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说和对方谈判了,再不会出现兽潮了吗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灵兽、圣兽,将我们包围,根本抵挡不??!”

    “这下完了!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名师学院建校以来最大的?;?,比四千年前,莫流真院长在位时,遇到的?;家蟆?br />
    过了许久,众人才声音哑然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圣兽、灵兽倾巢而出,就算名师学院,最后能够获胜,肯定也是惨胜!

    十万学子,能活下来的绝对不超过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真要如此,绝对可以记录历史了!

    刚信誓旦旦的说,再不会发生兽潮,就出现这种情况,就算这位新院长继位成功,也没有任何威慑力,甚至还会沦为全天下人的笑柄!

    “通过刚才的表现,可以看出这位张师,的确有些本事,但遇到这种事,谁也无力回天,只能怪他倒霉!”

    一位皇帝陛下道。

    “是??!不管如何应对,做得再好,伤亡尽量减少……也无用!继位大典被这么多灵兽,堂而皇之的围剿,不管怎么做,都会成为名师学院,最失败的院长,没有之一!”

    褚已也摇摇头,看向台上的张悬,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事,他对这位年轻的新院长,有了些许佩服的味道,可惜造化弄人,再优秀的天才,遇到这么多圣兽、灵兽,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正在感慨,猜测对方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就听到周围的喧闹,突然停不下来,所有人的呼吸急促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眉头一皱,看向不远处的玉神清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!”脸色发白,鸿远帝国这位皇帝陛下不回答,而是向上一指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褚已急忙抬头,只看了一眼,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,身体僵直原地,喉咙发干:“这、这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光他如此,整个学院的所有师生,一瞬间,全都鸦雀无声,仿佛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赵丙戌也抬起头来,就见天空中飞行的诸多圣兽、灵兽,不知何时,已然变换了阵型,远远看去,竟然在空中摆出了一行大字,遮天蔽日,蔓延数十里,气势恢宏!

    字体龙飞凤舞,银钩铁画,宛如书画师留下的墨宝一般,带着特殊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恭贺主人,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功勋卓世,名留千古……它们难道,难道不是来捣乱、作对的?而是来恭贺的?”

    念出上面的字迹,褚已声音空洞,整个人木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么多灵兽、圣兽,将他们围在中间,必然会发动猛烈攻击,或者趁机索要好处……做梦都没想到,非但没做这些,反而摆成字体,进行道贺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心中的疑惑还没有结束,空中的三位云雾岭王者,突然同时抱拳,面向高台上的张悬,躬身倒底:“青竹地龙、白耳兽、铁鳞兽,恭贺主人,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特准备云雾花茶,十万三千二百斤,当做贺礼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伴随话音结束,空中立刻飞来,三十头半圣级别的飞行灵兽,每一个蹄爪上都抓着一个巨大的箱子,缓缓放在高台,轻轻打开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顿时茶香四溢,一团团锦簇的雾气,从箱子里面升腾而起,五颜六色,映照得整个高台如梦如幻,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玉神清眼睛瞪快要掉出,嘴唇发颤:“至尊级别的云雾花茶?”

    “云雾花茶?就你给我们送的那种?”

    褚已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做为紧邻的帝国陛下,也享受过云雾花茶的,只不过数量极其稀少,就算地位尊崇,也没喝过几次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滋味,那口感,依旧让人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一想起就舌底生津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们的那种?”

    玉神清摇了摇头:“你想多了,给你们的只是最低等的普通级别,和这个一比,垃圾都不如!”

    “垃、垃圾都不如?”

    褚已和其他几大帝国皇帝陛下,脸色瞬间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不是我要送你们差的,而是这种级别的云雾花茶,就算我们皇宫……也没有!”

    见几人的表情,知道肯定是误会了,玉神清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几人一愣。

    鸿远帝国权势第一人,也有没有的东西?

    “这样的云雾花茶,每一株都最少活了200年以上,然后经过地脉灵液淬炼,焙烧整整三年才能完成……我们皇室的那些茶叶,都不超过三年,属于最差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玉神清苦笑。

    同样是云雾花茶,对方拿出来这个,才真正的叫茶,他们那个,估计连草根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你们皇室都拿不出来的珍稀茶叶,这些圣兽居然、居然送了十万斤做贺礼?”

    褚已和几位皇帝,对望一下,各自觉得咽喉发瘪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云雾花茶的价格,他们可是知道的,就算玉神清口中所说的最普通的……都价值连城,万金难买!

    一下送出十万斤当贺礼……

    这手笔未免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心中的震惊还没结束,一个爽朗的笑声,又响了起来,震的整个学院,发出激烈的回声。

    “赤炎狮、铁背熊、虎头兽,也恭贺主人,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特准备灵药、圣药,三十箱,当做贺礼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声音结束,十头赤炎狮、十头铁背熊、十头虎头兽并排走了过来,各自背上,驮着一个两米见方的箱子,放在高台上,轻轻打开,立刻药香扑鼻,蔓延十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明花圣药、红叶圣药、彩菊圣药……这么多圣药,就算是找遍整个医师学院,也拿不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何止医师学院,不光是圣药,还有青叶花根、飘香叶、木须灵草……这些灵药,每一个都稀少无比,我怀疑鸿远帝国的大药王,也不可能有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是不是千金花?我当年花费了整整十年,走遍二十个一等帝国,都没买到一株,这里……居然有大半箱子?”

    “玲珑噬心草?这种药材配置成美酒,可以让人醉生梦死,甚至忘掉最爱的人……稀少无比,我年轻的时候,为了忘掉一份感情,专门寻找,花费了三年才找到一株只有三个月大的,这些都是……几百年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箱子里面出现的各种药物,炼丹师学院和医师学院的诸多名师,全都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这些药材,每一根都价值极高,万金难求,对方一下拿出三十箱子,而且每一根年数都足够……

    只为当做贺礼……

    这是把整个云雾岭都搬空了吧?

    “铁齿狼,青鼻象、红火猿,也恭贺主人,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特准备各种矿石三十箱,当作贺礼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三十箱灵药、圣药的震撼还没有彻底消化,最后三头王者,也向前一步,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十头铁齿狼,十头青鼻象,十头红火猿,也来到高台,各自将脊背上的箱子,一口口打开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灵气激荡,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各种珍稀矿石,很多人闻名见不到一面的宝物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……青痕铁吧?据说这种铁,比玄铁还要坚硬,练成兵器,上面天然带有一种青色的纹路,锋利无比,滴血不沾……无数人求一两而不可得,这一箱子,足有数十吨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血印矿石了,用这东西涂抹兵器,再难以融化的钢铁,都能轻易化成汁水……我当年去炼器师公会购买,级别太低,愣是没资格……给了张师一箱子?”

    “那些是金刚石,只要好好雕刻,完全可以变成最美的钻石……就算价值不如那几样,也不用一箱子,一箱子的送吧!”

    “这些该不会是积雪石吧?天生阴寒,佩在身上,可以让阴寒属性的修炼者事半功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矿石一出现,炼器师学院的所有名师都疯了。

    身为炼器师,认识各种各样的矿石,知道珍贵程度,眼前这三十箱,加起来的价值,就算搜刮了整个名师学院,甚至鸿远帝国皇室都拿不出来!

    而现在只为当做张师,成为院长的贺礼!

    “朱晨青,你不是说签了什么不平等的协议,我们名师学院赔偿很多,才让云雾山的灵兽撤兵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些东西,就算将名师学院翻个底朝天也拿不出来呀!”

    “关键……还是人家送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才站起来的诸多学员,齐刷刷的看向前面的朱晨青。

    之前这家伙说,学院为了让新名师继位,不出现波澜,赔偿了不知多少钱,丧权辱院……他们才义愤填膺,跟着出来质疑。

    可……眼前的一幕却是云雾岭的诸多圣兽灵兽,非但不要东西,还过来送礼……甚至如此贵重!

    看到这,再傻也知道,所谓的送宝赔款,丧权辱院,绝对是假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身体颤抖,朱晨青郁闷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跑到人家老巢去谈判,换做谁都会觉得,肯定是弱势才这样,谈下的内容,必然也是丧失尊严,丢人现眼……

    谁能想到,谈的如此雄壮,如此高调?

    如此让人崩溃和疯狂……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真是谈判?而不是去抢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