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救命?”

    这位新院长,利用师言天授,让其当众出丑,非但没有暴怒,反而感谢他的救命之恩……

    亲眼所见,都让众人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事情变化的,太令人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急于求成,修炼中出现了误区,从而导致体内真气游走不畅,虎阳穴隐隐发痛,肾力衰竭,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,只要以后稍加注意就能解决!”

    见众人是迷茫,廖聪堂主摇了摇头,向前一步:“经过张师的指点才知道,这已经伤及了身体的根本。自抽两巴掌,打开了颈部的龙溪穴、赤阳穴!穴位打开,之前的桎梏,立刻畅通无阻。然后再进行倒立,让体内真气,顺畅的流通……才一举解决隐患!”

    “我质疑张院长,发起挑战,他却不计较这些,帮我疗伤……真正的名师胸怀!从今天开始我元疆帝国名师堂,拥护他为院长,至死不改!”

    举起手掌,廖聪堂主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抽两个耳光,然后倒立,就将隐患解决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一阵哗然,众人面面相觑,要不是亲眼看到之前的为难,真怀疑是不是这位廖堂主在和对方唱双簧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院长…”

    皇帝坐席中,褚已咽了口唾沫:“看样还真有些实力!”

    之前他和几位堂主一样充满了质疑,觉得眼前这人太过年轻,当上院长必然是有其他原因,看到连续解决两位堂主的质疑,迅速快捷,不拖泥带水,俨然有了大家风度,心中不免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继续向下看吧,我还是觉得太年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皇帝陛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年龄不是名师的决定因素,却也影响极大,没有岁月的沉淀,心性、品德,都难免有所轻浮,让人不敢信任。

    “张师心境刻度,连廖堂主都比不上,在下佩服?!?br />
    说话间,又有一个老者站了起来:“不过,想成为院长还必须要有教书育人的本领,在下不才,指点过几个学生,而且今天都到了这里。不知张师的学生在哪,可否让他们相互切磋一下,也好证明,授课的优劣?”

    “学生切磋?”

    “这个提议够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老师的职责是授课。

    评判优劣的最直接手段,就是教导学生,学生越强,说明越厉害。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院长,没有传授学生的能力,说的再好听,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位老者,比前面两个更狠!

    如果说伍巍天、廖聪只是打脸的话,这家伙等于将人逼上死路。

    这位张师,是天才,自身能力很强,但……只有二十岁,实力又只有蚕封境,能有多厉害的学生?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这位老者的话音刚落,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,双臂一震,一股浑厚的气息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居然是个圣域一重后期的强者!

    这种实力,就算在名师学院,都绝对是长老级别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刚才那个是白拓帝国名师堂的薛苍云堂主!这位如果没看错,应该是他的亲传学生,洪林……跟他学习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三十五年前就达到了圣域一重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“教导超过一百年了?”张悬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也够狠的,圣域一重后期,又和一位一堂主学习了超过百年,无论实力还是眼光,肯定都是极高,可以说,同级别无敌。

    换作其他要求,或许还能推脱一下,这种学生之间的比试,牵扯师道尊严和老师的基础能力,根本推诿不掉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方挑战,做为名师,兼学院院长,接也得接,不接也得接,不能后退也无法后退。

    不愧是一方名师堂的最强人物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心中正在感慨,叫做洪林的中年人就看了过来,双手抱拳:“在下愿与院长的学生一战,不知他(她)们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!”话音刚落,几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去,随即看到王颖,郑阳等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学院的客座长老,新院长继位典礼,自然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颖,已然突破了合灵境达到了桥天境。

    十六、七岁的桥天境,走到任何地方,都算得上绝顶天才了,但真要与这位洪林比试,还是差了好大一截。

    “没希望获胜的……”

    武技学院院长须长青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颖等人是他邀请过来,做客座长老的,对他们的实力知道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基础打的很牢固,同级别算得上拔尖,但洪林这种圣域强者实在太强大了,就算压低了修为,凭借眼力和见识,也能轻松将其碾压!

    六个大级别的差距,根本不是基础扎实或对兵器真意理解的深,就能弥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院长的学生?哈哈,我可以将修为压制到和你们一样,与你们战斗!”

    见王颖等人走出来,最强的不过桥天境,洪林忍不住一声大笑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一口气能吹死好几个,不用想,这个比试,他赢定了!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!”王颖一声长啸,当先跳上高台,洪林笑了一下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二人剑拔弩张,马上就要战斗,张悬正打算交代两句,就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颖师姐,身为老师亲传,亲自出手,有**份,还是我这个授课学生代劳吧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声音结束,一个苍老的身影落在了台上,对着张悬躬身到底,双手抱实:“学生见过老师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看到对方,张悬眼睛一亮,苦笑一声,怎么将他忘了?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魔音院院长,蒋青琴。

    这可是拜过师的,真正的授课学生,完全可以替代王颖战斗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蒋院长吗?”

    “十大长老之一的蒋院长是张师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吧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名师最注重师道传承,蒋院长更是六星巅峰名师,怎么可能乱认老师?这种事既然开口,就绝不会开玩笑!”

    “虽然知道是真的,但为何难以相信呢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张师驯服了老院长的兽宠……现在蒋院长更是他的学生,怎么觉得像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悬收蒋青琴为学生,从未外传,除了十大长老无人知晓,台下诸多师生,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,全都一个个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一个四星名师收了六星巅峰名师为学生,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是不是儿戏。

    “蒋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的薛苍云堂主身体一晃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还以为对方的实力低,能有桥天境的学生,就很不错了,结果一下冒出一个实力比他都要强大的十大长老,还怎么打?

    正满脸郁闷,就听到台上的蒋青琴轻轻一笑,声音破空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薛苍云堂主的学生?哈哈,我可以将修为压制到和你一样,与你战斗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对面的洪林,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这是他刚才对张师的诸多学生说的,对方一个字不变的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无法躲避,洪林咬牙一声呼喊:“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掌心多出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滋拉!

    划出一道剑芒,笔直向前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家伙对剑法的理解,极为高明,已然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,就算不能和张悬相比,但和王颖等人比也丝毫不弱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真让王颖等人上去比试的话,想要战胜,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不说眼力、见识,单说对方活了几百年的战斗经验,就不是这几位没经历过生死战的学员,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能力,对蒋院长来说,就不算什么了,轻轻一笑,掌心多出一副瑶琴,手指搭在上面轻轻一拂,一道嘹亮的琴音,立刻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银瓶乍破,铜钟响鸣。

    洪林还没反应过来,前方的剑芒就寸寸碎裂,紧接着像拍飞的蟑螂一样,“呼!”的从高台上飞了出去,化作一道亮光,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看样子就算不死,也差不多要躺上好多天了。

    “七星魔音师?”

    薛苍云猛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就算蒋院长和洪林的实力有差距,但想要同级别轻易将其击败也是很难做到的,除非他对琴音的理解已经达到了第七境!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魔音师,他遇上也只能逃能逃多远,逃多远,绝不敢硬扛。

    以前的蒋院长,在十大长老中,不显山露水,认这位张悬为师,倒也罢了,这种实力竟然也认……

    发什么疯?

    正在疑惑,感到无法理解的时候,就听到不远处,同为十大长老之一的卫冉雪满是郁闷的牢骚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可恶,让这家伙出了风头!张师对我有半师之谊,我也算半个门生……对付这种家伙,授课学生都浪费了,我一个半师之谊的人上去就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卫院长也是他的学生?”薛堂主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学院诸多师生也全都一晃,再次看向台上的张悬,一个个嘴角狂抽。

    大哥……学院镇院圣兽是你兽宠我们忍了;成立悬悬会,让学院一大半学生成为会员,也忍了;讲授炼丹,让数万炼丹学院学生,拥有半师之谊,也能忍了……

    可十大长老最少两位是你学生……这绝逼不能忍了吧!

    名师学院是你家开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