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名师?”张悬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重生到现在,半年多点,见过不少名师,无论四星,五星,还是六星巅峰,都有平常人的喜怒哀乐,也有私欲和情感。

    因此,虽然他也是名师,但一直以来,都没觉得这个职业有多沉重,看到这一幕,才明白,在每一个修炼者心中的分量。

    可以不要性命,可以牺牲,只要为了人族,什么都可以舍弃!

    因为我是一位……名师!

    两个字不多,却厚重,承载着人族的希望!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赵丙戌也点了点头:“名师,不光是荣誉,更多的是责任,就好像陆封,已经申请去了地窟,哪怕身死,也要捍卫自己是名师的尊严!”

    “地窟?”张悬轻颤。

    通过观看书籍,他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地窟,大陆与异灵族连接的域外战场,?;刂?,稍有不慎就会死亡,陆封……已经去了地窟了?

    这和送死没什么区别!

    “陆院长帮尤虚说话,是因为他们关系好,是感情,是人性!名师堂从不灭绝人性,就算当年的孔师,也不曾扼杀,反而鼓励性格的发展,说这样才能让人族愈发旺盛!要是所有名师,都没了秉性脾气,都只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反而是人族的灾难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人是有感情的动物,有性格,才能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如果只想着存天道,而去灭人欲,恐怕不需要异灵族人出手,自己就会将自己覆灭。

    或许正因如此,名师学院,才不介意学生之间的争斗,让其适者生存。

    “名师可以自私,可以为自己的朋友和亲人着想,也可以为了宝物大大争斗,但……遇到种族问题上,就要摒除一切成见,哪怕身死,都要勇往直前,这才是这个职业该做的!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糜长老接着道:“也是孔师创立名师的初衷!”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这才是名师!”

    张悬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之前见到的名师,有好的,也有坏的,就一直觉得,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同样自私自利,现在才知道,这个想法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名师,可以自私,可以自利,甚至可以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斗,但真正遇到种族大事,绝不会退缩!

    这才是名师该去做的,也应该去做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的心灵像是得到了洗礼。

    他是个穿越者,前世所在的地方,很多优良的传统文化已经消失,学生对老师已经不尊重了,很多老师也没了师道尊严,甚至还做出有违师德的事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,虽然也感悟到了老师职业的伟大,可还是抱着前世的心态,有些散漫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才明白,既然承担了这个身份……就要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!

    就要扛起肩膀上的重担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张悬胸口,一个声音响起,如同什么东西破茧成蝶,紧接着一股特殊的浩瀚的气息,从天而降,落在身上,让他释放出光芒,宛如神祇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院长突然发出变故,赵丙戌、糜长老对望了一眼,瞳孔陡然收缩,声音发颤:“师者之心!”

    师者之心,和明理之眼一样,是名师才能具备的,只有坚信本心,成为真正的师者,才有机会越走越高。

    传说,只有达到八星名师,教化万方,才能具备,没想到……张师才四星,就已经领悟了!

    拥有师者之心,已经不局限与人族,就算是灵兽,蛮兽,都能用师言天授蛊惑,让其成为学生,真正的有教无类。

    当年,孔师就领悟了师者之心,诸多弟子之中,不光有人族,更有兽族,甚至异灵族。

    师者之心,和天认名师比,都丝毫不差!

    “院长领悟了师者之心……看来我们鸿远名师学院,真的要越走越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大长老激动地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师者之心,稀少无比,整个名师堂有历史以来,能够领悟的,都不多!自己这位院长,居然领悟了,可以预见,以后的成就必然无限!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,也必然将名动天下,成为人人向往的圣地。

    “赵院长,师者之心,太过重要,千万不能泄露消息,不然,一旦张师受到异灵族觊觎……咱们必然会成为千古罪人!”

    手掌急忙一抓,在周围布下禁制,不让消息泄露,糜长老急忙道。

    领悟师者之心的名师,以后进步将会越来越快速,成为最巅峰的存在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泄露被异灵族人知晓,肯定会遭到围杀,为了安全,他们也要保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以名师的身份发誓,这件事绝不泄露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立刻发下誓言。

    “我也以名师身份发誓!”糜长老也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谈话过程中,空中特殊的力量消失,张悬缓缓睁开了眼睛,目光坚定,如有雷电闪烁。

    领悟师者之心,他已经明白了什么是“师”该做的,什么是不该做的。

    和以前的迷惘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,让他们停止战斗,就说名师学院新任院长,要和他们谈判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谈判?”

    两位长老同时一愣,糜长老急忙道:“不行!院长,这件事之所以不告诉你,就是怕你这样做!一旦身份泄露,出现变故,我们谁都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名师学院好不容易有了一位,十大院长都赞同,木师也肯定的院长,我们可不想再次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也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仪式上,不同样要泄露我的身份?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反正都要泄露,明天同样会泄露,就算今天泄露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不一样,明天继位仪式结束,你就有资格掌控院长令,院长令,就能?;つ惆踩衷诰圆恍?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令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院长令,会加持名师学院所有学员的意念,一旦异灵族人想要对付,就会被意念阻挡……这样才能?;つ愕陌踩?!”糜长老解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失踪的老院长,可有院长令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也失踪了?生死不知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危险,一直存在,他们都不怕,我又何惧!”看着下方前仆后继的诸多名师,张悬道。

    同样是名师,他们这些人,都前仆后继,死且不惧,他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说,不过,我会说我和赵丙戌长老愿意与他们交涉,还望院长见谅!”迟疑了一下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就算张师不怕,他们也不想让名师学院再没院长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知道这是对方的底线,张悬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撤去周围的禁制,糜长老身体一纵,从圣兽背上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云雾岭的诸位王者可在,我糜竹,愿意代表名师学院,与你们谈判!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圣域一重巅峰的声音,传播开来,如同巨大的音浪,四处蔓延,瞬间将整个山脉笼罩。

    “谈判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谈判?这些灵兽在侵犯人族尊严,决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一旦谈判,如何对得起受伤的诸多名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要谈判,下方所有名师立刻哗然。

    谈判是示弱的象征!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,被灵兽攻击了,非但不杀回去,还要谈判,简直丢了人族尊严和脸面。

    “想谈判,也可以,来云雾岭,给你们谈判的机会!”

    一个宏大的声音从灵兽后面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应该是云雾岭诸多圣兽、灵兽最强大的存在,也就是所谓的王者。

    “去云雾岭?糜院长,不能答应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让你们陷入虎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旦被他们抓住,我们名师学院尊严何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名师更加着急。

    对方的要求,一听就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云雾岭是他们的老巢,一旦过去,极有可能被无数半圣、从圣、圣域的灵兽围攻,想逃,都可能逃不掉!

    更何况,人类与灵兽战斗,先谈判,明显示弱,再跑到对方老巢,这不是任人宰割?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,人类的中流砥柱,怎么可能受此委屈!

    一旦消息传出去,对人族岂不是很大的恐慌?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议论纷纷,空中糜张老忍不住看向圣兽脊背上的张悬。

    去云雾岭谈判,的确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答应它!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三思……”赵丙戌急忙抱拳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如果不去老巢,怎么能见它们的王者?”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糜、赵两位长老对望,各自叹息。

    的确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些圣兽,更加惜命,不然,也不会让这么多灵兽冲锋了。

    不答应,对方不可能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答应!”

    知道院长已经做出决定,二人不再多说,心中暗暗决定就算拼死也要?;ざ苑?,糜长老向前一步,随即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?糜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院长不能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开口,下面再次哗然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是名师学院做出的决定,所有名师,立刻后退,到雷远峰集合!”

    糜长老也不解释,人在空中大手一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