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!”

    下方的诸多名师,虽然满是不甘和憋屈,听到是名师学院做出的决定,还是点了点头,撤出战场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赵院长,你留下安排所有学生,暂时不要和诸多灵兽发生冲突,我和糜长老去云雾岭就行了!”

    见众人退走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我要跟院长一起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让他离开,赵丙戌满是着急,急忙摇头。

    院长就算最近进步很大,也只有蚕封境初期而已,去满是圣兽的云雾岭,简直就是送死,他就算拼了老命,也要跟在后面,确保安全。

    “怎么,认我做院长,现在连命令都不听了?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扬:“如果不听,你们两个都别去了,我一人过去!”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赵丙戌满是着急。

    “这些学生也的确需要安排,赵院长,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糜长老摆了摆手,紧接着传音:“你回去立刻准备,同时去找木师等人,时间为两个时辰,两个时辰内我们不出来,直接攻击……我跟在院长身边,拼尽性命也要保证他两个时辰的安全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丙戌愣了一下,随即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传音说些什么,但张悬并不在意,招呼一声,和糜长老二人,乘坐圣兽笔直向云雾岭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丙戌则一咬牙,急匆匆向名师学院飞去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,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“院长,你千万不能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院长要去谈判,是为了下面的诸多名师,这样做看起来有失学院的威严,却?;ち巳俗宓挠猩?。

    将骂名自己背上,只为了能让更多名师不受伤害,这份心胸和气魄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确没选错人!

    张师是个可以依靠的名师……一位领悟了师者之心的真正名师!

    和当年的孔师一样,悲天悯人,大义天下。

    或许,他们真的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诞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兽的速度飞快,没用多久,就来到了云雾岭,糜长老站在窗前,中气十足,声音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糜竹,如约前来,不知诸位王者何在,还望出来一见!”

    “还请坐到这头鹰兽背上,会把你带过来找我们,你的圣兽,还是留在山外吧!我怕谈不好,陷它与不义!”

    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糜长老的火龙圣兽,也是兽类,现在人与兽谈判,一旦出现问题,它帮了主人,就等于背叛兽族,帮了兽族,等于背叛主人,无论怎么做,都是两难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交代圣兽一声,糜长老身体一晃,从兽背飞了下来,凌空一抓,真气将张悬包裹,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头鹰兽背上。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鹰兽一声长嘶,展翅飞起。

    这家伙已经达到了蚕封境,一身青灰,身体流畅如同闪电。

    和之前张悬驯服的那头青鹰兽相似,不过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“院长,你先别表明身份,就说……是我的一个学生!一旦它们发难,会想办法将你送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悄悄传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不表明身份怎么谈?”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些圣兽一向和我们名师学院不对付,就算不发生这两天的事,也想将其铲平了……只可惜,这群家伙,一直缩在老巢不出,学院这些年,派过去好多人,甚至皇室都派去不少,都杳无音信,估计遭到了毒手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派了不少人?”眉头一皱,张悬突然想起当初在地脉灵液池后面看到的诸多尸骨。

    弄不好,那些就是皇室,或者名实学院派出的队伍之一。

    “云雾岭,终年云雾,地形复杂,易守难攻,这些圣兽,留在这里,如同插在人类咽喉的一根刺,早就想铲除了,只可惜……太难!”

    说到这,糜长老像是想起了什么,神色凝重:“而且,这群圣兽,似乎并非占山为王这么简单,老院长知道一些,不过,没来得及细说就失踪了!根据史料记载,当年吴阳子前辈失踪,貌似也和云雾岭有关!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他对吴阳子知道的极多,甚至还得到了对方留下的宝藏,如果真和这个云雾岭有关,恐怕背后也牵扯到异灵族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和狠人有关?”

    得到吴阳子宝藏后,曾专门询问过狠人,只是这家伙只剩下一个心脏,很多记忆都消失了,只知道地宫的事,多的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但吴阳子失踪和异灵族人有关……难道这些圣兽,也有某种联系?

    或许还真有可能!

    在鸿远城如此靠近名师学院的地方,将一个无限接近圣域二重的超级强者抓走,单凭异灵族人,恐怕真难以办到。

    “是,正因如此,为了调查真相,也有圣域强者潜入其中,可惜,同样没有成功,这地方七百年前我也来过……当时要不是老院长相救,可能早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一红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七百年前,他实力有成,也想探查这地方的究竟,悄悄潜入其中,结果没走多远,就被打的快要死亡。

    不是老院长,哪还有他的今天。

    “哦!”没想到这位糜院长还有这种经历,张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虽然进去过一趟,但云雾岭的确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要不是凭借巫魂,别说偷走对方的地脉灵液,恐怕会和魏长风一样,被当场打死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过一会尽量不要表明身份,不然我怕会出现变故……”说完缘由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到时候随机应变吧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真牵扯这么多,云雾岭的圣兽知道自己是院长,弄不好真会发疯。

    就算有紫阳兽和金源鼎,堆积如山的圣兽、从圣、半圣,想要逃走,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的功夫,身下的鹰兽,飞过了浓浓的迷雾,来到一处山峰。

    张悬看了看,居然是他熟悉的地方,地脉灵液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鹰兽鸣叫一声,笔直飞了下来,糜长老身体一晃,落在地上,张悬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糜竹携学生已到,还请云雾岭的王者们一见!”

    向前一步,糜长老圣域一重巅峰的气息,激荡而出。

    “糜院长,进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淡淡的声音从前方的山洞传来,紧接着两头半圣级别的黑灵豹走了出来,看向二人,做出了邀请的姿势,像是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糜竹点点头,当先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张悬左右环顾了一周,发现周围依旧有不少从圣、半圣级别的灵兽守护,不过数量比上次来少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应该是和名师学院战斗,被派出去了。

    沿着山洞向里走去,很快来到之前盛放灵液的空旷岩洞,随即看到十头圣域一重巅峰的圣兽坐在其中,见他们进来,一个个目光如电,带着冷漠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糜竹,带了个蚕封境的学生就来这里,胆子不??!”

    当中一个,圣域一重巅峰的黄金熊虎兽,眼神冰冷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糜竹,驯兽学院院长,云雾岭的圣兽,也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“我人已经到了,咱们还是商议一下,名师学院和云雾岭的战斗,如何善后吧!这样继续打下去,我怕会两败俱伤!”

    糜长老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两败俱伤?两败俱伤又怎么样?你们人类偷走了我们的地脉灵液,断了我们的根基,大不了就鱼死网破,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一头圣域一重巅峰的赤炎狮吼道。

    “偷走了地脉灵液?”糜长老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就是我们盛放地脉灵液的,现在空空如也,只有你们人类如此卑鄙……”赤炎狮道。

    糜长老转头看了一眼,果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空旷的池子,虽然没了东西,依旧可以感受到其中浓郁的灵气。

    这里是云雾岭最中心的地方,无数圣兽、从圣把守,这种情况下,能将灵液偷走……这到底是哪位高人干的?

    要知道他当初实力大成,别说这里,连半山腰都没到,就被打的差点半死了。

    能进来,并且偷走东西,还能活着……简直就替人族出了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并不知情!”

    心中满是佩服,脸上却没表现出来,糜长老摆了摆手:“你们说是人族干的,可有证据?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情?一句不知情就想糊弄过去?”

    黄金熊虎兽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糊弄,你们没抓到证据,就是无头烂账,找我也没用,我只代表名师学院!咱们还是说说,双方的战斗吧!”

    糜长老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:“咱们之间小打小闹,名师堂不会管理,一旦闹大,生灵涂炭,恐怕你们云雾岭,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,会被轻易抹去!这点不用我多说,你们也应该清楚,不然也不可能,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!”

    “以前有地脉灵液,我们有晋级的希望,现在不一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黄金熊虎兽,粗大的蹄爪一摆:“想和解也可以,名师学院只要赔偿我们,五万枚上品灵石,并帮忙在云雾岭建造五百处六级聚灵大阵,我就立刻将灵兽撤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