来闯关的人呢?”

    再也忍不住,赵丙戌取出手中的长老令牌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闯关的人?你们说的是张师吧!我已拜他为师,成了他座下傀儡,不知你们找老师,所为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急忙站起身来,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“拜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座下傀儡?”

    赵丙戌、糜长老等人眼睛一黑,差点栽倒。

    院长可以让人拜师,可以让兽和圣器认主,他们都忍了……毕竟有先例在这,可让傀儡拜师,什么鬼?

    这玩意虽然能说人话,也有灵性,毕竟是机械,拥有的记忆和知识,也是灌输进去的,拜师……学习什么?

    “是啊,本来我阻拦老师,正要战斗,突然发现了我炼制过程中的一处明显失误,并帮忙加以改正……简单一改,就让我的实力,提升了一个级别,如此厉害,自然要拜师!”

    见众人疑惑,傀儡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炼制过程中的失误?”

    天工学院院长嘴角一抽:“啥时候……院长也精通天工之术了?”

    历代这么多名师过来闯关,都没看出过问题,院长一来到不光指出,还帮忙改正了……对天工职业的理解,比起他,都只强不弱!

    这……世上还有院长不会的职业吗?

    “嗯,张师乃是我师,一天前就去第七层了,如果你们想找,就上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知道这家伙都拜师了,自然不会再阻拦,众人向当初莫流真院长留下的记录,第七层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层的傀儡,具有从圣后期的实力,不知张师会遇到什么,有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莫流真院长留下的笔记,上面记录着,当年他考核第七层的情况,十分危险,随时都会死亡,幸好临阵突破,这才一举战胜?!?br />
    一边向上行走,赵丙戌一边神色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莫流真院长曾留下笔记,记载了当年闯记录山遇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够凭借蚕封境初期,就冲到这一关,并非单纯的实力,还有运气成分在内,如果不侥幸突破,别说打破历史,都有可能重伤甚至死亡。

    伴随记录山越走越高,傀儡的力量也越来越强,力量也难以控制,很容易造成谁都无法预料的局面。

    院长进入这里一天都没有回来,会不会正是遭遇了这种情况?

    “院长的实力,我真心佩服,但蚕封境还是有些太低了,跨越接近三个大级别,去挑战从圣后期强者,获胜的几率实在太渺茫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么多年来,我也见过不少战师,但是要说跨越接近三个大级别去战斗,而且还能获胜的,从来没有见过!”

    “战师都做不到,院长又怎么可能完成?”

    想到第七层傀儡的可怕,众人越来越担心。

    战师虽然也是名师的一种,但实际上却截然不同,类似于军队,用来守护人族,捍卫着名师堂威权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战士强调的是战斗力,不修辅修,不是教书育人,不是培养学生,而是实力足够强,就可以评定等级。

    比教书育人,其他职业,肯定不值一提,但要说战斗力,几乎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这种人都很难跨越接近三个大级别,战斗获胜,更何况普通名师。

    满是担心,众人来到第七层。

    这里更加宽阔,推门走进去,和前几层的紧凑不同,显得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诸多防御阵法,巩固在四周,宽阔的大厅中间未看到半个人影,让人满是迷惑。

    没有傀儡,也没有战斗的痕迹,难道院长在这里没有战斗?

    “不对?你们看那是什么?”像是发现了什么,糜长老向不远处的墙角一指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去,立刻看到地上一堆破碎的零件。

    “是傀儡……被拆碎了!”天工院院长,来到跟前,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。

    记录山中的这些傀儡,每一头都由上万个零件组合而成,繁琐复杂,眼前这个,明显被人硬生生打碎,恢复了原始状态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守关的傀儡,已经被打成这样了?”糜长老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将傀儡击败就很难了,拆成这副模样……该有多强的实力?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……”摇了摇头,天工学院院长满脸苦笑!

    虽然他从未来到过这层,但地上的一堆零件,构造复杂,材料和炼制手法,十分高明,一看就知道不凡,组合起来,实力必然超过从圣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的傀儡,变成这样一堆,说不是院长出手,谁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他,很难获胜,结果到了一看,直接将人家傀儡都拆了……

    院长,你可真够狠的!

    傀儡,只是负责守关,到底哪里得罪,让你拆成这副鬼样子……

    上万个零件,就算有图纸,六星级别的天工师,也需要最少几天时间才能恢复如初……最重要的是,还只是身躯,其中的灵性,战斗意识,恐怕更加麻烦,必须要武技学院帮忙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院长这一拆,他们两大学院最少忙上半个多月,才能让这关重新启动。

    不过没达到半圣,就能闯到这关的几乎没有,数千年不出现一个,也没必要着急。

    “前几层院长一直手下留情,看来这层……是真的动手了!”卫冉雪道。

    前面的诸多关卡,院长或看一眼,或用喊一声,目的只是将这些傀儡击退,让其在无法攻击,并没有真正的,动用实力。

    这层一进来就看到满地的零件,肯定是直接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从圣后期,面对这样的傀儡想胜出都很难,院长只有化凡九重初期,就拆成了满地零件……

    “当初莫流真院长都是险胜,院长不但获胜,还将其拆成这个样子,到底多强?又到底是怎么修炼的?”

    嘴角抽搐,众人全都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看来院长的实力,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,不光能够越级挑战,还能跨越越接近三个级别,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战师的标准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之前觉得,院长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放在辅修上了,这才让辅修职业如此厉害,现在看来,辅修的确是他并未认真学习的职业,真正的精力,还是修炼!

    不然,也不会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没有人,会不劳而获!这么厉害,一定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苦修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光这份毅力就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“院长在这层没有事情,看样是去了第八层,这下糟了……”沿着房子转了一圈,确实没有找到张悬的任何痕迹,赵丙戌想到了什么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是啊,应该进入第八层了……”糜长老脸色也有些泛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第八层又有什么不对劲?”卫冉雪长老,对记录山知道的不多,看二人的表情不太自然,秀眉一蹙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担心,院长去了第八层,会遇到危险!”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啥事,不用担心,第七层,我们之前也觉得院长很难通过,可事实上,却将傀儡打成了这副模样,说明实力极强,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!这种能力,通过只有从圣巅峰的第八关,应该不会太难吧!”

    卫冉雪笑了笑。

    一进入记录山,众人就各种担心,但是院长以绝对的实力,告诉他们这种担心,是完全没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都连续过了七层了,一步步见证院长创造出来的奇迹,难道还有什么,不相信的吗?

    就选现在别人告诉她,院长一路打了过来,她都觉得完全可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第八层的傀儡有些特殊,和前面的不太相同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不理解,对院长还有着强大的信心,赵丙戌满是无奈的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