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??!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最中间处的光芒,收敛下来,一个宛如钻石模样的令牌,闪耀着光芒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个院长令,晶莹剔透,完美无瑕,如同钻石一般耀眼夺目,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糜长老、蒋院长再次一晃,声音中带着沙哑,似乎自己都不敢相信,眼睛看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至尊院长令,而是……完美院长令!”

    “完美院长令,这不是存在传说中的东西吗?怎么可能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这个,并非得到了百分之八十认可的至尊院长令,而是达到更高境界的……完美院长令!

    这个级别,需要名师学院,在册的教职工、学生,百分之百的佩服才能达到……

    只存在理论之中,就算当初的开派祖师穆凯,都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!

    毕竟人越多,心思越杂,想让十数万人同时倾佩,除非是灵石,名师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即便当年的孔师,也不是人人都臣服。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人力不能及,看起来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,非但有人完成,还……出现在自己等人的面前!

    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满打满算,他进入名师学院,也不足两个月,最关键,还有一个多月都在外面,从未见过人影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院长令笔直向高台上的张悬飞了过去,落到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伸手接住,张悬忍不住一愣。

    这东西虽然只有巴掌大小,重量却是极大,轻轻一抓,差点没让其从高台上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实力,真气、肉身、魂魄加起来足有6500万鼎,就算一座大山,想可以轻松捏起,一个院长令居然差点没拿住,让他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只见掌心的令牌,如同晶莹剔透的钻石般,十分耀眼、美丽。

    从外表,根本看不出重量,相反,还有种轻飘飘之感。

    精神向外蔓延,只看了一眼,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责任的重量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这东西,是一些意念汇聚而成,说实话的确不重,随便一个孩子就能拿起,但承载了十多万师生的寄托……重量就大了!

    可以说,重的是责任,重的是担当,而非物质。

    本来,想着当院长也所谓,只要能看书就行,现在看来,并非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既然肩负了这个重任,就要将众人的希冀和期盼完成,带着他们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不然,如何对得起这么多人的信任?
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要院长令在我手里一天,一定不会辜负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悬心中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这个院长令,不是荣誉,不是高高在上的地位,而是……肩膀上的重担!

    地位越高,责任越大。

    此刻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老院长明知道那次试炼很危险,还是要去,恐怕其中牵扯的东西,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出现,掌心让他手臂弯曲,随时都会坠落的巨大重量,立刻消失,完美级别的院长令,轻的如同鸿毛一般。

    完美的令牌不光有责任,更有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将令牌随身放好,张悬再次向台下看去。

    学院所有学员、所有老师,一个个都清晰在目,如同相处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友一般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我为……院长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张悬的声音,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院长!”

    “院长!”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炸开,所有人激动不停呼喊,如同浪潮,经久不息……

    空缺了两年多的位置,终于有了一位新的主人,而且得到了所有师生的认可和佩服!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等人,一时间全都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老院长失踪,作为主持事务的十大长老,他们顶了很大的压力,受到了很多的质疑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新的院长,而且如此优秀,一定能够带领他们,走得更远,更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源封号帝国,名师堂的记录台上,同一时刻,浮现了一行字?!?br />
    青源历一万八千八百二十七年,张悬继任鸿远名师学院院长。

    这行字并不起眼,很快淹没在记录台的其他消息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只有后世才知道,这行字代表的真正意义,是一段什么样的传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院长,这是周边诸多帝国、势力,以及名师堂,送来的贺礼……”

    继任大典终于结束,张悬离开高台,还没走到专门为他准备的别院,糜长老就走了过来,递来一枚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,镇守十几个一等帝国,无数宗门,就算很多势力的最强者,无法亲临,贺礼肯定也要送到的。

    接过戒指,精神一扫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忍不住眼睛一跳。

    东西实在太多,而且太珍贵了。

    上品灵石,就有数千之多,各种丹药、宝物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“放到学院的藏宝库吧,这是学院的东西,不是我个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强忍住装入口袋的冲动,张悬递了回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据为己有,但他也知道,这些贺礼,给的不是他,而是身份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算不是他,换做任何一个人,坐在这个位置上,同样也会得到这些宝物。

    因此,严格意义上,这些东西,都是名师学院的,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再说拥有了,云雾岭的诸多宝物,这些东西,对他的吸引力也没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点了头,糜长老看向眼前的青年,更加佩服,再次取出一枚戒指:“这个是玉神清陛下,给院长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个人的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随即向里看去,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虽然和之前的礼物比,差了很大一截,却也十分珍贵,就算没搬空整个国库,估计也接近一小半了!

    “玉神清陛下说,院长不光替他们救活了菩提树,更是传授高深的灵魂修炼方法,这些东西,是对你个人的报答,还望不要推辞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满是迟疑。

    救活菩提树,是为了魏如烟,传授灵魂修炼方法,是因为他偷学了人家的功法……真要收下对方这么多东西,受之有愧啊。

    “你替我多谢陛下的好意了,无功不受禄!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东西是好,但收下,就要替对方办事,并不是轻松的活。

    没有这个功劳,就不承担这个因果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糜长老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记录山吧!我准备考核六星名师!”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,将诸多事情一一推掉,张悬道。

    成为名师学院的院长,此时,也该考核六星名师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糜长老应了一声,随口介绍:“记录山,是名师学院,考验实力的地方,半圣之前,都可以闯,一共九层!”

    “九层?”

    “嗯,一层比一层难,第三层,堪比半圣修为,第六层,堪比从圣修为,而第九层……则相当于圣域一重强者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:“这个不光是记录,还是选拔战师的标准,半圣以下,只要能闯到第六层,就有资格成为战师!能闯到第九层,完全可以得到破格选拔,直接进入战师堂!”

    “半圣以下,闯到第六层……也就是说,以半圣的实力,战胜从圣?”

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名师本身就有越级挑战的能力,以半圣实力,战胜从圣,可以说无论基础还是战斗力,都非??膳铝?!”

    糜长老神色凝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当初遇到的那个吴虚和鹿城,就极有可能是战师,不然也不可能轻松越级挑战,将名师学院的四大天才学员,打得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,这么多年来一共有多少人,在半圣以下,就闯过第六层?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学院建校,近万年来,一共有三百二十七人成为战师,而不足半圣,就通过记录山第六层的,只有不足一百人!”

    糜长老想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能成为战师,都是惊才绝艳的名师,战斗力极强,远超同辈,不过,其中有很多都是达到半圣以后,才完成的,半圣之前,就想越级挑战,抗衡从圣,难!

    圣与灵之间有个巨大的鸿沟,未达到都只是蝼蚁,想要逾越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半圣以下,名师学院的最高纪录是谁?”

    既然有挑战,自然也就有记录,他想看看,名师学院的最高纪录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准。

    “最高纪录自然是莫流真院长留下的!”糜长老笑道:“流真院长号称学院万年以来最厉害的天才,自然不是浪得虚名!当年他刚突破蚕封镜,就过来闯记录山,一口气就冲到了第七层,让所有人,都为之惊叹!”

    “刚达到蚕封境,就冲到第七层?”张悬眼睛瞪圆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达到了蚕封境初期,和对方刚闯关时的实力相同。

    第九层相当于圣域一重初期强者,也就是说,第七层再不济,差不多要拥有从圣中、后期左右的战斗力才能通过!

    也就表示,这位莫流真院长,和他相同实力的情况下,战斗力居然和他相差无几,甚至还要强上几分!

    (明天出院,恢复正常更新,求点月票庆贺!另外公众号,今天晚上八点发了一个,科学论著,关于40米鸡毛掸子有多重的,列出了方程式计算,感觉挺牛逼,大家可以关注看一下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,添加关注,查看历史消息即可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