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张悬张师?看起来似乎还要更??!”

    演练场,诸多皇帝陛下所在的地方,褚已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夜里就知道了这个消息,新院长是一个只有20岁的四星名师,尽管早有准备,亲眼看到,还是觉得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张师,比想象中的还要年轻。

    十大长老疯了吗?竟然让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做院长?

    “不是说木师,亲自选出来的吗?木师人呢?”

    一位皇帝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去,找了一圈,并未发现踪迹。

    “木师有要事,好像昨天连夜离开了……”玉神清道。

    “连夜离开?”褚已冷冷一笑:“我看不是有要事,而是不想看到这个闹剧吧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让一个只有20岁的家伙,做名师学院的院长,绝对是彻头彻尾,不折不扣的闹剧。

    “褚兄,不要这么早下结论,和张师真正相处,或许你就会有不一样的看法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,如此大的意见,玉神清知道也解释不通,只好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……”

    褚已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,也发生在名师堂所在的位置,几位赶过来的堂主,看到新院长居然如此年轻,一个个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听到台下的议论,张悬摇摇头,几步来到高台。

    让他做院长,这种质疑,肯定存在。

    “张师虽然年轻,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和能力,经过木师和我们十大长老联合推选,继任名师学院第一百零四任院长!”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议论,大手一摆,赵丙戌继续道:“现在进行第一项,答问会!诸位可有什么疑问,需要向张院长提出?”

    “我有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老者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鸿池帝国名师堂的堂主,伍巍天!

    伍巍天是一位六星巅峰名师,在诸多帝国中都有极高的地位和声望,当年评选十大长老,只有一票之差,败于赵丙戌,否则,院炼器学院院长,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“不知伍师,有何疑问?”

    赵丙戌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可以呵斥无礼,但眼前这位,就算是他,都没这个资格的。

    “想成为名师学院院长,要有傲人的修为,不然如何服众?”

    伍巍天眉毛一扬,身上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:“在下是鸿池帝国名师堂的堂主,地位肯定不能与院长比,却也想挑战一下院长的修为,希望能够不吝赐教!”

    “挑战修为?”

    “这是**裸的打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小子只有20岁,就算从娘胎开始修炼,有能有多高的修为?伍巍天堂主不说二话,挑战修为……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位伍师的话,所有人全都哗然。

    对于名师来说,教书育人固然重要,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,一样不能取信于人!

    就好像一个化凡,想要指点圣域强者一样,修为都不够,说的再好听,也要相信才行!

    一开口就要挑战修为,可以说是当面打脸,没留任何情面。

    “伍师,张师才蚕封境初期,如何能与你这种圣域一重巅峰强者比斗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挑战,赵丙戌脸色一沉,不过话没说完,就见前方的张师摆了摆手,淡淡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伍堂主是吧!你要挑战我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还望院长成全!”伍巍天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让对方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“挑战修为,可以答应,但我想提前问一下,何为修为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修为就是实力,就是战斗能力!”伍巍天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是一位驯兽师,让自己的兽宠战斗,算不算实力?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兽宠是驯兽师驯服,是他的能力,算……”不知为何对方会这样问,伍巍天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驯兽师与兽宠一向一起战斗,和武者使用兵器一样。

    “承认这是我的实力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手掌一摆:“阿紫,这家伙交给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大喝,众人随即看到一头巨大的圣兽从天而降,粗大的蹄爪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神识境的圣兽,伍巍天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巴掌拍入地面,大口大口的吐血。

    紫阳兽还是圣域一重巅峰的时候,十大长老就没有一个是对手,现在突破神识境,这个伍巍天虽然不弱,还是差了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向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收服的兽宠!”

    见紫阳将这家伙一巴掌拍的生死不知,张悬也不去管,环顾一周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紫阳兽不是老院长的兽宠吗?怎么被张师驯服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紫阳前辈的实力比以前更加强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兽宠的实力,也代表了驯兽师,紫阳兽既然是张师的兽宠,那么也就表明,他拥有了超越圣域一重巅峰的战斗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介绍,下面一阵哑然。

    驯兽师之所以强大,就是因为兽宠,对方有这么厉害的宠物,谁还敢说他实力不济?

    “能将紫阳兽驯服,的确有一定的实力,不过,光有实力是莽夫,想做学院院长,还需要有超然的心境刻度!我想和院长比试一下心境刻度,不知院长能否成全!”

    台下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丙戌看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元疆帝国名师堂的廖聪堂主。

    这位廖堂主,实力与伍巍天比略微差了一些,但为人沉稳,尤其擅长心境刻度,据说已然达到了六星最巅峰的20.9,随时都会突破,达到七星名师!

    “比试心境刻度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廖聪堂主点头。

    对方拥有紫阳兽,而且还是达到神识境的圣兽,凭借武力,想要战胜,几乎不可能,唯有其他办法,让其下不了台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所谓继位大典也就等于变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知如何比试?”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我各自施展师言天授,谁能将对方蛊惑,谁就获胜……”廖聪堂主冷笑。

    “蛊惑?”张悬摇了摇头:“换个条件吧,我不想欺负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师言天授,配合师者之心,连云雾岭十万灵兽都能蛊惑的当场臣服,你一个六星名师,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廖聪堂主差点气死。

    我堂堂六星巅峰名师,心境刻度达到20.9的超强存在,要和你挑战,你居然……说不想欺负我?

    荒谬!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了?”

    廖聪堂主咬牙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执着,比一下也无妨,这样吧,刚才那位伍堂主,已经受伤,你先将他救下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闪,张悬声音带着特殊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廖聪堂主愣了一下,急忙来到跟前,运转真气,大手一抓,将伍堂主从地上拔出来,刚做完这些,突然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对方说话,他就去做,很明显,已然被蛊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面容铁青,正想说话,就听到台上的青年,神色淡然的看过来:“你修炼有些问题,最近是不是一直觉得喉咙发干,虎阳穴隐隐发痛?自抽两个耳光,可以破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抽耳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廖聪堂主不会这么傻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明显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十万师生,全都一愣,正想看廖聪堂主如何去做,就见他愣了一下,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中,对着自己的脸蛋狠狠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连续两巴掌,一掌比一掌更狠,顿时满嘴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现在倒立,让体内的真气,向下游走!”不理会众人的惊讶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没有迟疑,廖聪堂主倒立过来,几个呼吸过后,脸色变得肿胀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师言天授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师言天授,也不可能让一位名师堂堂主,说抽就抽,说倒立就倒立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,和张师比心境刻度,这位廖聪堂主,很明显输了,而且输的很彻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刚才还信誓旦旦,要让张悬难看的廖聪堂主,又是自抽,又是倒立,所有人都晕了,想解释都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名师,都拥有师言天授的能力,可一句话,让其自残,做出匪夷所思的姿势,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已然跳出了师言天授的局限!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张师并不是在耍他玩,而是说的没有丝毫错误,让廖聪堂主无法辩驳,身体不由自主的顺从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六星名师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师言天授虽然可以短时间内控制名师的身体,却也要说出最正确,符合大道的语言。

    对方让廖聪堂主这样做,虽然不知为什么,却肯定没有错误,否则,就算张师的心境刻度,比廖聪堂主要高,也不可能言听计从,一点都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片刻后,众人惊讶的眼神中,廖聪堂主一口鲜血喷出,摔倒在地,随即站起身来,再次看向高台,急忙抱拳,眼中再无半分质疑,反而带着浓浓的佩服。

    “张师救命之恩,廖聪感激不尽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