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了一眼?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皱眉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问你怎么输的,意思很明显,输在了哪个招数,或者什么功法之下……不想说,不说就罢了,如此诗情画意干什么?

    还“看了你一眼……”,是不是紧接着还会说“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名师大陆很流行的一首塞外曲目,不少人都会唱,现在在问你正事,一个傀儡,不好好回答,整这些歌词,干什么?

    糜长老等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表情,傀儡一脸要哭的表情:“我说的是他看了我一眼……我就输了!”

    “看一眼?”

    众人一呆。

    听说过一招败北,一掌、一剑定输赢的,可没听说过,看一眼就认输的!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昨天来闯关的那位,没对你出手,而是看了一眼,就让你主动认输?”

    须长青像是明白了什么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点头,见有人理解自己,激动的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“是?”

    面面相觑,赵丙戌、糜长老等人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你是傀儡,负责守护记录山的存在,院长看你一眼,就认输?就算想讨好,也不用做的如此明显吧!

    这样还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?

    “可否将昨天战斗的情况仔细描述一下?”和众人的想法不一样,须长青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傀儡也不迟疑,将之前战斗的情景,重新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到张悬,它主动进行攻击,就在即将来到对方跟前的时候,青年轻轻一笑,双眼的光芒,在虚空一处交汇。

    众人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同,但傀儡却像见鬼一样,吓得急忙后退,因为速度太快,前进的力量和后退的力量冲击,让其千锤百炼的身躯,发生了剧烈碰撞,还没出手就受了重伤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傀儡构造上的缺陷?”

    其他院长还在疑惑,对方是不是说的有些玄乎了,天工学院的院长,身体一晃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傀儡是天工物品,和人类的构造不同,院长目光集中的地方,正是这个傀儡,构造中最大的缺陷,战斗的话,只需手指在上面轻轻一点,就能让其变成废品,再无战斗的能力!

    甚至,事后连修复都做不到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傀儡攻击的瞬间,院长不光找到了对方招式中的缺陷,更是找到了构造中的漏洞!

    看了一眼没出手,是在警告,是在提醒,如果还不识趣,就极有可能面临四分五裂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如此危险,傀儡自然不敢硬碰,结果就导致力量相冲,还未出手,就已然受伤……

    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是极难。

    记录山中的傀儡,是无数先辈研究了不知多少岁月,更是融合了很多名师战斗经验,才形成的。

    说起战斗经验,比起身经百战的士兵,都要强大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万片树叶有万般,就算相同材料,相同天工师炼制的同样傀儡,缺陷的地点和展现方式,也是不尽相同的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还能一眼看出漏洞,并且找到炼制中的问题……这是什么眼力?又有多强的战斗应变技巧?

    “还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一招就将第一层傀儡击败的……可从未听过,看一眼,还未出手,自己就败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弄明白怎么回事,所有人都抓头发。

    能成为名师学院的十大长老,在场的每一位,都活了不下500年,各种战斗见过不少,也经历不少。

    见过实力太强,绝对碾压的,见过一招,横扫万军,无人能敌的……可从来没见过,看一眼,敌人就自己重伤的!

    可现在,事实就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之前他们就一直觉得,院长进入记录山,肯定要闹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,但想的最多的也就是闯关时间上超过莫流真院长……现在看来,还是想的太单纯了……

    人家过关不用武技、不用招数,单凭“看”就能完成……其他人,谁还能够做到?

    “去第二层吧……”

    强压住内心的震撼,不再理会依旧有些想不通,被打击的有些绝望的傀儡,赵丙戌等人急匆匆向第二层走去。

    和第一层一样,负责守关的傀儡,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,目光呆滞,宛如斗败的公鸡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看了我两眼,然后我就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解释。

    众人嘴角一抽,急匆匆来到第三层。

    “他看了我三眼……”

    第三个傀儡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蚕封境初期实力,战胜半圣级别的傀儡,跨越一个大级别,居然还是没出手,只看了三眼?”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一晃。

    他们猜测过张师实力很强,过关十分容易,可从来没想过,只看了几眼,就连过三关,最关键的是,还打击的诸多傀儡,再没战斗的信心。

    这过关过得,也未免太云淡风轻,太容易了!

    当初他们闯记录山,可是被揍成猪头,差点快挂了,人家只看几眼,傀儡一个个再没自信……差距要不要这么大?

    “第四层是达到半圣后期的傀儡,一牵扯到‘圣’,不管是半圣还是从圣,就完全不一样了,或许……不是看三眼、四眼就能解决的……”

    见气氛沉闷,所有人都满是压抑,糜长老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也有此感觉,却没人敢开口。

    几位代表名师学院,眼界、实力最巅峰的长老,在这位院长身上,就从来没判断正确过,就算想说,也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上去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,知道想得再多,也无用,诸多长老齐刷刷向记录山的第四层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比前三层更加宽阔,是个方圆十数丈的高台,一个高大的傀儡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,头颅歪在地上,目光呆滞,看表情有些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“院长不会看了你……四眼,就变成这样了吧?”

    须长青忍不住,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家伙和前几关一样,难不成,被院长用了同样的手段击败?

    “四眼?”

    挣扎着爬了起来,傀儡摇了摇头,羞愧的想要钻进地缝:“没看这么多……只瞥了我一下,然后说了一句‘躺下’然后、然后我就成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瞥一眼?说句‘躺下’?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刚才多看几眼,目光落得地方,都是傀儡的缺点和要害,让其力量无法发挥,自动认输……就算想不通,但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瞥一下,说躺下,你就躺下……也太听话了吧!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迷惑,唯有蒋青琴想到什么,瞳孔一缩:“难道……声音中带着魔音?”

    能一句话就让堪比半圣后期傀儡,趴在地上,除了魔音,实在想不出其他手段。

    “是带着魔音,而且直指我的要害……我抵挡不??!”

    傀儡满是失落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,并不是很强,甚至在它眼中还有些低,可一进来,看一眼,呵斥一句,它就躺下……心中满满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“直指要害?魔音师最强的是攻击灵魂……你是傀儡,魂魄一点都没有,怎么攻击的?”须长青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其他长老也都有这种疑惑。

    魔音师之所以让人忌惮,是因为无视物质防御,直指灵魂……傀儡虽有灵性,却是灵药、灵兽之类的东西汇聚而成,没有单独的魂魄,就算蒋青琴施展七星级别的魔音,也是对牛弹琴,怎么会一句话,就让其躺在地上?

    “他的魔音,并不是攻击灵魂,而是让我的身躯,产生共振……只要敢继续进攻,就会直接裂开,变成粉末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,傀儡眼中带着敬畏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共振?”

    诸多长老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真实存在,对付傀儡十分有效,但是前提是……必须对炼制傀儡的诸多材料,了解极深,以及淬炼后形成的新物质,知道极其详细才行。

    不然,准备的再多,魔音再响亮,不能对症下药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来到第四层,看一眼傀儡,就知道这家伙的材料是什么,并且用什么样的魔音对付……要不要这么夸张?

    院长,你真是来挑战的?不是过来游玩,随便干掉几个傀儡?

    “下一层的傀儡,已然达到了半圣巅峰,而且精通战斗技巧,同级别,就算是我,想要胜过,都没那么容易,院长……或许就没这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又询问了几句,弄清楚这层到底发生了什么,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!”

    知道在这里猜测无用,几人继续向前,很快来到第五层。

    依旧和第四层一样,一个傀儡躺在地上,一动不能动,还是不是的间歇性抽搐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来到跟前,天工学院院长,将其好不容易修复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……对我说了两声‘躺下’,第一遍我没听,第二遍就成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道。

    “两声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关院长的确没上一关过得容易,足足说了两声,才让其躺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一关的傀儡拥有从圣的实力,院长只有蚕封境,总不能喊三声,就将其击败吧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这几层看到的,你难道还有所怀疑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傀儡的话,诸多长老嘴角乱抽,再也忍不住,急匆匆向第六层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