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对!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刚才它们说的并不是恭贺张师成为院长,而是恭贺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很长时间的鸦雀无声之后,不知谁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的震惊实在太大了,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??!说的是恭贺主人!”

    “圣兽说主人,只有一种可能……兽宠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说,张师将……云雾岭的王者都驯服了?它们这才将老巢都搬过来,当做贺礼?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整个名师学院全都哗然!

    能成为名师学院的学员,没有一个是傻子,一眨眼功夫,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随即,一个个像是见鬼一样的看向高台上那个神色淡然,只有二十来岁的青年,都觉得脑子快要炸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驯兽师学院的诸多学员,全都满是抓狂。

    他们驯服一头灵兽,最少要花费数年,提前准备各种宝物、美食,投其所好,放下尊严巴结,宛如求爷爷,告奶奶……

    台上这位倒好,不知不觉驯服了紫阳兽,还将云雾岭的王者都驯服了……

    敢不敢再夸张点?

    正在发懵,就听到天空、地上的数万灵兽,同时拜倒在地,一个个看向台上的青年,齐刷刷吼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吼吼吼吼吼吼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上古兽语!”人群中一个年长的驯兽师道。

    “上古兽语?说的什么意思?”周围的人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精通上古兽语的不多,就算是名师学院的诸多名师,也不是所有人都懂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听懂一部分简单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年长的驯兽师迟疑了一下:“好像是在说……恭贺主人,成为名师学院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?不会这些灵兽……也被张师驯服,成为他的兽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驯服云雾岭王者,顺便将人家所有灵兽都驯服了?”

    “会长,哦,不,院长所到之处,简直寸草不生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觉得眼皮乱翻。

    刚说完,还敢再夸张一些不,就看到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院长,你确定你真的只是个四星名师,不是孔师伪装的?

    甚至就算孔师,也没听说过,年轻的时候,一口气驯服了几万头灵兽和圣兽吧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高台的青年,像是看到了怪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所谓的谈判,是院长亲自去的,根本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种,付出很大代价,忍气吞声,而是……将人家老窝端了?!?br />
    驯兽学院诸多参加战斗的学员,一位当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??!跑过去直接驯服,十大王者,所有灵兽,无一幸免……有这种能力还用得着谈什么判!”

    “可笑,我们还一直质疑!难怪刚才赵长老说以后再不用担心云雾岭的兽潮。所有灵兽兽都变成了兽宠了,怎么可能再发生兽潮?”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建立上万年来都无法解决的云雾岭,张师还没继位,就提前解决了,换做我是十大长老,不选他做院长,选谁?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全是苦笑。

    之前听到和云雾岭谈判的消息,一个个都觉得肯定是做出了什么丧权辱院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非常不是,还替人族大大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传出去,肯定会让整个青源封号帝国,都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“将它们全都驯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天空,以及周围的诸多灵兽,朱晨青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目标,是替家人报仇,而现在所有灵兽都彻底归顺,等于大仇已然得报!

    “院长,谢谢!”一抱拳,跪倒在地,崇敬之意,发自真心,没有半点虚假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收下诸多贺礼,张悬揉揉眉心。

    灵兽、圣兽搞出这一出,他事先是完全不知道的!

    要是知道的话,肯定早就劝阻了,怎么可能任由它们这般胡闹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是为了给他长脸,可还是满心郁闷。

    财不露白,你把这个东西悄悄给我多好,皆大欢喜,当成贺礼送过来,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,想要闷声发大财,已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是!”赤炎狮点了点头,带着诸多灵兽、圣兽缓缓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满天满地的灵兽圣兽,井然有序,严格按照命令执行,所有名师对望,一个个满心佩服。

    有此院长,何愁学院不振兴!

    “好了,如果大家再没有其他的疑问,我们就进行下一项祭拜先祖!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态度从之前的质疑变成崇拜,赵丙戌笑了笑,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承认张师为院长,再无疑问!”众人齐刷刷道。

    台上这位张院长,无论人品、师德、教育、心胸、对修炼的理解,都无懈可击,令人敬佩,提问下去也是自取其辱,还不如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“那好,请先祖!”赵丙戌点头,朗声道。

    院长继位,请先祖,是名师是学院的惯例和传承。

    目的是得到,名师学院之前诸多院长的认可,听起来和封师殿的效果,有些相似,而实际上不然。

    封师殿向名师堂诸多杰出先祖跪拜,得到认可的越多,注定以后的成就越高。

    请先祖则是,历代院长残留下来的意念,进行认可挑选,被这些院长意识,被他们认可的次数越多,在学院得到的权限也就越大,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,牵扯到更深层的东西,就算是赵丙戌长老这种身份,也没有资格探知的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伴随着赵丙戌的话语,天空立刻暗了起来,高台四周一个巨大的大阵缓缓运转,映照的周围明灭不定,如同一朵巨大的阴云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很多学员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,一个个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不是说请先祖吗?怎么突然间,天阴了下来?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有所不知了,上次院长继位,我刚好也在,就是这种场面!”

    一个长老捋了捋胡须,解释道:“所谓的先祖,实际上是诸多院长留在学院内的意念,属于魂魄之类,无法在阳光下活动,只有启动阵法,将太阳遮蔽,方可将其请来?!?br />
    “魂魄?难道是巫魂?”一个学员耐不住心中的好奇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巫魂?这怎么可能,巫魂之术,为了活命,将人夺舍,甚至将活人炼制成无魂金人,惨无人道,我名师堂堂正正,浩然大气,怎么可能用他们的方法!”这位长老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学员不解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只有巫魂,才会如此,只能在阴暗中行动,需要遮蔽阳光。

    “这些先祖,是历代院长凝聚出来的师道意念,根本不是巫魂那种小道可以比拟的!不信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一阵急促的风鸣,紧接着看到一个老者淡淡的虚影出现在高台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国字脸,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,给人一种吞噬苍穹的气魄。

    和巫魂的阴冷完全不同,相反带着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这个老者的身影,张悬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之前,他和其他学员的想法一样,也觉得所谓的先祖可能是巫魂,不然名师学院成立上万年,再厉害的名师也不可能活这么久。

    看着这位老者,才知道应该是和孔师封圣台,留下的意念,如出一辙,不是巫魂。

    虽然具体是怎么回事,他也搞不清楚,但这个魂魄堂堂正正,没有一丝阴寒,要比巫魂好得多。

    当然,有利有弊,实力肯定要比巫魂弱很多,也不是完整的魂魄。

    巫魂活下来的是自己完整的意识,而这个只是名师的一道意念,和他手中的狠人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样子和气魄,应该是名师学院第一位院长,穆凯穆师!”

    和张悬的审视不同,台下的诸多长老和名师全都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的开派祖师,显化形态,换作谁都会激动万分!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残魂,毕竟也蕴含着先祖的意识。

    呼呼呼呼!

    这位穆凯祖师出现不久,高台上,虚影晃动,很快又出现了几十个人影。

    尽管看起来有些虚淡,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作为学员和长老,学院历史是必须铭记的,能成为院长,每一个都有远超其他名师的能力,是无数学员,崇拜的偶像。

    陡然见到这么多偶像同时出现,整个演武场几乎快要炸锅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应该是,第七代院长,刘昌源院长吧?他创出的【昌源大悲手】和【千叶螺旋掌】,一直是我学习的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应该是号称所有院长中,天赋第一的莫流真院长吧!果然气质不凡,单看眼神,就像是随时都会划破虚空!”

    “莫流真院长是强大,可惜,为了冲击八星名师,进入地窟,再没回来,成为名师堂的一大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偶像是第七十六代竹玄清院长,他虽然一生都没突破六星巅峰,达到七星,却擅长一十二种,辅修职业,并且都每一种职业,都进行了详细描述,给学院留下了珍贵的财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多名师,一个个眼神火热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议论声中,高台上的身影,一共出现了整整一百零二个。

    “一百零二?怎么没有上一代院长的身影?”张悬忍不住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