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兽堂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兽堂留存了很多圣兽的血液,只要是级别足够的驯兽师,愿意付出一定代价,完全可以兑换!”千蚁蜂母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考核六星驯兽师,顺便帮你兑换一些!”

    听到圣域千蚁蜂母血液有这种功效,张悬再不迟疑,离开蜂巢,又看了一眼魏如烟,发现她恢复的十分迅速,菩提树也没受到毒害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,向名师学院走去。

    考核驯兽师,兑换血液,自然找糜长老比较方便,至于鸿远帝国的兽堂,都不知在什么地方,更别说找到了。

    来到驯兽学院,找到糜长老,就见他正眉头皱紧的坐在房间,似乎有什么烦心事,亟待处理。

    “院长!”

    见他过来,糜长老不敢做大,急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不用客气,这次过来,是想考个六星驯兽师……”张悬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“六星驯兽师?”

    糜长老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着摇头:“院长玩笑了,你连紫阳前辈都能驯服,早已达到了七星资格,我已经向总部申请了,也得到了答复,只是徽章还没到罢了!”

    紫阳兽已然达到圣域二重神识境,只有七星驯兽师才能驯服,张悬成功,说明已经具备了这种能力,没必要再浪费功夫考核了。

    “七星驯兽师?”张悬一呆。

    还想着过来考核个六星,没想到,糜长老已经帮忙申请七星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免去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,既然总部已经答应,刚好有事相求……我想要兑换一些,圣域千蚁蜂母的血液!”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圣域千蚁蜂母的血液?”糜长老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他圣兽的血液,很好商议,价格也不高,但……千蚁蜂母,恐怕没那么容易兑换!”停顿了一下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不容易兑换?”张悬疑惑。

    同样是圣兽,应该都相差不大吧,为何千蚁蜂母的难度大?

    “千蚁蜂母本就稀少,能够突破到圣域的自然更少!”

    看出了他的疑惑,糜长老解释:“最关键的是,这种蜂母,带有制造空间的能力,太过珍稀……就算总部有,恐怕也需要极大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极大代价?”

    “嗯,就算张师是七星驯兽师,想要购买的话,恐怕都要花费几千枚上品灵石,甚至更多……”摇了摇头,糜长老忍不住苦笑。

    购买圣域千蚁蜂母精血的代价实在太大了,已然大到,他们这些人,根本承受不住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几千枚上品灵石?”

    张悬嘴唇一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吴虚等人那里得到几百上品灵石,本觉得是一方富豪了,听到这东西才知道,依旧是个穷鬼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是七星驯兽师的情况,如果外人来买,价格最少还要翻一倍。

    兽堂之类的特殊职业公会,对其公会内的成员,级别越高,购买越便宜,这是规定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花费不起灵石也有办法得到,只是……更难!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半,糜长老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见还有办法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那就是为兽堂做出足够贡献,只要贡献足够大,完全可以将这东西赐予……”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贡献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给兽堂提供稀有灵兽、圣兽的血液,又或者完成兽堂给与的任务……都能算得上贡献!”糜长老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提供稀有灵兽血液?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兽堂建立不知多少年,大陆上有的圣兽、灵兽,基本都被搜集过了,能称为稀有的,就算有,他也没这个时间去找。

    “第一条的确很难,除非运气极佳。第二条,兽堂很少颁布任务,再说就算颁布,也基本落不到我们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也满脸苦笑。

    每一个传承职业的贡献,都不是那么容易赚取的,不然,肯定早被人抢破脑袋了。

    “糜院长,快坚持不住了,快想办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老者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这才看到张悬,急忙躬身:“院长!”

    正是炼器师学员院长,赵丙戌。

    “赵长老,什么坚持不住了?”

    张悬奇怪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就见糜长老眉头皱起,本以为是自己的琐事,听赵丙戌的话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院长就安心等着明天的继位大典,琐事我们会提前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啊,院长,我们会自己处理……”糜长老也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二人是一院之长,更是圣域一重巅峰强者,实力强劲,如此人物,都满脸忧愁,肯定发生的事不小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很多事不关心,毕竟是名师学院现任院长,责任在身,有些事还是需要知情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询问,两大长老对望了一眼,脸上满是迟疑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过了一会,糜长老叹息一声:“是云雾山的灵兽,发生了兽潮!”

    “云雾山?兽潮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云雾山的灵兽和圣兽,一向和咱们鸿远城,互不干扰,井水不犯河水,前段时间,不知怎么回事,突然发疯了似的,到处围堵进入山脉狩猎的猎人和修炼者?!?br />
    糜长老道:“名师学院接到了请求,就派人去警告,谁知对方不但不知悔改,反而倾巢而出,发生兽潮!将学院的名师围攻偷袭。没办法,只好将驯兽学院的所有学员都派了出去,进行抵御,现在双方在鸿远山脉交锋……已经战斗整整一天,都有些坚持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坚持不住……”张悬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云雾山的圣兽、灵兽之所以暴动,他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应该和他偷走地脉灵液有关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群家伙,会安心待在山脉,没想到居然冲了出来,还和名师学院硬抗上了。

    “带我看看!”

    拳头一紧,张悬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既然是他引起,自然不可能退缩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你不能去,你现在还没进行仪式,实力也不够,一旦过去,被对方知道身份,可能会遭到围攻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当先摇头。

    一个学院的学生都出去战斗,如此大事,都没告诉张悬,就因为他现在的实力不够,一旦说出是院长,很容易遭到偷袭,弄不好,又会出现院长消失,学院混乱的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想自己解决,让其安心继位,不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再说,他们也想提前解决,为新院长留个好的彩头。

    “在哪,不然我自己过去!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祸事是他闯出来的,不能让学院的学员为之丧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态度坚决,两位长老再次对望,情不自禁的叹息一声:“好吧,我们带院长过去,不过,还希望院长,不要着急,去了也不要泄露身份……这也不是云雾岭第一次兽潮了,肯定能有办法镇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糜长老将自己的火龙圣兽召唤过来,三人踏上,笔直向鸿远山脉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站在兽背,张悬看向赵丙戌。

    “并不乐观……这次兽潮,比以往都要严重,所有灵兽都像有规律的士兵一般,进行围攻,我们的学员十分被动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有规律?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云雾岭的那些圣兽也出动了!只有它们指挥,才能保持如此战斗力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点头。

    “伤亡如何?”沉默了半天,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严重,驯兽学院是名师学院第四大院系,做为第一辅修的,足有两万多人,除了试炼的,几乎全部参加战斗了,现在受伤差不多接近一半,不过死亡的倒不多,只有几十个!”

    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几十个了?”张悬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“是!”这次说话的不是赵丙戌,而是糜长老。

    说话间,圣兽已经来到鸿远山脉交战之处的上空,通过窗户,张悬向下看去,顿时看到无数灵兽,从山上俯冲而来,无数名师学子,迎了上去,战斗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很多学子被打成重伤,却也不退缩,反而更加勇猛,生死都不畏惧。

    张悬身体轻颤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两个熟人,正是之前在雷远峰闹矛盾的风吴和余乘,此时的二人浑身是血,后者更是一只手臂都断了,可依旧没后退,反而咬着牙向前冲去,双眼泛红。

    和之前与他争斗时,自私自利的情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还看到之前在学院争斗的几个人,此刻也并肩作战,脊背相互依偎,各自将最信任的地方留给同伴。

    “他们之间可以有矛盾,可以争斗,甚至可以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,但……面对人族危难,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团结在一起,义不容辞的冲过去,哪怕身死,都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震撼,糜长老神色凝重:“因为这是使命和责任!因为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名师!”