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要考核的是名师,和帝国八竿子也打不着!

    名师考核以前所经历的都是教书育人,指点修为,和帝国这种权力机构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见他疑惑,糜长老笑了笑:“院长从王国一路走来,可知国与国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区别?”张悬一愣,回忆了一下,道:“国与国之间最大的差别是名师堂的等级!”

    封号帝国、一等帝国,二等帝国,封号王国,一等王国,二等王国……这些国度最大的差别是综合国力。

    而造成国力差距的根本原因是名师堂。

    名师教书育人,级别越高的名师,教育出来的弟子越强大,带动的效应也就越厉害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如果给他当初所在的天玄王国,一个拥有六星名师的名师堂,整个国家肯定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成为一等帝国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名师堂带动的效应实在是太大了,不光培养学生,更重要的还能吸引更多的强者前来!

    一个地方有名师堂,还能够吸引其他诸多职业,兽堂、炼丹师公会、炼器师公会……诸多职业齐全,高手林立,国家想不强大都难。

    当初的天玄王国,只是个不入流的王国,但有名师堂的话,完全可以晋级二级王国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名师堂的等级!”

    糜长老点了点头:“名师堂的级别越高,国家就越强大,这已经是大陆不成文的规定了,很多王国、帝国,都以名师堂为中心,建立国都!就好像鸿远城,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,主要因为这里有个名师学院?!?br />
    张悬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名师堂虽然不管国度的兴衰,但是有名师堂的地方,必定强者如林,外人不敢轻易侵犯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名师考核,只是对一个人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进行核查,你不同,身为学院院长,不光是个人了,还牵扯整个学院?!?br />
    见他明白过来,糜长老继续解释:“所谓的晋升帝国,其实就是,让你选择一个封号王国,凭借个人努力,重新组建名师堂,让其顺利晋升为帝国!这考核的不光是个人能力,更是对全局的把握和把控,难度极大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抽了抽,张悬面皮跳动,忍不住看了过来:“这个……现在不当这个院长还来得及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糜长老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当个院长这么麻烦,就不应该答应,这叫什么事儿……”张悬满脸幽怨。

    本以为当院长可以什么事都不用管,还可以去藏书馆随意看书,这才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,不光继位大典这么麻烦,考核六星名师都要增加难度……早知如此,当这个破院长干啥?

    还不如安稳考核个六星名师,将修为晋级到圣域,转身走人……这下好了,被捆绑在学院的这个破车上!

    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??!

    张悬无限惆怅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快被口水呛死,糜长老一脸无语的看过来:“虽然考核六星名师的难度增加,一旦考核通过,基础也会更加扎实,考核更高级别的名师也会容易不少!正因如此,不少天赋高的名师,都愿意申请难度更大的考核,来磨砺自己?!?br />
    别人能当上院长,会高兴地找不到东南西北,这位张师倒好,居然满脸幽怨……

    如果你这副表情,被陆封知道,不知道会不会一口老血吐出,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院长,付出这么多,结果竹篮打水,你白白得到了,还不情不愿……

    “容易考核更高级别的名师?”

    “是,如果院长能够通过晋升帝国的考验,以后考核七星名师的时候,只需要三样基础足够,就可以直接申请!不需要再进行……教书育人、指点修为等考核!”

    糜长老解释:“也就是说,只要能够完成这个考验,就等于拥有了通往七星名师的通行证,以后继续积累修为,磨砺心境,完成辅修即可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好事?”听到这话,原本郁闷的张悬眼睛猛的一亮。

    每次名师考核,都需要各种各样的规则一大堆,通过这个考核,以后能直接成为七星名师的话,等于省了好多麻烦,绝对值得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糜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,省下了考核七星名师的步骤,但晋升一个帝国,需要的不光是能力、眼光,以及指点,更重要的还是时间!

    让一个封号王国晋升为帝国,哪怕只是不入流的,也不是一两个高手,就能解决的,而是浑厚的底蕴!

    提升底蕴,必然需要耗时很久,当年的莫流真院长,就选择了这个考核,为了晋升帝国,即便他这种天赋,也足足花费了三年时光!

    “好,我决定了,就用晋升帝国来考核六星名师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糜长老再次无语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自己这个院长,做事情这么儿戏呢?

    这可是考核六星名师之中最难的,很多人避之不及,想拒绝就拒绝,说答应就答应,能不能多考虑一会儿?

    就算真的同意,也皱个眉头,脸上顺便来点为难的表情,意思意思???

    你倒好,直接点头答应,面不改色,是不是没意识到这个考核的难度?

    正想提醒一下,随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位新任的院长,每次都能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,创造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。

    就好像之前的云雾岭,他以为真是过去谈判,结果,是过去端人家老巢!

    在他眼中最难的晋升帝国,或许在对方眼中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时间,知道继位大典需要提前准备,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:“院长,去学院吧,赵丙戌长老和天工院,已经为你专门定做了一件衣服,最好现在过去试试合不合身!”

    “还做了衣服?”愣了一下,张悬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院长继位大典,隆重而壮丽,穿一件普通的名师服自然不行。

    离开府邸,向学院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名师学院,人山人海,鸿远城诸多家族、周边各大帝国……无数强者汇聚一堂,绝对是百年不遇的盛况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别人发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二人乘坐圣兽,直接进入了长老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名师学院,人流蠕动,四处都是人影。

    “若欢,你的消息灵通,可知道新院长是谁?”

    宽阔的街道上,一个青年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前面,是个白衣青年,手拿折扇,显得玉树临风,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正是和张悬一起从万国联盟过来的若欢公子。

    而他对面问话的,也是张悬的老朋友,悬悬会的创始人之一……宋超!

    “我哪里能知道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摇了摇头:“新院长是学院最大的秘密,估计只能等继位典礼开始才知晓了!”

    虽然悬悬会人员众多,占了接近整个学院一半的学员,但对于新院长是谁,也是没探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谁都好,千万不要是陆封长老……他和会长有矛盾,一旦成了院长,咱们悬悬会,十之**会被解散!”

    宋超脸上带着担忧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能期盼不是他吧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若欢公子正想继续说话,就见一个青年急匆匆跑了过来:“若欢,你可知道会长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是悬悬会的一个成员,三年级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找会长干什么?”若欢公子皱眉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位会长,还真是甩手掌柜,他也好多天没见了,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,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刚才我准备去演武场,占座位等候院长的继位大典,谁知……还没到地方,就听到几个面目可疑的家伙,正四处向人打听会长的下落,看样子不怀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看了一眼,青年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打听会长的下落?”若欢公子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是!”青年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整个学院,接近一半师生,都是悬悬会的人,这几个人打听“张悬”,自然引起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!”若欢公子交代,随即停顿了一下:“先别忙,去把应勤他们喊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年急匆匆而去,时间不长,应勤、白面等人就跟在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见人来齐,若欢公子笑了笑,让青年带路。

    不一会,果然看到七、八个衣着古怪的家伙,一脸警惕的走在院子里,遇到人就打听张悬的下落。

    不过,张师现在连他都找不到,这些人自然更无法寻找。

    缓缓靠近,将耳朵竖起,随即听到了对方故意压低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柳大少让我们来教训这个张悬,人找不到怎么办?这家伙不会,提前知道了消息,吓得藏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个刀疤男,满是纠结。

    问了好多人,都认识张悬,但都不知道在哪,让他们满是头疼。

    “教训?看来是敌人!”

    听在耳中,若欢公子和宋超等人对望了一眼,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敢教训他们会长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……

    我们悬悬会的力量!

    信不信直接吓死你们丫的?

    (家里有事,无法爆发,但是这个月的月票牵扯年度总榜,希望各位有月票的都投一下老涯,等孩子的病治好了,回家就爆发。多谢了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