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代院长都留下意念,就算上一代的老院长,意外失踪,至今下落不明,可这种流传后世的东西,应该也会寄存在学院吧!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?

    “老院长……功勋不够,还没来得及去【院长陵】,就失踪了。自然也没留下意念……”

    看出了他的疑惑,赵丙戌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功勋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每一位名师,根据名师堂的记录,都能形成功勋……而只有达到一定额度,才能开启院长陵!”

    “对人族有益的事,做出越多,功勋就越大!授课,让更多学生进步,是功勋;斩杀异灵族人,消除隐患,是功勋;创出新的功法、武技,传授于人,壮大人族,也是功勋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理解,赵丙戌笑了笑:“院长收复云雾岭的诸多灵兽、圣兽,免于大灾难,实际上就是大功勋,不说其他单,这一条就足够开启院长陵了!”

    云雾岭一直是名师学院的隐患,经历了一百多位院长,都没有彻底解决。眼前这位不但化解,还不留任何隐患,功勋巨大,和开校祖师比,还略有不如,但也绝对可以彪炳千古,流芳百世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功勋足够了?”张悬呆了呆,一脸木然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赵丙戌苦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别的院长,为了赚取功勋,任劳任怨,兢兢业业,做出各种有益于人做的事情,结果都赚取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,估计他是历代院长中,唯一一个不知道功勋是啥,这玩意就够了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,如果让历代那些院长知道,不知会不会直接吐血。

    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,张悬继续问道:“那院长陵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院长陵,是温养院长意念的地方,死后的尸身也会埋藏其中,也就是说,是历代名师学院院长,安息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“就是院长墓地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听对方的口气,就算是院长墓地,也不是任何一个院长都可以进去的,还需要功勋。

    “这个墓地应该有什么特殊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个普通墓地的话,只要成为院长,就有资格进去,而这个还有要求,必然没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话才说了一半,就见不远处的诸多院长意念,齐刷刷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届的院长?”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学院的开派名师,穆凯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,并没有因为张悬的年龄小而露出轻视的光芒,反而温文尔雅,带着赞赏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能如此年轻,就得到诸多学员和长老的认可,看来必有过人之处?!?br />
    开创一个名师学院人,眼光自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别人只看到了张悬年纪小,不堪重任,但这位开派祖师,却看出了他的潜力。

    如此年轻,就能让诸多师生佩服,进行请先祖仪式,怎么可能简单?

    “即便有阵法维持,我们能出现在这里的时间也有限,用三句话来介绍自己,展示强项和能力,三句过后……我们根据你所说的内容,评定认可与否?!?br />
    穆凯眼中带着微笑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三句话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还以为会和封师殿一样,进行跪拜,获得认可,现在看来,并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是让说话了,实际上却更难。

    代表了诸多先辈对他的考验,绝对不能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回答,就听到赵丙戌的传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,一定要考虑好,如何说。得到先祖意念认可的越多,成为院长后,拥有的权限也就越大?!?br />
    “权限?”

    “嗯,虽然有些地方,就算是院长也无法进入的和掌控的,必须有足够的权限?!?br />
    “哦!”张悬点了点头,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院长只是诸多师生推举出来,暂时管理一切事宜的名师,并非变成了学院的主人,自然要有所谓的权限。

    权限越大,对学院的掌控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“让百分之二十的先祖认可,就有资格继任院长,获得学院的初始权限。百分之四十,获得中级权限。六十,高级权限,超过百分之八十,则得到最高权限,可以调动学院的所有大阵,观看最隐秘的书籍,甚至不需要功勋,都可以自由出入院长陵?!?br />
    “观看最隐秘的书籍?”张悬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答应当这个院长的,就是为了看书,听对方的口气,设置了权限,只要没达到,肯定还是有些书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争取最高权限?

    不过,想得到这个,必须在三句话内,吸引所有的院长意念,让对方承认自己。

    这并没想象中的容易。

    虽然那位开派祖师穆凯,看到她的年龄,赞扬有加,但并非所有先辈,都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年龄、修为,名师级别上,看起来都不算出彩,和其他人比,还差得多。

    三句话内就让其改观,难!

    “之前的老院长,得到了百分之多少的认可?”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继位的时候,是六星名师巅峰,刚刚达到标准,只得到了百分之二十二的认可,勉强通过!”

    赵丙戌传音过来。

    “历代院长获得初始权限,比较容易,中级就有点难了。纵观历史,一百多个院长得到这种权限的,不超过30位!得到高级权限的不超过十位?;竦米罡呷ㄏ薜?,可能也只有当初的开派祖师一人!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人?”张悬咋舌。

    看来比想象的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想让一百多个曾经做过院长的强者,全部认可,从内心深处赞扬,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人心如面,你眼中的完美,或许在别人眼中,是最厌恶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有些名师精通十几样辅修,而且个个都达到了很深的境界,按照道理,应该会得到很多人的尊敬和崇拜。

    但也有很多人认为,名师应该多花心思在教书育人上,辅修越多,说明用在教育上的心思越少,不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“是??!获得认可,院长的数量越少越容易,到现在经历了一百多位院长,想要获得更高权限,就越来越难了!”赵丙戌继续道。

    想得到一两个人的认可,还是比较容易的,只要表现得足够优秀,就可以做到,可想让一百多个人,同时产生好感,那就难了。

    所以三句话的选择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该说些什么?

    张悬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的诸多名师,听到穆凯先祖的要求后,也意识到难度,一个个看向高台,眼中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张师会说些什么?”一位学员忍不住看向旁边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张师大才,要说什么,还真猜不出来,不过以他的能力,让诸多先辈认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!”他这个好友,是张悬的狂热粉丝,对新院长信心百倍。

    “恐怕没那么容易,当年惊才绝艳的莫言青院长,据说也只让百分之七十一的意念认可,张师的天赋虽然不弱于他,可毕竟没有完全展露出来,如果再给个几十年,或许可以轻松超越,但现在我怕,没那么容易!”旁边一位对院史很了解的名师道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,肯定是没那么容易,我听说之前的老院长在请先祖这一个环节上,成绩就不高,都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五?!庇忠晃谎г钡?。

    老院长能够驯服紫阳兽,更成功突破七星名师的境界,足以说明天赋和能力。

    这种强者,也只得到了不足百分之二十五的认可,足见这件事的难度之大。

    “想得到认可,牵扯诸多方面,实力、眼缘、运气缺一不可,三句话很难展示一个人的能力,就看张师,怎么处理了!说的好,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,不好,估计也就勉强及格罢了!”

    一位长老听到了几人的对话摇了摇头,突然向前一指:“快看,张师准备说了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向高台看去,果然看到张悬抬起头来,眼神炯炯的看向眼前,一百多位先辈名师的意念!

    和赵丙戌传音,诸多名师议论,看起来时间长,实际上不过十来个呼吸罢了。

    见新院长这么快就做好了决定,要说什么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忍不住心中好奇。

    赵丙戌也捋着胡须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了,他想再次看看,这位张师如何创造奇迹,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悬!”

    张悬笑了笑,先进行了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诸多院长的意念,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浪费了一句,却表示对他们的尊重,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中规中距,没有丝毫少年得志的张狂。

    更显示了无比的自信,没有丝毫焦虑,看来这个年轻的院长,不简单!

    就在诸多院长意念,对他第一句话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时候,就见对面的青年,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满是不好意思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既然你们都是名师学院的历代院长,应该都心胸宽阔,雍容大度……跟你们商量一下,让我揍你们一顿,可好?”

    “揍一顿?”

    正竖起耳朵,想听他能说什么内容的诸多名师长老,全都一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