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雾岭十大圣兽,每一头都有堪比名师学院十大长老的战斗力!

    糜长老的一个学生,找了什么人,能让九个圣兽一起出去?

    难道将其他长老都找来了?

    不对啊,如果是这样,外面那么多半圣、从圣,肯定早就禀报了,不至于什么消息都没有!

    “糜竹,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眼睛一眯,黄金熊虎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?我一直在这里,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个打酱油,配合演戏的,院长要做什么,是真不清楚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道?最好不要和我?;ㄑ?,我云雾岭能够在名师学院眼皮子底下毅力这么多年都不倒,绝非表面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的表情的确不知,黄金熊虎兽再次威胁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灵兽遍布整个云雾岭,如果真有什么花样,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点也正是它疑惑的。

    真要有问题,那些王者肯定和它说了,让其他兽出去,说明有能力解决。

    “先不用管了,只要别让这位糜长老离开,名师学院就肯定会投鼠忌器,就算不答应条件,也会想出好办法解决!”

    心中推算了一下,觉得没啥问题,黄金熊虎兽正想说话,就见第一个出去的赤炎狮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铁背熊,虎头兽、铁齿狼……其他九大王者也走了进来,中间跟着一个青年,脑袋低垂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正是糜长老的那位逃走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家伙被我们抓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步来到跟前,赤炎狮粗大的声音哼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让你们全都出去?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虎头兽来到跟前,粗大的铁爪一指张悬:“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找来了几个厉害的名师,和我们在外面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名师?”黄金熊虎兽眨眼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铁齿狼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名师?可是学院的十大长老?”黄金熊虎兽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,我们都不认识,看容貌十分陌生,这样吧,我将他们的尸体取出来,给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铁背熊哼了一声,来到对方不足三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几头圣兽同时呼啸,齐刷刷出手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赤炎狮、虎头兽、铁齿狼、铁背熊,四大圣兽在云雾岭王者中,都算的是强的,同时出手,力量如同山崩地裂,江河倒灌。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四个蹄爪同时击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惨呼,熊虎兽倒飞而出,脊背撞断了好几根钟乳石,鲜血大口大口的吐出。

    这些圣兽跟它在一起超过一千年了,彼此信任,谁能想到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而且如此狠辣!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一下就身受重伤,五脏六腑遭到了短时间难以恢复的重创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摔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黄金熊虎兽感觉全身实力这一下丧失十之**,双眼赤红,忍不住咆哮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不理会它的吼声,赤炎狮、铁背熊等兽,齐刷刷转身,看向不远处的张悬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在没有之前的狼狈,双手背在身后,在众多圣兽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。

    “云雾岭十大王者,现在已经九个向我臣服……黄金熊虎兽,你只有一条路可走,要么,成为我的兽宠,要么……死!”

    “臣服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熊虎兽难以相信的看向九大王者。

    它们都是圣兽,有属于自己的骄傲,怎么会臣服一个人类,而且……还是只有蚕封境的小人物?

    不光它奇怪,糜长老也疯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院长真过来谈判的,都做好了被人辱骂的决定了,没想到出去一个多时辰,将十大王者驯服了九个……

    看样子,外面的灵兽肯定也难以幸免,都成了兽宠……

    早知道这位新院长驯兽能力很强大,可……这也未免太强大了吧,太逆天了吧!

    这样驯服下去,会不会整个大陆上的圣兽、灵兽都成了你一个人的兽宠?

    听从你的吩咐?

    他这边呆滞,赤炎狮等人也看向之前的老大,云雾岭的最强王者。

    “臣服吧,主人是有大本事的人,臣服与他,绝对比在云雾岭出不去的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困在云雾岭都这么多年了,虽然这里成了咱们的领地,没人敢进来,名师学院都忌惮三分,看起来很威风,可……和关在笼子里有什么区别?反正我是受够了!”

    “不臣服就会死,别犹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了张悬的兽宠,再没了之前王者的尊严,几大圣兽齐刷刷劝慰。

    “让我臣服?做梦!”

    见所有属下都已经背叛,黄金熊虎兽满脸狰狞:“你们不是一直疑惑,为何这里能够汇聚这么多地脉灵液,供我们这么多灵兽、圣兽使用而不衰竭吗?今天我就告诉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嘶吼一声,黄金熊虎兽挣扎着站起身来,身体一晃,跳进不远处已经干瘪的池子,声音缓缓而出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皇,请赐予我力量,铲除这些兽族的背叛者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说的不是人类语言,而是上古兽语。

    “皇?”

    听到兽语,张悬眉毛一皱,一个不祥的预感从心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就奇怪,地脉灵液如此稀有的东西,就算云雾岭地形特殊,想要凝聚这么多,也不太可能,现在看来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而且,最关键的是,这里的灵兽、圣兽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物竞天择,任何一个地方,强者的数量都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灵兽,都能拥有如此高的级别,要说不让人奇怪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糜长老也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是六星巅峰驯兽师,虽然对上古兽语,不完全会,却也能听懂一些,此时对方明显再用兽语进行某种仪式,进行一种特殊的召唤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必然会出现大变故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着急,急忙向张悬看去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这可能牵扯你之前说的吴阳子前辈失踪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扬起。

    驯服赤炎狮等兽,自然也询问了一些事情,这些家伙都只能算得上后起之秀,近一千年才成长起来的,之前的诸多事情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根据它们的描述,所有秘密都掌控在这头黄金熊虎兽身上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才拥有云雾岭不可挑战的权威,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对话中,浓郁的灵气自山洞深处翻滚而来,宛如天地崩塌,压着众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原本盛放灵液的池子,此刻如同一个巨大的祭台,黄金熊虎兽似乎在献祭着什么,吸引这股强大的威压降临。

    “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力量,糜长老脸色发白,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,咬牙硬挺。

    实在太强大了,直刺心灵,就算他是圣域一重巅峰,都有些抗衡不住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种实力都无法抵御,院长怎么办?

    急忙向前看去,就见不远处的院长,腰背挺得笔直,双眉扬起,冷冷看着正前方,好像没感受到压力一般。

    糜长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他都抗衡不住,赤炎狮之类的云雾岭王者,更是躺了一地,院长却一点事都没有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心中的震惊还没结束,空中的灵气,像是凝聚成了实质,一个虚幻宛如烟雾凝聚的青角龙兽,悬浮在上方,给人一种碾碎灵魂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的后人,召唤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宏大的声音响起,说的依旧是上古兽语,却给人种穿越时空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纯正的上古兽语!”

    糜长老浑身冰冷。

    后人模仿的兽语,虽然发音上也很接近,但没有那种穿透历史的沧桑感,少了一种远古而来的沉淀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的这个声音,厚重、沉稳,单凭声音语调,就能让无数灵兽、圣兽臣服,一听就知道,这个虚影,绝对是从上古活下来的绝世人物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果然看到赤炎狮、虎头兽等王者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圣兽的血脉压制,谁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再次向院长看去,打算替对方抵挡,好让对方离开,却见他依旧站在原地,看着眼前的虚影,眉头皱起,不知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皇,后人在此请求你赐予我力量,斩杀这些叛徒!”

    跪倒在地,黄金熊虎兽用兽语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献祭什么?”

    虚影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献祭这位名师学院的六星巅峰名师,驯兽学院的院长,以他的鲜血对你进行供养……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长嘶。

    “六星巅峰名师?”虚影摇了摇头:“不够!”

    “还有他这位学员……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对着张悬一指,说完随即觉得这家伙可能太弱了些:“只要皇赐予我力量,我会立刻发动大军,猎杀更多的名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交,如果违背了你的诺言,你应该知道后果!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伴随虚影淡淡的话语,一股浓郁的力量,笔直向黄金熊虎兽灌输而下,后者本来重伤的气息,立刻节节攀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