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几个人的实力不弱!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是敌人,却没有鲁莽,若欢公子仔细观察几人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八个,几乎都是化凡八重踏虚境强者,而且身上带着铁血的味道,一看就知道久经沙场。

    猜的不错,应该是军旅出身。

    “宋超,你们几个去总部准备一下,我过想办法把他们几个带过来!”

    交代一声,若欢公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宋超点了点头,带着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见他们走远,若欢公子这才吐出一口气,一脸微笑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几位朋友,听说你们要找张悬张师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可知道他在那?”

    几人正在犯愁,听到这话全都眼睛一亮,齐刷刷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我和他是最好的朋友……要不这样,我带你们去找他!”若欢公子笑了起来,一脸的诚恳,看起来十分热心和友善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愁着找不着,见这人要帮忙,前来教训张悬的几人,全都兴奋的差点跳起。

    不愧是名师学院,里面的名师太热情,太友善了!

    难怪是人人都向往的圣地,光这份对待陌生人的态度,就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“就麻烦这位小兄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个领头的青年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是名师,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!”满是憨厚的笑意,若欢公子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悬悬会总部,此时诺大的广场,已经聚集了接近上万学员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多人?张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这么多名师,几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哦,张悬是新生,自然住在这里!你们也知道,今年的新生有些多,这种场面很正常,放心吧,大家都是名师,讲究分寸,不会乱来的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笑了笑,向人群走去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几人,虽然暗自警惕,但一想到这是名师学院,也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很快走到,人群中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是这几位要教训会长!”

    突然停不下来,若欢公子声音朗朗响起:“给我照死里打,问问背后的主使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敢找会长麻烦,找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铺天盖地的攻击,劈头盖脸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拳头、脚掌、铁棍、板砖、花盆、凳子腿……甚至还有拖鞋!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还没见到张悬长啥样,几人就被打的晕头转向,东南西北找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眼眶湿润,几人同时哭了……

    谁他妈说,名师热情友善来着……

    谁他妈说名师学院比较安全,不会胡来……

    到底惹谁了?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打成这样?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八个踏虚境的军旅人士,一个个平躺在地上,触电般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虽然悬悬会的诸多新生,实力都在合灵境左右,远比不上踏虚,但人数实在太多了,上万人同时攻击……双拳难敌四手,这八个,就算实力再强,也不够打的。

    此时全都眼圈乌黑,浑身没有一处完好了。

    见继续打下去,肯定会挂掉,若欢公子这才让众人停了下来,走上前来,仔细询问。

    又十多分钟后,再也承受不住,只能乖乖招认。

    “是四大家族的柳泉和沈君,让我们来的,说只要好好教训这个张悬一顿,就给我们十枚上品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刀疤男道。

    他们和沈君,只是在军旅中认识,并非家奴之类,没必要替对方保守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们所说的这个沈君和柳泉,在什么地方?”若欢公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来学院了,和我们约定好在湖边的小亭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忙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若欢公子点了点头,大手一招:“走,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悬悬会诸多会员乌压压的向学院中心的湖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凉亭之中,沈君、柳泉正站在其中,两位世家公子,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眼前微风吹拂下波光粼粼的湖面,俱怀逸兴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应该找到张悬并教训完了吧?”沈君道。

    公主生日宴会,这家伙让他下不了台,不教训一顿,实在难消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沈大少,相处这么久,我办事还不放心?”柳泉笑了起来:“这次我找的都是军队里的生面孔,就算揍一顿,也没人会知道谁干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!这家伙知不知道不要紧,只要别让飞儿知道就可以了……”沈君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柳泉点头,正想继续说话,就看到两位名师走了过来:“请问两位是沈君沈大少,和柳泉柳大少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我们!”

    见不认识的人来询问,二人皱了皱眉头,正想说话,就看到眼前一黑,被两个特制的破麻袋将脑袋罩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……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疼痛,二人感到似乎有上万人对他们出手,被千军万马践踏了一遍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多久,二人悠悠醒转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浑身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,骨骼断裂,鼻青脸肿,牙齿掉的七七八八,就算是亲爹,也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才来到学院,啥都没干……怎么就被打了?而且这样惨?

    关键是……连谁动的手都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能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“一定是那个张悬干的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二人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再傻,也猜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教训张悬的,结果……被打,要说和那家伙没关系,绝对不信!

    “沈大少,怎么办?”柳泉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先回府邸,禀告族长,一定要给这小子一个狠狠的教训,让他知道,我们四大家族不是好惹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君咆哮。

    现在这副模样肯定是不能参加新院长的继位典礼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回去禀报父亲,让这位张悬知道,想打四大家族的人,也要看自己的拳头够不够硬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宽敞辽阔的演武场,已经堆满了人,密密麻麻,数量超过了10万。

    新院长的继位大典就在这里举行,周边诸多帝国的皇帝陛下、名师堂堂主,各方势力的巅峰强者,已然坐好,准备参加这个浩大的盛会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新院长应该不是赵长老,就是陆长老,这两个人的实力虽然很强,但和老院长比还是差了很多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老院长失踪了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谁也不知道是生是死!根据学院透露出的消息,应该是凶多吉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新院长刚继位,就向云雾岭妥协,过一会出现,我们一起质问!”

    “好,向灵兽屈服,我不服……想知道,到底答应了对方什么条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议论纷纷,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最中间的高台上,想要看看新任院长到底是谁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正在议论,几个老者飞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安静!”说话是赵丙戌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愣。

    既然他出现,难不成……新院长是陆封?

    虽然疑惑,众人还是全部停止了议论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两年前失去踪迹,名师学院就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,虽然没出现什么大的纰漏,却也有违祖训!三天前,由木师带头,十大长老选拔,终于选举出了新的院长!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赵丙戌声音郎朗响起,带着穿透力,所有人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新院长的继位大典,希望他能够带领我们学院,越走越远,重新走向辉煌!好,现在进行大典的第一个环节,有请院长登台!”

    伴随声音结束,一个人影,缓缓从高台下向上走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影,所有人全都一呆,尤其是明星学院的学生,一个个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会长上去干啥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因为和陆长老的矛盾,要捣乱吧!”

    “拆炼丹师公会,大闹医师学院,将炼丹师学院弄的没有人烟……倒也罢了,毕竟是在学院内部小打小闹,现在这么多人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糟了,快把会长喊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悬悬会的众人全都吓得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会长一直很胡闹,他们早就知道了,可今天是新院长的继位大典,无数外面来的名师,皇帝陛下都看着……你跑上去捣乱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一旦传回名师堂总部,罪名之大,根本无法承受!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不光是悬悬会的众人,洛七七、王颖等人也全都木了。

    张悬继任院长的事,并未和他们说过,因此并不知道,也和其他人一样,以为老师上台,是故意捣乱的……

    众人正在发懵,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,赵丙戌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我们名师学院新任的院长……张悬,张师!”

    “新任院长?”

    “会长变成院长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整个演练场先是死一般的寂静,随即全部哗然,所有师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,觉得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赵丙戌、糜竹、钟鼎淳、蒋青琴、卫冉雪……

    这几个人中,是谁都能接受,也心里有准备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谁他妈能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