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巫魂?皇是神祇,是从上古活下来的圣兽,你敢对云雾岭不利,已经触犯了它的尊严,肯定会将你碎尸万段,灵魂抽走,替我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吼道。

    看样子它对这个所谓的皇,十分忠心,甚至带着浓烈的崇拜。

    根本不相信对方是巫魂,而将其定义成了神灵。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,一个残魂而已,就算再厉害,又有多强?

    真有如此可怕,也不至于一直守在灵雾山,下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皇,真有你所说的强大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肯定已经出来了吧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皇是不会放弃我的,你们这样对我,它一定会杀了你……”黄金熊虎兽吼道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眼中还是露出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它和这个皇,只是利益关系,它献祭物品,对方赐予力量,或者地脉灵液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被打死,再选一个代言人罢了,不可能出手相救,不然也不可能眼睁睁,任由对方那口大鼎,将其打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看出了它的恐慌,张悬知道自己离间有了作用,精神一动,师者之心蠕动,师言天授响起:“刚才听说你要将我和糜长老献祭,难道这些年来,你都是用名师的生命在进行祭祀?”

    这家伙刚才说,要用糜长老和自己献祭,还加上诸多名师,对方立刻答应下来,看来这种交易已经成了默契,进行很久了。

    再结合之前来这里,看到许多尸骨,不难猜出所谓的祭祀,是用名师的性命来进行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牵扯极大,对方必然不会让其他圣兽知晓,只能询问一下看看。

    或许就能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急忙摇头,话才说了一半,随即看到眼前的青年,身体越来越挺拔,如同一尊伟岸的神灵,想不承认却觉得怎么都说不出口,话音一转,似乎控制不住了嘴巴,开口道:“不错!皇会吞噬名师的血肉,然后赐予灵液,赐予灵兽突破的契机!”

    之前张悬的师言天授,只对人类起作用,灵兽之类的用处没那么大,而现在领悟了师者之心,就算是后者,也可以轻易被蛊惑。

    “吞噬名师的血肉?”

    糜长老拳头捏紧,身体乱颤。

    本以为云雾岭的圣兽只是威胁,不影响大局,没想到居然是个吃人的恶魔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肯定早就将其灭杀了。

    对方以名师献祭,恐怕不止持续多少年,不知多少名师死在他们手上了。

    “山洞里面那些白骨,可否是名师的遗体?”张悬也脸色难看,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那是历年过来闯山的名师,都被皇吞噬了血肉,只留下一堆白骨!为了报答,它也用大力量改变地形,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阵,汇聚地脉灵液,让云雾岭的灵兽,越发强大!”

    熊虎兽接着道。

    虽然它不敢大肆猎杀名师,但每年试炼失踪,各种缘由消失的不在少数,一年杀死几十个,数百个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这个皇既然吞噬名师的血肉,必然不是单纯的巫魂,它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心中怒火燃烧,张悬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巫魂,是灵魂,想要存活,需要**滋养,不然,很容易受到魂力五衰的影响,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当初的墨魂生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数万年,是因为九天莲胎的缘故,不是这件神物,他也肯定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了。

    能够活不知多少年,还以名师的血肉为食,肯定不仅是巫魂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它……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,每次只有在这里献祭,它才会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熊虎兽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献祭?”张悬皱眉,明理之眼向周围看去。

    这地方之前来过一次,也专门看过一遍,并未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“皇”既然在这里出现,在这里祭祀,难不成,有什么特殊之处?

    明理之眼照射下,周围依旧没什么特殊,只是个普通的山洞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那家伙出现过,可以看轨?!?br />
    突然想起一件事,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对方是巫魂,来去无踪,别人肯定查探不到,但他有明理之眼,想要探寻,应该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精神集中,眼中纹理越来越多,向之前那位“皇”出现的地方看了过去,果然看到了淡淡的轨迹向山洞里面蔓延。

    “鼎鼎,这家伙交给你了……任你处置!”

    见有??裳?,该问的也问完了,张悬松了口气,大步向山洞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头黄金熊虎兽,助纣为虐,猎杀名师,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,自然不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任我处置?太好了……我就喜欢这样!”

    兴奋地一声长啸,金源鼎直接跳起,笔直向熊虎兽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满是兴奋虎视眈眈的样子,黄金熊虎兽吓得全身一僵:“张师,我愿意认你为主,还请不要杀我,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惨呼一声,这口巨大的炉鼎,从天而降,对着它的脸就坐下了下来,底下汹涌的炭火顿时将其烧的滋滋作响,一股香味飘飞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赤炎狮、铁背熊等兽全都咽了口唾沫,一个个觉得喉咙发干。

    尼玛。

    太变态了,幸亏它们臣服了,不然,恐怕肯定和这家伙一样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熊虎兽那脸……以前像熊像虎威风八面,而现在,和癞蛤蟆一样,都扁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张师!”

    不理会揍兽揍得很开心的金源鼎,糜长老急忙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这里不敢公开喊对方为院长,只能以“张师”称呼。

    “那个‘皇’实力极强,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回头向总部申请,再做定夺……”

    来到跟前,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皇,抬手间,就将一个重伤的圣域一重提升到三重,这种能力,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院长贸然去找,而且还不将金源前辈带着……他怕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这种事,最好的处理方法,就是上报总部,让更高级别的名师下来。

    “哪位皇见忠实属下被杀,必然逃走,总部派人来,最少要花费十天半月,已然来不及了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那家伙是残缺的巫魂,对他有极大帮助,怎么能假手于人。

    一旦总部的名师来了,最多奖励几句,好处就别想了,还不如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停顿了一下:“那我让木师和其他长老一起过来,大家也好相互照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留在这里,我就进去看看,一旦危险,不用你说,也会自己逃出来!”

    张悬摆摆手。

    这头“皇”实力最少也要达到化凡四、五重,他之所以敢去找,一来有狠人在手,最关键的还是脑海中还有一本天道之册!

    这是之前收蒋青琴院长为学生的时候形成的,一直没舍得使用,就算那家伙再强劲,还能强得过天道?

    一书下去,狠人都要跪,更别说一个残缺的巫魂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谁都不能说,就算糜长老对他的真心实意,也不能泄露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见他不听劝阻,执意要进,糜长老连忙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现在出去,让赤炎狮几个王者,将战斗的诸多灵兽叫回来,在云雾岭集合!然后告诉赵丙戌长老,已经完成了谈判,让参与战斗的学子回学院休息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:“连续战斗了这么长时间,肯定也疲惫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!”

    见院长下了命令,糜长老不敢拒绝,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百枚上品灵石,你查探一下这次到底死了多少学员,统计成册,这些就用来抚恤吧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张悬取出一堆上品灵石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,刚好两百。

    虽然他爱财如命,但有些事必须去做。

    云雾岭兽潮,是因为他盗取地脉灵液引起的,死了这么多学员,应该为其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灵石不能挽回对方的性命,却能让其家人过得更好,也算是一种慰藉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院长,抚恤学员,自有学院来出,怎么能让你自掏腰包!”

    见他一下拿出这么多上品灵石,糜长老吓了一跳,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是院长,看到学员死亡,想要帮助,可也不用自己出钱,学院甚至名师堂,拥有对应的政策。

    这些名师,为了人族而死,为了大义而死,自然不能让其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眉毛扬起,张悬摆了摆手:“不管学院怎么做,这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见他目光清澈,是真心实意要将这些灵石送给那些为战斗而丧生的学员,糜长老只好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眼前这位新院长的佩服,再次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真正大公无私,视金钱于无物的人,才有资格做院长吧!

    “以后我也要向院长学习,高风亮节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暗自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赶快去做吧,这里留我一个就行,不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交代完,张悬摆了摆手,不再多说,沿着明理之眼看出的路线,大步向山洞深处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