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自己的住处,张悬这才觉得全身疲乏。

    从寻找赤萤果回来到现在,接近两天两夜,几乎一下都没休息,尤其是在云雾岭驯服诸多灵兽圣兽,对精神损耗极大。

    要不是魂体巨大,根本坚持不住,即便如此,放松下来,也觉得脑袋一阵阵剧烈疼痛。

    “狠人沉睡前,将那头青角龙兽的巫魂,帮我炼制了一遍,没了独自的意识,刚好可以恢复损伤的魂魄!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张悬手腕一翻,一个纯净的魂魄出现在眼前,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。

    运转法诀,对着眼前的魂魄,吞噬过去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!

    青角龙兽精纯的魂魄,化作一道温暖的溪流,滋养着他受损的巫魂,让其变得更加强大,更加圆润,更加晶莹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就完全恢复,而且变得更加壮大。

    青角龙兽的巫魂,虽然只是残缺的一部分,并不完整,但毕竟达到了圣域五重,力量精纯,上品灵石与之相比,都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蚕封境的修炼法诀……不然,巫魂必然能更进一步!”

    吞噬了一会,感到达到了饱和,张悬只好摇摇头将这个精纯的魂魄,重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巫魂,只有化凡八重踏虚境的功法,蚕封境的还没整理,就算想修炼,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除非增大魂魄体积,但真要这样做的话,恐怕又会出现化清池的尴尬局面,肉身与魂体不般配,届时实力非但没有增长,反而会变得更弱。

    “可惜云雾岭是灵兽的地方,没有人类的修炼功法,不然,今晚上到可以冲击半圣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的储物戒指中,拥有各种宝物,唯独没有修炼功法。

    灵兽、圣兽的修炼法诀,和人类不同,就算留着也没用,所以,根本就没储存。

    不然功法凑齐,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,完全可以冲击下半圣试试。

    “算了,天亮就是继位大典,等成了院长,所有书籍可以自由观看,完全可以将半圣、从圣、以及剩余的功法全部搜集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张悬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换做之前,没有功法,肯定巫魂离体,四处寻找了,而现在领悟了师者之心,再加上明天就成为真正的院长,没必要再继续折腾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正打算休息一下,就听到窗外魏如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张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让其为父亲报仇,难道还不忍下手不成?

    “老师,刚才我要斩杀尤虚,他说出一些事,牵扯名师学院,我不敢做主,特来向你禀报!”魏如烟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!”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这位尤虚,之前就觉得有问题,经历了菩提树中毒这件事,更觉的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魏如烟的仇人,自然由她处置,没想到真让其问出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好像牵扯老院长的真正死因……”魏如烟神色凝重:“不过,他没有细说,还望老师过去亲自询问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了点头,刚想走,迟疑了一下,精神一动,紫阳兽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这家伙曾经是老院长的兽宠,对其忠心耿耿,牵强老院长的死因,肯定要让它亲耳听闻。

    两人一兽,很快来到尤虚所在的院子。

    此刻的尤虚,脸色泛白,像是见了怪物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下毒了?”看到对方这副模样,张悬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身为用毒的大家,他自然能够看出,此刻的尤虚,并非单纯的害怕,而是身中剧毒。

    魏如烟是先天毒魂体,想要毒死一个已经封印了修为的名师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魏如烟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对自己的体质,并不知很了解,但能够将人毒死的事情,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这家伙既然是害自己父亲死亡的凶手,自然不能轻易的放过,要使劲折磨才行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受不住折磨,说出让她都震惊不已的秘密,这才急忙过来寻找老师,想让他进行决断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不对?那我下次……不敢了!”生怕老师生气,魏如烟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做的不错!”笑了笑,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的长处是什么,又善于利用,才有资格做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尤副院长,咱们又见面了,老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?说出来吧!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师言天授运转,张悬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心境刻度,已经达到了21.1,堪比七星名师,再加上师者之心,完全可以轻松,让其乖乖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是我一时糊涂!”眼神逐渐迷离,尤虚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,老院长召集学院中的所有长老,说发现了一处上古遗迹,这个遗??赡芮3蹲乓桓鼍薮蟮拿孛?,需要前去探查。当时我以及二十多位长老,接到命令,一起前往!”

    “谁知刚进入遗迹不久,就遇到了空间风暴,将众人吹散,我陷入了一处折叠空间之中,被异灵族人爱抓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给了我一瓶药物,逼着我给老院长等人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打算害人,可是他们在我身上下了很厉害的诅咒,我也是被迫的……”

    尤虚详细讲解了一遍,边说边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之前用来和我比斗的那个毒药?”张悬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尤虚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紫阳兽眼睛泛红,巨大的身躯不停颤抖,气的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老主人对他这么好,没想到,居然被下毒害死!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家伙,就算那处遗迹真的有危险,也不可能全军覆没,到最后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身为名师,不?;ね?,却归顺异灵族人,助纣为虐,残杀同伴,你还有什么面目活下来?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对方的那个毒药,他亲身试过,没有解药的话,就算是圣域一重巅峰强者也可以轻松毒杀。

    老院长的实力虽然不弱,却也没有达到圣域二重,中毒后又被异灵族人围攻,怎么可能活得下来?

    可以说,这位尤虚,简直就是人族的败类,名师中的耻辱!

    “皇室的圣域菩提树,是不是也被你下了毒?”呵斥一声,张悬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尤虚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圣域菩提树,和异灵族没任何关系,只是皇室用来增进灵魂的东西,为什么非要下毒害死?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,我真的不知道,是他们要我这么做的,只要完成,就帮我延长50年的寿命……”尤虚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他身中剧毒,实力已经百不存一,现在又中了张悬的师言天授,很快便将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位尤虚,寿命到了尽头,越老越怕死,被异灵族人抓住后,承诺帮他延长寿命,再加上各种威胁,自然就彻底降服。

    虽然内心深处,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却越走越远,已然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至于老院长所去的遗迹,他刚进入,就被异灵族人抓走,具体情况也说不清楚,问了一会,并未问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毒杀菩提树,是受了命令,具体缘由,只是个傀儡,并没资格知晓。

    “主人,可否让我杀了这个人族的败类?”

    见审讯完,紫阳兽再也忍不住,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要死,但是牵扯这么多,不能死在我们手上!我会让木师将其带回总部……放心吧,名师堂对于叛徒的处罚,是十分严厉的,他将接受比死亡还要惨痛的经历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尤虚,不牵扯这些问题,杀了就杀了,但是牵扯老院长的死亡,和异灵族,就不能单纯地一杀了之。

    肯定要上报名师堂总部,让他们来进行处理。

    “好!”紫阳兽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杀这家伙,但是身为老院长的兽宠,对名师的规矩知道的很多,将其斩杀,对这家伙来说,实在太便宜了。

    送入总部,永远镌刻着耻辱,才是最大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悬向魏如烟看去。

    “一切听从老师安排!”魏如烟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张悬点了点头:“我现在就联系木师!”

    说完,将孙强叫了过来,交代一声。

    后者立刻走了出去,不到十分钟,木师就飞了过来,落到院中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一见面,木师抱拳。

    “这位尤虚,背叛人族,谋害名师学院的老院长,希望你能带回总部审问!”

    张悬一指。

    “背叛人族?”木师瞳孔一缩:“师叔确定?”

    这个罪名极大,尤其对于名师,一旦确立,毁了一生不说,还会遭到所有人的唾弃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马上处理!”

    木师知道这件事不敢耽搁,手掌一抓,将尤虚用真气困住提了起来:“我现在就带他回总部,师叔的继位典礼,可能就参加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院长已经确认,继位典礼只是个仪式罢了,他参加不参加都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先将这个人族的叛徒带回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木师不再多说,身体一纵,笔直向远处飞去,很快消失在夜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