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聚院长令,是集合名师学院所有师生的意念,庄重、神圣,在此之前,新院长必须进行公开课。

    让全校师生检验他的授课能力,如果授课都不能折服众人,又怎么可能凝聚众人的意念,并将之更好的发挥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也听听张师的课!”

    “学生都厉害,老师肯定更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能让所有院长都认可,真想知道授课什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师的学生,讲解基础功法,都能让人如痴如醉,身为老师,自然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这个要求,那我就给大家上一堂基础课吧!”张悬向前一步来到高台边缘。

    来之前糜长老就说过继位大典的流程,知道公开课,肯定要上,也就没什么可推辞。

    再说,领悟了师者之心,对师道领悟的更深,知道只有将知识传递出去,才能更好的发扬光大,也没什么可藏拙的。

    “修炼如同盖楼,基础扎得越牢固,楼房则盖得越高,反之,则是空中楼阁,镜中花月!我现在就给大家讲讲如何从合灵境,突破到桥天境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环顾一周,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刻意发力,沉稳的声音却向四周传递,让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伴随他的话语,一团团灵气,从天而降,汇聚下来,在空中形成一个个洁白的花朵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言聚灵气,口吐莲花!

    所有学员全听得如痴如醉,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名师学院外面的街道,吃的、住的、用的,各种物资,应有尽有,早已形成了一条产业链,异常发达。

    名师,是大陆最不缺钱的职业,只要能在这里开店,基本都赚的盘满钵满,富得流油。

    “老板,别人靠近名师学院,赚钱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能更多地接触名师,一旦得到指点,就能实力大进……怎么二十年来,你的实力,没有丝毫变化?”

    一个不大的小酒肆之中,一位落拓的???,端着美酒,懒洋洋的看向不远处的老板。

    他二十年前曾来过一趟,在这里整整住了好几个月,二人早已熟悉。

    不远站着的这位,五十来岁,大腹便便,一副商人模样,实际上几十年前,也是一位有名的???,实力不凡!

    只不过,不知因何原因,退出江湖,到了这里卖酒,现在都几十年了,周围的商户换了一家又一家,只有他在原地没动,实力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让其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实力提升,可惜这些年,在我这里喝过酒的名师,没有一万,也有八千……帮我指点过的,也最少两、三千人了,可惜……我的天赋只限于此,再无法进步!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老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???,封剑归隐,自然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身受重伤,再无法修炼,浑身修为毁于一旦……来名师学院外面开酒肆,正是希冀能得到指点,重新回到巅峰……

    可惜,几十年来,见过的名师虽多,能解决他身体隐患让他重新拿起长剑的,没有一个!

    本来还抱着极大的信心,久而久之,变成了失望,长剑再也没有菜刀用的好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落拓??鸵膊鲁隽怂奈弈?,大口的喝了口酒,叹息一声,正想说些什么安慰,突然感到周围的灵气,全部急速向名师学院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是学院新院长的继位大典,按照正常流程,应该在上公开课吧!六星名师,言聚灵气,不足为奇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名师达到五星,就能做到言聚灵气,口吐莲花,只是范围不够广而已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是新任院长,上公开课,将灵气汇聚起来,并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落拓??偷懔说阃?,端起酒杯正想继续喝酒,就听到远处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修炼如同盖楼,基础扎得越牢固,楼房则盖得越高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以学院为界限,酒肆刚好挨着院墙,也能听到,只是隐隐约约,不太清楚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讲解的虽然是基础,却直指修炼本质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一会,落拓??途票挥勺灾鞯姆帕讼吕?,眼睛越来越亮,体内的真气也伴随着对方的话语,情不自禁的跳动,似乎随时都会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“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距离这么远,都能让他身体出现反应,名师学院正在授课的这位院长,到底达到了什么实力和境界?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授课了,而是近乎于道!

    “老板,你快过来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见老板正在调酒,落拓??腿滩蛔『傲艘簧?。

    对方身体受损,无法继续修炼,听到这种课程,或许就能修复体内伤势,重新回到巅峰。

    “听什么?学院的长老,又不是没见过,专门指点,对我的情况都没有任何办法!一堂公开课又有什么用……”老板摇了摇头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名师专门指点,都治不好病症,听一个公开课,就能再次修炼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这么多年,早就看开了!

    对于名师,也没之前那么信服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,你过来听听,肯定有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信,落拓??吐亲偶?。

    他游历四方,见过不知多少名师,也听过不少课堂,可和这个公开课比,差的实在太远了,根本没可比性!

    虽然只是断断续续听了几句,却让他受益良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老板摇头,继续调酒,懒得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信?你看那头驴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过来,落拓??鸵∫⊥?,正不知如何劝阻,突然看到了什么,眼睛瞪圆,一指院中的一头毛驴。

    正是老板用来托运美酒的。

    “驴?”

    老板皱眉,看了过去,只看了一眼,情不自禁的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只见这头和他相依为命好多年的毛驴,正竖起高大的耳朵,贴在学院的墙壁上,仔细聆听,如痴如醉,时不时打个响鼻,还不停点头,表示尊敬。

    “毛驴听讲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传说厉害的名师,可以有教无类,不管是人还是动物,都能传授正确的知识,让其乖乖修炼。

    不过能达到这种境界的,十分稀少,至少他在名师学院外面住了这么多年,都没见到过一位。

    现在新院长继位,毛驴居然听课……到底讲了什么?

    正在奇怪,就见原本只是普通的毛驴,仰天长鸣,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,力量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境界突破,从之前什么都不会的普通动物,变成了蛮兽!

    嗷呜,嗷呜!

    突破境界,毛驴如同一位武道大师,身上带着强大的气势,挑衅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似乎这些年,受到的压迫,一朝解脱!要用自己的驴蹄,对抗命运的不公。

    “毛驴都能突破……你难道不能?不会连驴都不如吧!”

    落拓??涂戳斯?。

    老板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他养的这头毛驴,只是普通货色,连一点蛮兽血脉都没有,只听了一会课,就突破……里面讲的到底多厉害?

    或许听一会,真能化解困在身上的桎梏……

    正想靠近院墙,再次看到院中之前待宰的公鸡,突然跳出笼子,仰天飞去,翅膀舞动,如同傲笑九天的凤凰。

    一只普通的家鸡,听了一会课,居然也变成蛮兽了!

    紧接着,待宰的猪、水桶里的鱼……全都纷纷跳起,一个个变得更加强大,随时都要逃出院子,逃离被杀的命运……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使劲揉眼睛。

    院子里这位新院长,到底讲了什么?让这些快要变成菜肴的家伙,全都脱胎换骨?

    咕咕嘎嘎!

    还没缓解过来,就听到周围一阵鸡飞狗跳,沿街的诸多野兽动物,全都突飞猛进,实力大增,甚至不少听课的小商小贩,也精神饱满,突破了以前的局限。

    短短一会,整个街道,就大变样,和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我也要听课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肯定是里面这堂课的原因,老板再不敢犹豫,急忙贴紧墙面,耳朵趴在上面,想要听听,里面到底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了几句,眼神就迷离起来,陷入了特殊的意境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停滞几十年的修为,终于再次运转起来,一声轰鸣,冲破了枷锁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能够再次拿起长剑,老板身体激动,虽然不知授课的到底是谁,还是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,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,发生在紧挨着学院的所有街道。

    但凡听课的,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,十之**都得到了好处,甚至突破桎梏!

    更多的是普通动物,突破成了蛮兽。

    皇城内。

    一个白头发的史官,挥毫记录……

    鸿远帝国,神清历,三十三年春。

    张师继位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上公开课,灵气坠落,天花弥散,悬悬会正式会员,全都同时突破,其他学员突破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为了听课所有蛮兽、灵兽,全都贴在名师学院院墙之上,一时间,万兽空巷,驴啸狗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