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糜长老脸色一白:“院长,快走!这是强行提升力量,再不走就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强行灌输力量,可以修复伤势不说,甚至还可以让黄金熊虎兽的实力更上一层楼,真要这样,谁都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熊虎兽的力量已然恢复到之前的圣域一重巅峰,没有太多滞留,就突破境界,达到了神识境。

    力量翻滚,气息如海。

    神识境初期、中期、后期……

    修为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效忠张悬的诸多王者看到这一幕,全都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早听说云雾岭的真正王者,掌握着特殊力量,只是没想到如此可怕!

    要是提前知道这个结果,打死也不背叛了,这下好了,弄不好一起都会,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众兽瑟瑟发抖之中,熊虎兽的实力,已然突破了神识境,达到了圣域三重,这才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记住你的承诺!”

    山洞中的虚影,低哼一声,慢慢散开,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!叛徒们,今天就让你们受到我的制裁!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上雄浑至极的力量,一声咆哮,黄金熊虎兽蹄爪一劈,将山洞的出口封住,谁也无法逃走。

    它是云雾岭的王者,一向说一不二,现在属下集体背叛,还将其打成重伤,早已胸怀怒火,满是抓狂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圣域三重的力量翻滚而出,整个山洞都似乎要承受不住,随时都会崩塌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它变得如此强大,赤炎狮等兽全都吓得瑟瑟发抖,一个个面容惨白。

    圣域三重,胎婴境,丹田汇聚成元婴,实力暴增了一倍不止,如此强大,就算它们九头圣域一重巅峰联手都不是对手!

    可以预见,真要战斗,用不了多久,都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刚认的这个主人,希望他能够再次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“糜竹,之前让你答应,不同意,现在不光你要死,我还会让飞行灵兽群,进攻鸿远城,让你们名师学院付出惨痛的代价!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满脸狰狞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喊完,当先对糜长老拍了过来,狂暴的气息,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掌印,笔直落下。

    “红叶十三剑!”

    不敢犹豫,一声狂吼,糜长老长剑出现在掌心,凌空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出手就用出了最强的绝招。

    剑芒形成的红叶,与掌印一接触,立刻碎成粉末,紧接着糜长老手中的长?!斑青?!”一声,碎成好几截,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受到力量反噬,糜长老鲜血狂喷,倒飞而出,再次撞在岩壁上,脸色如同白纸。

    刚才他施展出这剑,能让黄金熊虎兽后退一步,此刻,别说后退,连阻拦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,已然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算紫阳兽前辈和金源鼎前辈联手,恐怕也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“张师,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他死了无所谓,但院长不能有事!

    不然,整个学院将会继续分崩离析,再次陷入混乱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走?哈哈,蛊惑的我这么多属下背叛,想走,还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猛地转头看向张悬,黄金熊虎兽飞了起来,手掌一翻,碾压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糜长老长老满是着急。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的攻击,连他都抵挡不??!更何况只有化凡九重的院长。

    强忍住身上的重伤,就要迎上去抵挡,还没飞起,就感到狂暴的压力扑面而来,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碾成粉末。

    对方实在太强大了,单凭释放的气息,就让他抗衡不住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来,你们谁都跑不了!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熊虎兽粗大的手掌落了下来,地面发出“吱呀!”的声音,好像随时都承受不住,塌陷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再无法抵抗,也逃脱不掉,糜长老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,会是这样一个局面。

    “跑不掉?谁说我要跑了?”

    就在他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,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,随即,就感到一股浓烈的煞气,笔直从张师身上猛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宛如飓风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被这股煞气冲击,漫天攻击烟消云散,本来一脸嚣张的黄金熊虎兽,还没反应过来,头一歪,舌头吐出,就从空中掉了下来,一脑袋扎在地上,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鼎鼎,给我揍死他!”

    张悬一声吩咐,金源鼎立刻冲了出来,盘旋着笔直撞了过去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,黄金熊虎兽被金源鼎猛地一撞,立刻七晕八素,满口的牙齿掉了一地,一脸的鲜血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得到“皇”的力量灌顶,达到圣域三重,肯定能血洗众人,让名师学院都为之震颤,做梦都没想到,还没来得及发威,就被一股刺激灵魂的气息,从空中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这个圣器是什么鬼?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实力和他相差不大,但圣器,防御无敌,再加上狂暴的力量,怎么打?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正一头雾水,炉鼎再次咆哮着飞了过来,又一下撞在脑袋上。

    一阵如同天地崩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黄金熊虎兽眼前一黑,巨大的身体,在地上划出一道大坑,向后滚了出去,满身的尘土和碎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晋级后的熊虎兽,都……抗衡不???”

    赤炎狮、虎头兽等王者各自咽唾沫。

    看情景,刚才这个金源鼎和他们战斗的时候,是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不然,就这一下,肯定会被当场撞死在原地。

    之前还觉得后悔的圣兽全都哆缩了一下,幸亏没喊出来,不然,现在前面躺着的就是它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爽了,好久没用全力了,小兽兽,你等着,看你鼎爷今天把你练成煤渣!”

    连续两下,撞得黄金熊虎兽快要死亡,金源鼎兴奋地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它的实力强大,普通的圣域根本撑不住,也只有这家伙,才能让它发挥全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眨巴眼睛,糜长老晕了。

    刚还觉得必死无疑,这……变得也未免太快了吧!

    金源鼎的实力,虽然强大,但毕竟只是圣器,没人使用的话,难以发挥出最强力量,所以,双方交战,并不认为它能够获胜。

    改变战局的是那道令人心悸的杀戮之气!

    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道气息,金源鼎就算冲过去,肯定也会被熊虎兽击退,而不是现在单方面挨虐。

    急忙看向不远处的院长,就见他神色淡然,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,一点惊讶甚至害怕都没有。

    实际上,对于张悬来说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黄金熊虎兽得到所谓的皇者“灌顶”,实力大增,达到了圣域三重,但他的底牌又不止是紫阳兽和金源鼎,还有更加强大的狠人。

    这家伙最近吞噬了孔师亲笔的三分之一,比之前刚见到的时候,更厉害了,别说只是个圣域三重初期,就算是四重、五重,一道杀气息冲过去,也只有满头眩晕,掉下来挨揍的份。

    完全不在同一个等量级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金源鼎满是兴奋的连续撞来,只七、八下,熊虎兽就满身伤痕,奄奄一息随时都会死亡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停一下!”见这家伙越打越高兴,张悬急忙阻止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刚才想杀你,让我打死算了……”金源鼎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这么抗揍的,怎么要打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先留一命,我还有事要问它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刚才祭祀的皇者,还有云雾岭的诸多奇怪事情,还要仔细询问。

    一旦打死,就等于失去了消息的源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金源鼎才满脸悻悻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来到熊虎兽跟前,张悬低头看了过去,嘴角不由抽出了两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金源鼎还真够狠的,巨大的炉鼎对着对方的脑袋狠命的砸,此时的熊虎兽,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,哪还有半点云雾岭王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巨大的头颅皱皱巴巴,如同一个捏瘪了的肉包子,还是没馅的那种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及时阻拦,肯定已然挂在当场。

    手腕一翻,取出一点地脉灵液对着嘴巴灌了进去,让其恢复了一些生机,这才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臣服于我,或者死!”

    只要先让这家伙臣服了,才能获知更多的消息,不然,言不由衷,说了也不可信。

    “臣服?做梦!我的命是‘皇’的,只要敢杀我,‘皇’一定会替我报仇,收掉你们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上的伤势,和已经有些干瘪的脑袋,黄金熊虎兽嘴巴咬紧。

    “皇?你那个皇,如果我猜的不错,只是存活的一道残缺的巫魂吧?指着它替你报仇?”张悬一脸古怪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“皇”出现的时候,专门用明理之眼看了,应该是一头活着的巫魂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够帮助熊虎兽短时间内提升力量,应该是用了某种特殊的秘法。

    巫魂的秘籍,他只得到从化凡境一重到九重的。

    能让熊虎兽短时间内提升两个大级别,这个“皇”,恐怕已然达到了圣域四、五重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道残魂,如此实力,能够抓住,对他也有极大好处。

    Ps:最近超流行语音红包,老涯也打算给大伙发下福利!普通话标准么?不标准可是抢不到的哦!本月10日晚八点,老涯会在公众号准时发一波语音红包,大伙速度微信关注“横扫天涯”,到时就能抢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